68幸福'大'结局

小说:豪门怨:无情总裁你别拽作者:汤淼更新时间:2019-05-23 00:58字数:201109

  

 “懒得理你!”她羞涩的恼他一眼,突然想起:“对了!小丫呢?你把女儿接哪儿去了? 
  “现在才想起来?如果卖掉的话,可能钱都花光了。”他笑谑,暗讽她的迟钝。 
  “许子默,她也是你女儿。”程漫急叫,虽然知道他不会把女儿怎么样,但不知道女儿的去向会让她很不安。 
  “所以我把她送回去和爷爷奶奶培养培养感情。”他漫不经心的瞥她一眼,坏坏的笑了。 
  “啊?”她愕。 
  “还有就是我们需要独处,我要二人世界,老婆!” 
  “啊?她会哭” 
  “你放心好了,只要看不见你,她照样可以玩得不亦乐乎,她只是太黏你了。” 
  这倒是!只要看不见她,小家伙就会乖乖的。 
  “好了,老婆,你还是专心补偿我吧!” 
  话落!许子默猛地将她扑倒在身下,架起她一条腿放肩上,压低身子,再次发起猛烈的攻击。。。。。。 
  “啊你,慢点啦噢” 
  破碎的娇呤,粗重的呼吸,暧昧的水声,交织成一室的旖旎春光。。。。。。 
  幸福的分线 
  如今的许子默是春风得意心满意足,幸福得让天下男人羡慕死。 
  娇妻,爱女,温馨的家。幸福得让他像在做梦一样。 
  美满了吗? 
  噢!o!还有一样,一直让他极度挫败,他努力了几个月都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唉!他伤心! 
  因为从他和程漫和好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而程小丫小朋友,却始终不肯叫他一声‘爹哋’。 
  小家伙会在幼稚园的小朋友面前拉住他的手炫耀:这就是我爹哋! 
  但是,却从来都不正正经经的叫他一声‘爹哋’。 
  程漫和许子默跟小家伙苦口婆心说过,哄过,骗过,反正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招数都使过,可小家伙就是不开金口,对他的态度忽冷忽热,让许子默深感无奈,叹息不已。 
  夏雾语怀孕了!而且马上就要和凌炎彬结婚了!所以,程漫要求许子默陪她去给那对准新人挑选结婚礼物。 
  许子默发过誓,只要程小丫是他的女儿,他就给程漫做老婆奴!所以,老婆的命令当然不能违抗。 
  女人向来比较啰嗦,比较麻烦,比较细致,所以程漫乐此不疲的走了一家又一家的大商场,都没找到合意的礼物,倒是给他和女儿买了好多的衣服。 
  标准的贤妻良母,无论什么都是丈夫女儿摆在第一位。 
  许子默那个感动呀!搂着程漫亲了一下又一下,直引得程小丫不高兴的对他翻白眼。 
  可是到头来受苦的是他,一手拎着大包小包,一手还得抱着程小丫,很累的! 
  于是,在程漫再次媚眼放光的盯着一家店铺的时候,他说话了。 
  “我在外面等你们成不?”他苦着脸,他又闷又累,天知道他可是咬着牙根陪她们母女逛街的呀! 
  程漫瞅了瞅他可怜兮兮的模样,的确有些为难他了,所以决定暂时放过他。 
  “你去二楼的咖啡厅等我们,我们买好就下来找你。” 
  说完,牵起女儿乐颠颠的走了。 
  许子默看着她娘儿俩愉快的走进店铺,那兴奋的样子显示她们一时半会儿是搞不定的,所以他还是乖乖去咖啡厅等她们比较好。 
  挑了个显眼的位置,是想让她娘儿俩一进来就可以看见他,许子默惬意的搅着香浓的咖啡,悠闲的等着此生最爱的两个女人。 
  不成想,最爱的女人还没等来,倒等来了最不想见的女人。。。。。。 
  “子默。 
  三年前的美梦,如今的噩梦。在记忆中已经淡去的妖媚嗓音又来了。 
  许子默拧眉,微微侧头看向那出现得有点意外又有点在意料之中的女人。 
  “可馨!” 
