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364

小说:太清作者:仇泯天笑更新时间:2019-04-18 08:39字数:1321086

“本来不是,但现在已经是了。”纵然秦朗不想踏入江湖,但现在他也已经是江湖中人了。古话说得好,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江湖当然也就会有恩怨了。

“既然是江湖人,那么你知道我们江湖人一直崇尚的法则是什么?”老毒物说,“你应该知道,答案肯定不是法律。江湖人如果都遵纪守法的话,那么他们就不是真正的江湖人了。江湖人崇尚的法则,只有四个字——”

“请说。”

“快——意——恩——仇!”老毒物一字一句地说,“只有弱者才会将正义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作为江湖人,你不需要干这么愚蠢的事情。尤其是,你是老子的徒弟,更不应该干这种蠢事情。”

“老毒物,我知道你是雄辩超人,但还是说点实际吧,你既然不想我浪费时间,应该不只是给我将这些歪道理吧,拿点实际的证据给我吧。”秦朗说,“如果没有实际的证据,我不会放弃这一次行动的,因为这一趟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实际的证据,就是你要找的雷军义,洛海川的老首长,你认为可以为洛海川伸冤的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东西!”老毒物冷哼了一声,“你以为可以为洛海川伸冤,却不知道叶家的人已经和雷军义取得了联系,他们知道洛海川跟人联系过,并且猜测到了洛海川会叫这人去找雷军义,所以叶家的人先一步跟雷军义联系上了,并且应该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些东西,你怎么知道?”秦朗诧异地看着老毒物。

“因为当叶家的人盯着洛海川、盯着你和马真勇的时候,我盯上了叶家的最有实权的那位,就是那个叫什么叶世卿的人。”

“叶世卿?你确信他是叶家最有权势的人?”秦朗非常疑惑,因为他认为叶家最有权力的人,必然应该是在军政系统非常有名的人才对啊。

“你认为老子会弄错么?”老毒物冷哼一声,“没错,叶世卿这个人很少有人听过他的名字,不过你却不知道,他才是叶家的家主,已经进入了军委委员的行列霸艳至尊:一等家丁最新章节。所以说,这一次叶家的人要动洛海川,立即就动了。”

委员,似乎听起来并没有多威风,但是在前面加上一个军委的话,份量可就大不一样了。军委委员,应该是准国级的待遇,那可比省部级的领导还有高一等,难怪在对待叶家的问题上面,连许仕平都要再三犹豫,恐怕也是忌惮叶家的这位。

叶家当中,居然有这么一尊大神存在,这让秦朗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而且,既然老毒物都说过了,雷军义已经跟叶家的人达成了一些协定,那么秦朗此去云海省,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而且,让秦朗更加沮丧的是,给洛海川平反的事情,恐怕也是遥遥无期了。

可怜啊,就算是秦朗此时手中有叶家的犯罪证据,却都找不到地方投去,秦朗总不能孤身一个人跑去中南海吧,而且就算是去了中南海肯定也白搭,中南海那么多“大内高手”,一眼就能瞧出秦朗是个习武者,恐怕还没见到领导,就已经被控制起来了。

老毒物见秦朗沉默下来,接着说:“既然你也知道是浪费时间,那么就没必要去了。下一站,我们就下车吧。至于这些证据,先留着吧,也许有一天用得着。”

秦朗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但是过了片刻,他忽地坚定地说:“昆城,还是要去!”

“小子,你真的傻了么!”老毒物有些恼火地说。

“我去,不是为了伸冤,而是杀人!”秦朗的语气显得十分淡漠,“如果那个雷军义真的变成了叶家的狗,让我包跑一趟的话,我就干掉他!”

“干掉他?”老毒物眼中露出欣赏之色,“不错,你看他不爽,就干掉他!不管什么什么律法,不管什么正邪,杀之!”

“只是,这个雷军义好像是个什么参谋长啊,应该有人重点保护吧?老毒物,你说我能不能杀死他呢?”

