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卷 06

小说:快穿之美人画骨作者:固天红更新时间:2019-03-20 09:53字数:158322

更深露重,深夜的皇宫陷入一片静谧,昏暗的阴影蒙上这片宫阙,带走了一切声响。色晕的阴云覆上高阙的上空,密云中点点雷光,似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御书房前盏盏宫灯,殿内仍亮着灯火。

一场争执正发生在书房内。

烛光摇曳,帝王之火燃得正起。高大的中年帝王怒火滔天,手下狠狠地拍打了一番御案,“你竟如此胆大包天,将大将军的公子囚困作”

他难以启齿,盯着跪地的太子如同看待一个陌生的人,“你如今竟欺瞒朕,骗朕病重在宫中养病,还胆敢戏弄朝中大臣”

太子囚禁陆昭寒一事传到帝王耳中,又见自己耳目将人亲自带到自己面前,帝王不得不信,这个自己一直信任的太子的品性并不如他所见。

太子跪在案前默不作声,苍白着脸,不时低低闷咳。

帝皇火气未歇,“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太子低垂着头,烛光将他微蹙的眉目印出一抹哀色,“儿臣并非有意囚禁他。”

“你还有脸说”帝王失望地沉声道:“林将军的公子如今病重落魄,心存死志,你可知道”

太子微微叹了口气,将口中那股咳嗽的忍住,低下了头。

帝王不再压抑着火气,一把将案上的笔墨纸砚扫落,愤而骂道:“林将军只有这么一位儿子,却被你这禽兽糟蹋了太子你可真行啊”

窗外雷声轰动,大雨毫无预兆的倾盆而下。

太子跪坐在冰凉的地上,听着帝王最终的审判。

帝王背过身,不再看太子,“太子失德,难担储君之责”

楚云尘一愣,眼见着废黜一幕的发生这与原本的发展完全不符,如今林煜刚刚回到京,太子不应在此时被废黜

然而帝王冷硬而果决的行动是如此的迅捷。御书房训诫后,太子被废黜,遣送帼山寺静心思过。

帝王这一手棋震惊朝野,除却林煜,并未有人真正知晓太子“失德”源自何处。

林煜这几年在关外战功显赫,为了奖励于这位英勇军士,这些年官位一再升品,如今已是正二品大将军。

只是五年未归,此回京城竟觉有了千万变化,记忆变得滞后。

夫人平安诞下长女,如今气色好了许多。女儿林喜乖巧可爱,只是对他这位严肃而陌生的父亲有些认生。

最令他惊讶的是当年的养子。当年他安心将这个颇具灵气的少年留给夫人照顾,本想培养继承自己的衣钵,不料却发生了此种骇人的意外。

自己离开了五年,这孩子便被囚禁了四年之久,虽说自己在关外,在京中人脉不广。但知晓太子囚禁养子的前因后果,林煜便对这个孩子满怀愧疚。

已经从宫中离开了数十天,陆昭寒仍在屋内不曾外出走动。

此事林家只有林煜知晓,他连林夫人也未告诉。虽然内心十分气恼,但为了皇家的掩面及养子的名声,不得不将此事闷在了心底,不敢对外宣扬。

好在他似乎还有一位知心的朋友。

一位叫唐宁杰的宫廷画师在得知陆昭寒回府后便经常来探望他,两人关系似乎不错,好友的陪伴大概能令养子早日从阴影中走出。

另外还有一个人也常前来拜访,那人便是付家的小少爷付永成。但念及太子与付家关系紧密,林将军深觉厌恶,一概令人将他拦在门外。

如今冬梅早过,正值百花齐放之际。

暖阳明媚柔和,唐宁杰再一次来访林府。天气明朗,他心底却缠绕着一抹阴云。

陆昭寒的病情刚刚大好,只是仍有心结,脾气也变得孤僻了许多。照林夫人所说,陆昭寒这几年似乎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故,希望唐宁杰能与他多走动走动,助他解开心结。

白杏的花香驱散了唐宁杰心中的疑虑,他走近小院,便听到里面有阵阵琴声。琴声清幽,如山间溪水叮咚敲击青石,令人闻之仿佛置身幽谷,忘却人世纷杂。

走进院中,只见一白衣青年正认真抚琴。他神色无喜无悲,清风将落花鼓动,纠缠着青年的衣袂,此景像是青年下一刻即将飞仙而去,不管这俗世变迁。

察觉到他的到来,青年抬手压着琴弦,抬眼看他。陆昭寒这一刻面上才有了丝人气,温润地冲他笑道:“你可算来了,我今日有事想拜托你。”