  “子默,你想不到今天就能见到你”温可馨很激动,激动到眼眶瞬间蓄满水光,泫然若滴的模样惹人怜爱。 
  “什么时候回来的?”许子默淡然而客套的微笑,极力掩饰心里那翻涌的反感。 
  “昨天刚回来,我正准备给你买好礼物就去找你的,子默,我可以坐下吗?”温可馨闪着泪光,怯怯的看着他。 
  “哦!请坐!”许子默礼貌的点头,抬手示意她请坐,客套的语气像对待一个极普通的朋友。 
  “子默,我”温可馨低垂着妖媚至极的脸孔,吱吱唔唔的唤着他。 
  “有事请说。” 
  “我和家骏,离婚了!”温可馨定定的看着他,轻声说。 
  “哦!是吗?”许子默轻轻挑了下眉尾,极淡的瞥了她一眼,不太热络的轻启薄唇。 
  “是真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我们的离婚证件”温可馨急促一边说着,一边动手翻着包包。 
  “哦!不用了!我不想看!”许子默赶紧抬手阻止。 
  “子默,我” 
  温可馨看着他冷淡的模样,顿时慌了,这三年,她每年都会回来,每次都来找他,希望可以重续前缘,可他的态度却一年比一年冷淡,那个女人都已经被她赶走了,而他身边也一直再没出现过其他女人,为什么他却始终不肯再接纳她呢? 
  “子默,给我个机会好吗?”温可馨楚楚可怜的哀求着,一双媚眼泪光闪闪。 
  “对不起!可馨,我的态度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跟你表明了,我心里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会是你。我劝你还是跟家骏好好的生活吧!毕竟他是你当初自己选择的。” 
  “可是我已经跟他离了呀!子默,我”温可馨哭丧着脸,急切的伸出手去抓住他放在桌面上的手。 
  倏地—— 
  “爹——哋!” 
  一声甜甜糯糯的声音含着极度的愤怒在许子默的身侧响起。 
  “小丫?”许子默低头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儿,那矮矮圆圆的身子挺得直直的,傲慢的扬着粉嘟嘟的小脸,一双小虎眼迸射出不悦的光芒,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恨恨的瞪着他和温可馨。 
  许子默自打小家伙一声‘爹哋’喊出口,脑子就有点发懵,他傻乎乎的弯下腰,嘴角不自觉的裂开,乐呵呵的瞅着小家伙,问:“宝贝儿刚刚叫我什么?” 
  “爹哋你怎么可以让别的女人摸你的手。”程小丫义愤填膺的大叫着,仿佛他做了天理不容的坏事般。 
  “呵呵!宝贝儿再叫一声。” 
  许子默高兴坏了!一把将小家伙抱起来,兴奋的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啵儿了一口。 
  “可以!”小家伙很干脆,干脆得有点诡异,果然,小家伙又说:“我有个条件。” 
  “好!爹哋答应你!”他也很豪爽,只要女儿肯开金口,要他做什么他都甘之如饴。 
  程小丫胖嘟嘟的小手指对着温可馨一指,骄横的命令他:“你骂她坏女人!” 
  “啊?”许子默抽搐,不太好吧!太不绅士了么? 
  “你不骂她我就永远都不叫你爹哋!哼!”程小丫发狠了,冷冷的威胁他。 
  许子默看看一脸倔犟的女儿,再看看一脸错愕的温可馨,只思考了一秒,他转身看着温可馨。 
  “坏女人!” 
  “呃?子默”温可馨惊愕得合不拢嘴。 
  许子默没空理她,兴高采烈的看着女儿,讨赏:“好了!宝贝儿,快叫爹哋!” 
