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小说:傲娇与任性作者:心向暖阳更新时间:2019-04-18 09:04字数:137233

“生活”对于20岁以前的萧默来说就真的简简单单意味着“维持生命,活下去”。自从三岁起,自己管多少个人叫过爸爸妈妈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她唯一记得的事就是自己一直被一个陌生的女人带到不同的家庭,过不了几天就又会被送回去,理由大多都是同一个:“我要的是一个健康的孩子,不是个哑巴。”

是的,萧默自从被自己的父母卖给这个陌生的女人之后,再也没说过一句话,哪怕身上被掐得发紫发黑,她也只是无声地流了几滴眼泪。直到有一天,那个女人对她说,“今天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这次还让人家退货的话,我也不会再养着你了,你不要再想在我这里吃白食!”

也是从那一天起,四岁多的萧默开始了她小心翼翼的生活。幸好,最后把她领走的这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性格比较温和,性格也像她一样沉默寡言,于是,两个人以母女的关系和谐地相处了下来。被领养后没几天,养母便托关系给萧默上了户口,用她死去的丈夫的姓给她取名叫萧默。

可是,好景不长,萧默高二下学期,养母也因为肝癌去世了。高中毕业后,萧默算了算养母留给她的为数不多的钱,打算找个工作养活自己。但是命运似乎并没有停止和她开玩笑,萧默好不容易在一家小型外贸公司里找了一个文员的工作,却在工作一个月之后,被自己的上司强/暴了。

“你一个小姑娘也不容易,看你长得也不错,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遭受了如此巨大打击之后,萧默对生活更加失去了期待,于是,万念俱灰的她仅仅19岁便做了别人的情/妇。因为那个男人可以让她“生活”下去,所以,这对当时的萧默来说,很满足。就这样,萧默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在那个男人身边待了半年,直到后来被一个经纪人发现,她离开了那个男人,进入了模特圈。

萧默以为,这次的机会会是她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可是,当时孤立无助,又毫无经验的她直到签了合同之后,才知道模特这一行到底意味着什么。台上的她们风光无限,台下的她们纸醉金迷,要想立足,必须找到所谓的“依靠”。她这一次,是彻底地绝望了。

让萧默改变了人生态度的事情,是在她二十岁生日的那一天偶然间看到的一本书——《仰望》。作者是敖绛。当然,在那之前,她对敖绛这个名字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那天,她和几个圈子里的好姐妹约好了晚上一起去购物,k歌,好好庆祝一下的。几个人约在商业街附近的一家咖啡店见面,只是因为其他姐妹收工晚了,她一个人便在咖啡厅多等了一会。百无聊赖的她顺手便从桌子旁边嵌进墙里的书架上抽出了这本封面很对她口味的小说。只是没想到,不过看了短短几章,她就这样深深陷进了这本书的情节中。直到姐妹们都到齐了,她还不想从这本书里面走出来。于是,她和老板求情,最终把这本书带回了家。

这本书讲的是六个性格迥异的大学毕业生在大城市里闯荡的故事。让萧默深陷其中的,是其中的女三号苏瑾。苏瑾的命运和她极其相似,从小寄人篱下,看着别人的眼色过日子,只是苏瑾毕业后直接进入了夜总会工作,做了一名小姐。书中的苏瑾过着和她现在一样纸醉金迷,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最后因为无法忍受自己这副空虚的躯壳跳江自尽了。

萧默花了一整晚的时间,一口气将这本书看完了。眼泪流了再干,干了再流,她从这六个人的经历中对这残酷的现实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同时,透过苏瑾,她仿佛预见了自己的未来。

不,她不能这样下去了。萧默对自己说。她要活着,她不能就这样放弃!她努力了这么多年活到了现在,她不会让自己的命运像苏瑾一样悲惨。于是,这本书对于萧默来说,是她这20年的人生中收到的最棒的生日礼物。

之后的几天,萧默专门跑了一趟书店,把那个叫“敖绛”的作者的所有书都买了回来。她也上网百度了一下这个作者,她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作者能写出如此现实又充满讽刺的作品的。只可惜,网上关于敖绛的消息少之又少,他就像是一个隐形人一样,除了那些作品相关的信息之外,关于他个人的信息一点也搜索不到,这让萧默心里多少有了些遗憾。