“有我在,你死不了,那么他肯定会死。”

“老毒物,不愧是我师父。”

“……”

******

快意恩仇,这四个字听起来很爽,但是做起来却很难。

因为要做到快意恩仇,前提条件就是你要有快意恩仇的实力。否则,不仅做不到快意恩仇,反而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这就是为何只有江湖人才能追求快意恩仇,因为只有江湖人,才能拥有强大的武力和势力去做到快意恩仇。

秦朗现在很想要快意恩仇一把,所以他坐了三个多小时的火车去了昆城,而这一次老毒物也陪他一起。虽然老毒物说是陪秦朗一起,但是秦朗下车之后就发现老毒物已经失去了踪影。

按照原定的计划,秦朗给雷军义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雷军义就已经接了电话。

按照惯性思维,面对陌生人的电话,很多人都会犹豫一下,在脑子当中做出一个选择判断之后才会接听电话。雷军义之所以没有犹豫,很可能是因为他早就在等待一个陌生电话号码打进来。

秦朗装着没有丝毫怀疑地样子,给雷军义说明了是洛海川让他来找他,并且告诉雷军义他手中有些重要的信息是洛海川想要交给雷军义的。

雷军义显得十分正义凛然,激动地表示只要拿到了证据,一定会给洛海川平反,并且将坏分子绳之于法。随后,顺理成章地,雷军义跟秦朗约定了一个见面的地方,并且雷军义让秦朗放心,这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我的极品女上司。

雷军义选择的和秦朗见面的地方是昆城的一家西餐厅,见面的时间是在一个小时之后。挂了电话之后,秦朗给老毒物打了一个电话,将雷军义说的话转告了老毒物,随后加了一句:“看来,雷军义果然该死!”

“很显然。”老毒物哼了一声,“你以为真正的善良人能够走到他那个位置上么!不过,这家伙既然想要算计你,而且很可能是要弄死你,你打算怎么做?你不会还想去那个地方亲身证明一下吧?”“在你眼中,我有那么蠢么?”秦朗冷哼一声,“雷军义如果跟叶家的人已经联系好了,那么肯定是在约定见面的地方设局了。而且会将主要的高手都放在那地方,务求万无一失。只不过,既然我们识破了他的算计,那么他就只能被我们反算计了。为了引我入局,雷军义肯定会去我们见面的那家餐厅,至少他会在这里露个面。那么,在前往餐厅的途中,他应该是非常放松的。所以,接下来应该就比较简单了——老毒物,我需要雷军义的资料。我们需要给他安排一场合理的意外死亡!”

“合理的意外死亡?看来你也开始追求杀人的技巧了。”老毒物阴笑了一声,将他早就准备好的关于雷军义的资料转给了秦朗。

唐门有自己的消息系统,别的门派自然也有,而老毒物显然也有他独特的信息来源。(首发:)

秦朗仔细看了看雷军义的资料,雷军义今年已经六十岁了,不过到了他这种层次的军官,六十岁还不用退休,仍然占据这重要的位置。不过,因为年龄的关系,他很难更上一层楼了。所以雷军义的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他试图在退休之前,将自己的大儿子推上去,并且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走得更远。也许,雷军义和叶家达成的条件,就是关于这方面,因为叶家的人应该知道雷军义想要什么。

雷军义的身体不错,体检几乎没什么问题,不过他有两个毛病:好色、好酒。

雷军义好酒,这是很多军官的通病,即便是军委下达了禁酒令之后,雷军义依然没有多少收敛,因为他嗜酒如命。好色,是因为雷军义年青的时候参军,却没多少文化,原本没机会提干的,但因为长得还不错,走了狗屎运被部队一位军官的女儿看上了。虽然这位姑娘相貌不行,雷军义得到了岳父的支持,总算是从一个士兵变成了军官,然后一路飞黄腾达。腾达之后,雷军义对家里面的黄脸婆当然有些不满意了,加上别的一些军官已经开始三妻四妾了,雷军义自然也就蠢蠢欲动了,正好岳父也死了,雷军义也就肆无忌惮地开始搞女人了。只不过,碍于军人的身份,雷军义并没有跟妻子离婚,而岳父不在了,雷军义的妻子当然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看到了雷军义的资料,秦朗不禁傻眼了——就这么一个人,居然是洛海川口中的那位“正直的老首长”,在秦朗看来,这个雷军义简直就是一个老畜生啊。