唐宁杰一愣,反问道:“拜托我”

陆昭寒所拜托的事有些突然,他想拜托唐宁杰为他作副画。

唐宁杰自然答应,陆昭寒浅笑取笑道:“昭寒可拜托唐大人了。”

这些年过去,唐宁杰变得世故圆滑。但眼前的青年却还像五年前两人相识的时候一样,虽外貌有了变化,但直白的说话方式仍未改变。

唐宁杰还是第一次为陆昭寒作画,仔细端详着眼前认真端坐的青年,手下的软毫落纸轻柔。

陆昭寒像是坐着无趣,不时有些小动作,被制止后便直直地看着唐宁杰。

唐宁杰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你看向别处吧。”

“我们数年未见,还是第一次仔细瞧你如今的模样。”

唐宁杰听了,挑眉看他,便听他接着说:“喜儿也长大了,你也变了许多。怎么还兴上留胡子了”

唐宁杰讪讪一笑,摸了摸自己少许的胡子,“许多同僚觉得我年纪太轻,咳便也学别人留了点胡子。”

陆昭寒咧嘴笑了笑,“很适合你,这般看着倒是威严许多。”

唐宁杰笑着垂头,刚要落笔,便听耳边传来陆昭寒的一声低叹,“你已近而立之年,为何还不成亲呢”

唐宁杰面上有些僵,干笑一声,打算应付过去,“我醉心于此,何来的心思想着男女之事。”

“我听府里的丫鬟说,这京城里,你倒是颇受闺中小姐们欢迎。”陆昭寒笑道,“你若是有喜欢的,便也早些定下为好。唐老夫人定然为你婚事十分操心,你也得为这件事准备一番了。”

唐宁杰叹了口气,“若是有缘,该来的总会来的。”

“你就是太信缘分了。”陆昭寒取笑道:“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若是这因缘再等来下去,还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你这么多年竟然也没有一位喜欢的”

“年少时倒是喜欢过一个人可惜他早已成婚。”唐宁杰苦笑道:“之后我亦曾喜欢过一人,只可惜似乎是我自作多情了。”

陆昭寒皱眉看着他,“是哪家小姐,你已经说过亲了”

唐宁杰摇头,最终仍未告诉他自己的心事。

待画作完,陆昭寒却抛下一句令唐宁杰十分震惊的话,“我不欲再留在京城了。经父亲许可,过些日子我便要收拾一番,道边关去了。”

唐宁杰心头像被铁锤狠狠一锤,重重落下又狠狠摇荡,“这万万不可虽说边关大胜,但敌国尚未服软,难保不会出些意外。而且你身子才刚好,怎么如此草率就下了这样的决定”

“我如今已是大好,只是在京中难免有些不自在。”陆昭寒轻拍了拍唐宁杰的肩膀,一双眼睛炯炯发光,“再说我自小便十分憧憬成为父亲一般的将领,此番前去边关,父亲也为我好好打点了。”

唐宁杰喉间哽着反对的话,却反应不过来如何劝说。

陆昭寒低头看了看他所作的画,夸赞了一番。他今天笑容倒是多了许多,伸手就要取过那副画,“我便要走了,这副画便是求了送娘亲的。”

他手刚伸到一半,便被拦住了。唐宁杰二话不说,把干了的画稍一卷,便熟稔地卷成了一个筒状,麻利地藏到自己身后,“这副画我便自己留着了,你若是想去边关,便自己找人画去吧。”

他草草收了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开。他一副怄气的模样倒是像五年前棱角仍在的他,陆昭寒在他背后看着他脚步跟踩着风似的,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杏花飘落,陆昭寒抬眼看了眼微微遮住阳光的细长树枝,回头时,身后多了一道人影。

身后的人是个身材雄壮的男人,见此人第一眼便想到坚硬的巨石,不单木讷还十分冰冷。

陆昭寒的表情回归到阴冷,眼神森冷,仿佛能通过他看到什么令他不悦的东西,“石毓,太子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他的眼珠猩红,像是回到了入魔的时候,又像是正在施展惑心术,“你怎么会现在过来”

对于他的问题,石毓一板一眼地回复道:“太子没有大动作。如今皇上派人监视着太子,太子正在寺中静心思过。不过有个消息,太子昨夜开始身体有些不适,可能是旧疾复发。”

“旧疾复发”陆昭寒低念着这几个字,嗤笑道:“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坚持着原本的发展,是不得已还是固执”

他最后对石毓下命令道:“几日后我离开京城时,监视好太子,若是他有什么不妥马上告诉我。”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