  程小丫很满意!于是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臂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颊重重的香了一个,甜甜的叫了声:“爹哋!” 
  “诶!我的小宝贝儿!”许子默高兴得想哭,将脸孔埋在女儿的小怀抱里使劲儿蹭了蹭。 
  “咯咯咯咯咯——”痒得小家伙抱住他的脖子咯咯直笑。 
  此番温馨感人的画面让温可馨莫名其妙加摸不着头脑,她忐忑的看着其乐融融的许子默和他怀里的小女孩,声音微微颤抖。 
  “子默,她” 
  “哦!忘了跟你介绍,这是我女儿,今年三岁了,很可爱对吧!”许子默骄傲的炫耀着自己的幸福,那意得志满的表情让温可馨害怕极了。 
  “子默,你怎么会有女儿?你都还没结婚” 
  “我三年前就结婚了,你忘了吗?”许子默冷冷的打断她,睨着她。 
  “可是可是那个女人” 
  许子默对着她冷冷一笑,然后抱着女儿转身走向一直站在离他们五米远,悠闲的看着热闹的程漫身边,温柔的将程漫搂在身侧,再走到温可馨的面前。 
  “我看不用介绍了吧!大家都认识!”他左拥右抱的微笑着,幸福的样子深深刺痛了温可馨。 
  “子默,你怎么可以还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她害死了我的孩子” 
  “够了!温可馨!停止吧!给自己留点尊严吧!我真的不想做的太绝,你流产的真相如何,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你不要逼我揭穿你。”许子默倏地大喝,成功阻止了温可馨的哭闹。 
  “我”闻言,温可馨脸色瞬间惨白,胆怯的看着许子默认真的俊脸,他知道什么了吗? 
  “好了!温小姐,我们还有事,就恕不奉陪了!再见!” 
  许子默淡淡的扫了面如死灰的温可馨一眼,然后拥着妻女离开了咖啡厅,彻底绝了温可馨的痴心妄想。 
  程漫淡然的回眸瞥了眼失魂落魄的温可馨,再回头看着搂着自己的男人,压制不住心里的好奇,她状似漫不经心的问。 
  “温可馨流产有什么真相?” 
  “过去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吧!”他呵呵干笑,讨好的在她脸颊亲了口。 
  “你说不说?”她冷冷的斜视他,语气里的威胁意味儿十足。 
  好吧!他投降!现在的程漫有很多招数等着‘伺候’他,最狠毒也最有效的就是不给他抱,饿他十天半月的,他会疯! 
  “温可馨的医生跟我说,她是药流,意思就是她事先已经吃了药,所以才会流产。” 
  最专业的纯站,言情小說吧 
  “哦?”程漫蹙眉,想不明白温可馨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杀死自己的孩子,就只是为了想夺回许子默,为了陷害她,所以才那么做的吗? 
  好狠毒的女人!程漫暗暗叹息! 
  “老婆,别人的事,咋就不用操心了吧!”许子默笑嘻嘻的在她脸上啄了口,讨好的撇清与温可馨的所有关系。 
  “别人?怎么说也是亲戚不是吗?”程漫知道他心里是担心她会生气,忍不住调侃他。 
  “哦!现在不是了,她说已经跟家骏离婚了,所以,现在连亲戚都不是了。”许子默乐呵呵对老婆说着,忍不住的再亲了一口。 
  程漫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如灌了mi一般,香甜之气溢满全身。 
  微微侧脸,看着老公和女儿,她满足! 
  七个月后! 
  私家医院妇产科。 
  经过五个小时撕心裂肺的叫喊,夏雾语不负众望的产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儿。 
  凌炎彬小心翼翼的抱着那小小的人儿,激动得热泪盈眶,恨不得扑进老婆的怀里痛哭一场。 
  幸福啊! 