早知道雷军义是这么一个人,秦朗肯定不会跟这老家伙浪费时间了。

仔细看了雷军义的资料后,秦朗向老毒物说:“好了,我已经有想法了。”

秦朗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毒物,老毒物听了之后,只说了四个字:“就这么干。”

******

接到秦朗电话之后,雷军义就立即安排人动手准备了。

雷军义知道对方只是一个人,他已经让人在约定的餐厅里面布下了天罗地网,对方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了。而且,毕竟只是一个人,昆城是他雷军义的地盘,对方一个人又能够翻起多大的浪呢。

至于洛海川,雷军义知道洛海川这人不错,而且对他很尊敬,原本是有一定的利用价值的。只不过,洛海川现在已经是阶下囚,而叶家却是如日中天,雷军义当然知道怎么选择。更何况,叶家向雷军义开出的条件很不错,只要这事做好之后,雷军义的大儿子可以升调平川军区,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这么诱人的条件,雷军义当然不可能拒绝。

至于洛海川的手中究竟有什么重要的证据,以至于可以动摇叶家,雷军义并不关心,因为作为一个军人他知道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黑暗国术最新章节。就算是他有证据可以动摇叶家,但是动摇叶家之后呢?以雷军义现在的年龄,已经不能再升了,只会引起叶家和叶家同盟的敌对,对他儿子日后的前途极其不利。所以,雷军义做出了对他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但是雷军义并不知道,这个选择要了他的命。

雷军义跟秦朗约定见面的时间是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因为他需要时间做一些布置。事关重大,雷军义当然不能让“送信人”逃走了。所以在见面的地方四周,雷军义已经安排了得力人手,布下了天罗地网。

在雷军义看来,这样准备已经有些小题大做了,毕竟这里是昆城,这里也是他的地盘。只要对方现身,就必然会落入他的手中。

以雷军义的地位,这些事情当然不用他亲力亲为,他只需要一个命令下去,他的得力部下就就会为他把事情做好。所以,雷军义只需要等待,等待陷阱布置妥当,等待目标进入陷阱之中,等待他所期望的好消息。

就在雷军义等待的时候,他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雷军义拿起话筒,里面一个嗲嗲地声音响了起来:“干爸,你不是说赔人家吃饭么,怎么还没动静呢。”

雷军义微微一怔,电话是他的干女儿打来的。名义上是干女儿,实际上不过是幌子,这个女人是他的情人,名副其实的“干”女儿。这位干女儿还是一个大三学生,年轻貌美,深得雷军义的欢喜,因为雷军义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能够找到一种年青的感觉,尤其是在干她的时候,更让雷军义觉得自己宝刀未老。雷军义之所以一愣,是因为他好像并未说过要跟这位干女儿一同吃饭的。

不过,因为心疼这位干女儿,雷军义还是答应了陪她吃饭,因为只是吃个饭而已,耽搁不了多长的时间,何必让这位干女儿不高兴呢。于是,雷军义说:“那好,你在什么地方,我很快就过去……放心,很快地,你知道我的车从来不用担心红绿灯什么的。

雷军义火速赶到了干女儿所在的中餐厅,然后龙行虎步地走进了雅间。“干爸,你来得真快啊。”

雷军义进入雅间的时候,一个时尚妩媚的女子旋风一样扑了过来,在雷军义脸上亲了一个口,雷军义趁机伸出大手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女子娇声道,“讨厌啦……这些都是你喜欢的菜。明明是你请人家吃饭,你居然都忘记了。”