从那以后,萧默渐渐变得不一样了起来。她努力改变自己,让自己在圈内的名气和档次越抬越高,虽然有些事情还是不可避免,但至少,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任人摆布了。

而对于萧默来说,一切的事情似乎都自那时起渐渐地好了起来。

萧默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见到敖绛本人,直到那天在医院里第一次见到敖娇的哥哥。当她的目光与那清冷深邃的双眸对上的那一刻,她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油然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诡异,她第一反应就联想到了敖绛这个名字。

后来,去敖娇家里那次,她果然得到了确认。在医院里遇到的那个男子真的就是她喜欢的作者,敖绛。但是,知道了这件事,对她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他在她的心目中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她,配不上他的。

再后来发生的事情,萧默现在想来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仰望》拍电影的事情,她终于和敖绛有了交集。受敖娇所托,她给敖绛打了一个电话。那天晚上,两人通过电话,从八点一直聊到了凌晨一点。萧默把自己的故事,以及她对这部小说,包括苏瑾的理解一下子都倾吐了出来。

而敖绛一直在电话那端默默地听着。就连敖绛自己都感到意外,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听一个女人说这么多话,并且没有感到厌烦。这种待遇,就连自己的亲妈和亲妹妹都不曾享有过。他一直是一个性格淡漠的男人,他想说的话,他所有的想法几乎都在书里表达了出来。可以说,在他33年的时光里,除了身边的几个志同道合的兄弟,书,是他最忠实的伙伴。

那一晚,萧默的一番话不知怎么,就让他有一种特别亲密的感觉。他感觉,他们的心意仿佛是相通的。这样的感觉,他从来没有过,包括他与家人们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他曾经收到过许许多多的读者来信,他们对他的作品有着不同的见解和看法。可是,却从没有一个人令他有这样的感觉。他知道,萧默真正地读懂了他。也因此,在萧默的劝说下,他答应了敖娇拍电影的要求。

两个人因为这隐隐约约的默契,联系一点点多了起来。萧默喜欢与他分享她身边的趣事,敖绛也喜欢将自己新书的想法说与萧默听。两人就这样渐渐成为了彼此无可替代的存在。只是,却没有一个人将两人之间的关系挑明。

直到有一天敖娇约萧默和喝下午茶的时候,隐约察觉出来萧默状态不太对的敖娇问出了口,“默默,你和我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萧默被这话堵得脸色通红,可是,只有几秒,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低下了头,看似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们不可能的。”

“怎么了?你们不是一直联系的挺好的吗?我哥可从来没和任何一个女性这么亲密地联系过。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而且你不是也一直很喜欢我哥吗?怎么就不可能的?你俩岁数都不小了,到底在磨蹭什么!”

萧默没有吱声,眼睛直直地盯着手里握着的咖啡杯,没有说话。

敖娇隔了半晌,见到萧默放空的模样,似乎对原因有些了然。她弱弱地又补充了一句:“你是不是还在介怀你的过去?”

萧默抬头看看她,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敖娇叹息一声,握住了萧默的双手,“他都不在意,你还在意什么?”

萧默摇了摇头,“我在意,是因为我不想因为我让他受人非议。我们现在这样的状态我很满足,真的。”萧默很诚恳地看着敖娇说道,“而且,你的家人不会接受我的,我不想让你们为难。”

“扑哧”敖娇听了萧默这番话轻笑一声,“原来你真正的顾虑是这个呀!”她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向身后的椅背靠去,眉头也都舒展开来,“你知不知道就为了你俩的事情,我和我妈天天都在我哥耳边磨叽。让他赶快把你娶回家。而我爸和外公也算是默许了我们俩的做法。”

萧默听了这话有些惊讶。

敖娇看到萧默这样的表情,更加觉得好笑,“幸亏我今天把你找出来了,要不然,要凭我哥这个只会读书写书的榆木疙瘩和你这个瞻前顾后的胆小鬼的话,怕是你俩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喂,默默,你到底还想不想当我大嫂了啊!”

萧默的脸再一次憋得通红,声音显然还不是很有底气,“我以为你们家人不会这么容易接受我的。”

“那现在知道了,是不是该行动了呢?”敖娇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递给了萧默。

萧默接过手机,迅速地拨出了一串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待电话刚一接通,萧默的声音便透过电话传了过去,“敖绛,我们在一起吧。”

温暖的阳光洒在两个幸福的女人的脸上,笑得像花一样灿烂。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