  许子默看着凌炎彬那意得志满的笑脸,俊逸的脸庞微微抽搐,五官纠结在一起。 
  “你那是什么表情?”在他身边的程漫用手肘警告的撞了撞他,没好气的嗤他。 
  人家大喜的日子,他却一脸痛苦,合适吗? 
  “老婆!我很纠结!”许子默紧紧拧着剑眉,眼神又羡慕又害怕的看着兴奋的凌炎彬。 
  “人家凌家喜得贵子,你纠结什么?”程漫莫名其妙的瞅他,他发什么疯? 
  “老婆,你还会给我生个孩子吗?” 
  “呃?这种事顺其自然吧!”她红着脸低喃,羞涩的恼他一眼。 
  “可是如果你再生一个小家伙也跟小丫一样黏着你,到时晚上你左拥右抱的,我去哪儿呀?我总不能一直在你上面吧!”他坏笑着戏谑她。 
  “许子默,你找死啊!”她的脸顿时红了个透,尖叫着要揍他。 
  他赶紧笑嘻嘻的跑到凌炎彬的身边去粘粘喜气,眼神含着羡慕,笑意呤呤的看着凌炎彬怀里的小小家伙。 
  程漫嗔怒的狠狠剜了他一眼,死不正经。 
  心满意足,所有的一切都让她很满足,如果真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那就只有一点小小的遗憾。 
  是什么呢? 
  她垂眉轻轻一笑,其实她一直都不是很在意的,举不举行婚礼对她而言其实真的没那么重要,只是在看见小语和凌炎彬结婚的场景,让她有些羡慕,女人嘛!都有点小小的虚荣心。 
  而后不久的一天。。。。。。 
  清晨,程漫在许子默很温柔的ai fu中醒过来。 
  “你干嘛?”她羞恼的拍掉他揉着她酥软的手掌,很努力的睁开惺忪迷蒙的双眼,娇憨的轻声嘟囔。 
  “醒了么?”他嘴角噙着魅笑,手肘撑着枕头,侧卧在她身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你这么烦人,谁还睡得着?”她微微拧眉,没好气的轻嗤。 
  “睡不着就起来,我有东西给你看,老婆!”他温柔的轻笑着,将她轻轻来起来坐住。 
  “看什么?”她口气不爽,撒着起床气。 
  许子默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过来一沓文件放到她的面前,在她疑惑的眼神中缓缓开口说道。 
  “这是我在公司的股份,这是我的不动产,这是我名下的别墅和房产地皮,这是我的股票和投资,这是” 
  一边将文件一本一本的翻着,一边耐心的解释着,他认真的脸孔让程漫很迷茫。 
  待他说完,她眨眨茫然的双眼,疑惑的问:“你告诉我这些干嘛?” 
  “我都转到你名下啦!”他说。 
  “啥?”她错愕,极度怀疑自己刚才出现了幻听。 
  “老婆,我把所有钱都给你了哟!” 
  她惊愕的看着他云淡风轻的俊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温柔的微笑着,半跪在她身边,轻轻牵起她的柔荑,很有耐心的等待她回过神来。 
  好半晌,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为为什么呀?” 
  “老婆!我们结婚吧!”他笑得纯真,像个孩子。 
  “你今天发什么疯呀?我们早就结过婚了,还结什么婚啊?”她大叫,被他的莫名其妙给弄迷糊了。 
  “婚礼!我们举行个婚礼,我要你比全世界的女人都漂亮。”他说,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不要啦!小丫都三岁了,还举行什么婚礼,你疯了你?”她啐骂,但心里却因为他这句话而开心不已。 
  女人很容易满足啦!只要他有这份心,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行!老婆,你必须得给我个名分,你不对外宣布我们的关系我会没有安全感。”许子默拉着她的手撒娇。 
  “啊?你说什么哦?” 
  “你看啊!我把所有钱都给你了,万一你哪天不要我了,我岂不是人财两空?所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安全感?诏告天下吧!” 
  程漫歪头看他,定定的看着他,终于发现有那么点不对劲儿了。 
  “许子默!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 
  许子默但笑不语,举起手帅气的打了个响指。 
  倏地,程小丫抱着一大束的蝴蝶兰从门外屁颠屁颠的走进来,将花束放在妈咪的面前,然后手脚并用的爬抱住妈咪的脖子凑上粉嘟嘟的小嘴儿在妈咪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甜甜糯糯的嗓音响亮的说着爹哋千叮呤万嘱咐的花语。 
  “妈咪,爹哋说:爱上你,无怨无悔!” 
  程漫看着女儿,然后再极缓慢的歪过头来看着心爱的男人,眼眶慢慢的浮起水雾,看着看着,她泛起笑,却流下泪。 
  “噢!你哭什么呀?” 
  一见她落泪,许子默顿时慌了手脚,心疼的捧着她的脸颊,一一吻掉她的泪水。 
  她笑着,很开心的笑着,可泪水也疯狂的流淌着。 
  笑,因为幸福而笑! 
  哭,因为感动而哭! 
  “妈咪,你就嫁给爹哋吧!”很难得的,小家伙居然会帮父亲说话。 
  “你爹哋又答应你什么了呀?”程漫抹掉幸福的泪水,温柔的看着女儿,笑谑着。 
  “爹哋说我以后叫许乐璇,再也不叫程小丫了。”小家伙兴奋地叫着。 
  “呃?程小丫不好听么?为什么要改名?”程漫愕然。 
  “难听死了!幼稚园的小朋友名字都好好听,就我的这么难听,我不要再叫程小丫了。”小家伙嫌弃的撇嘴,打心底痛恨妈咪起的名字。 
  “啊?”程漫伤心。 
  “没关系的!咱大名叫许乐璇,小名叫小丫,皆大欢喜好不好?”许子默拍拍老婆的手,温柔的安慰道。 
  “快点快点,时间到了。”小家伙突然叫起来。 
  “啊?什么?”程漫茫然。 
  “来吧!老婆!我们走!”许子默邪魅的笑着,将她从床上轻轻拽起来。 
  “呃?走?去哪儿?”她木讷的看着同样兴奋的父女俩,更加茫然。 
  “结婚!结婚!结婚!”小家伙在床上蹦着,嘴里一个劲儿的叫着,笑得天真烂漫,可爱至极。 
  “额?” 
  “来吧!老婆,这可是我为你准备了好几个月的绝世婚礼哟!拭目以待吧!” 
  “啊?” 
  她茫然,一直很茫然,沉浸在这巨大的惊喜中,久久无法回神。。。。。。 
  巨大的婚礼,偶就不详细描述了,各位亲爱滴自己想象一下吧,呵呵呵 
  婚礼上的小插曲。。。。。。 
  娇艳动人美轮美奂的新娘身着新郎特意花巨资订做了好几个月的完美婚纱,幸福的扬着如花笑靥,手中捧着娇艳欲滴的粉色花束,准备抛花球。 
  夏雾语刚做完月子,小鸟依人的偎在凌炎彬的身边,一脸慈爱的看着丈夫怀里的儿子,时不时的和丈夫交换一个吻,笑得幸福四溢。 
  站到一边,笑看着程漫将花球往后一抛—— 
  花球在尖叫声中落入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美女怀中,可美女好像志不在花球,将无意中落在怀里的花球随手一扔,然后径直走向那边谈笑风生的男人堆里。 
  那堆男人里有,安天佑、连倾言、孔泽洋、丁浩宇。。。。。。 
  突然,有人惊呼—— 
  “倾倾言” 
  “怎么了?” 
  “被强吻了——” 
  全剧终。。。。。。 
  在此,淼儿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你们的喜欢。。。群么。。 
  推荐自己的新文。【豪门怨:复仇总裁太狂傲】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哈。。 
  2010-12-31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