“我请客?噢,我这不是事情多,忘记了嘛。”雷军义现在都搞不清楚他是不是真的跟干女儿约了这顿饭,不过在他看来这并不重要,只要自己的干女儿高兴就行了。等今天的事情顺利解决,擒住或者击毙了那位“送信人”之后,大事一定,他还得上这位干女儿的公寓好好地“庆祝”一翻呢。所以,雷军义现在自然不想惹得她不高兴。

“你啊……什么记性,难道是老年痴呆了么?”雷军义干女儿打趣了一句,“都是你喜欢的菜,还有你最喜欢喝的茅台,我让他们给你准备了一瓶,应该够了吧?”

“一瓶怎么够,只能凑合着吧。”在女人面前,雷军义当然不会说自己酒量不行,因为对于雷军义来说,说他酒量不行,就等于他作为男人已经不行了。所以在任何时候,雷军义都不会在酒桌上认输的。因为对于他来说,酒桌和床上的表现,可以间接证明他还是一个男人,一个没有真正老去的男人。

“对了,下次换个地方吧,这个地方档次一般。”雷军义坐下之后,一边打开了酒瓶盖子,一边向干女儿说道,“你这是要替我干爸我省钱么?没这个必要,我一月工资虽然只有小两万,但是吃住行根本不花钱——唔,这酒倒是不错,看来还是窖藏过的。”

“行了,知道你有能耐。不过,这地方不是你的订的么?”雷军义的干女儿疑惑地看着雷军义,然后给她倒上了酒,“难道是我听错了地方?不过也没关系,这家餐厅档次虽然比不上五星级酒店,但是环境还不错,挺雅静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倒是,真要去了五星酒店,还得注意别碰上熟人——过来,坐干爸腿上,我们来喝一个合欢酒……嘿。”这里没有旁人,雷军义自然就有些肆无忌惮了。

“哎呀……你真是一点都不注重场合,这种地方怎么合适呢?晚上你去人家那里嘛,我刚买了一套‘维洛莉亚的秘密’,今天晚上给你看看。”干女儿一脸狐媚地笑道,然后给她自己倒上了一杯红酒,两人兴致勃勃地喝了起来。

美酒在手、美人在怀,屁股下面还坐着高高的权位,在雷军义看来,自己此生也算是风风光光了,唯一的遗憾便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如果可以的话,雷军义真想向上天祈求再活五百年,让他永远生活在新中国美好的日子当中。

在干女儿的服侍和奉承之下,雷军义一杯接着一杯,逐渐将那一瓶茅台给喝了下去。不过这时候,雷军义也感觉到自己有些醉意了,于是一把搂着干女儿,在她的嘴上亲了一口,然后淫。笑道:“酒足饭饱了,干爸我也有点那什么饱暖思淫。欲了,等我去办一件事情,事情办完之后,我就跟你淫一回,嘿嘿——啊!~”

雷军义的话还没有说完,忽地感到胸口一阵锥心地刺痛,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嘴唇也开始发紫,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双手拼命地伸向空中,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但是他却什么都抓不住,他只能无助、无力地从椅子上滑了下去,双眼充满了强烈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这一刻,雷军义忽地感觉到美酒、美人、权位都将随他远去了,所以他恐惧,恐惧死亡会夺走他的一切。但死亡不会因为恐惧而姗姗来迟,随着心脏的跳动骤然渐弱,雷军义感觉到了死神的来临,他的内心拼命地祈祷阎王爷可以放他一马,让他再好好地享受几年日子,可惜的是阎王爷对他的祈祷视而不见,他的意识逐渐丧失。

在人生的最后一刻,雷军义感觉到他的干女儿趴在了他的胸前,似乎在听他的心跳,这让雷军义心里稍感安慰,心想自己在人生的最后一刻,总算还有一个女人陪在自己的身边。但是很快,事情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变,他的干女儿听不到他的心跳之后,竟然直接冲出了包间,没有给他进行人工呼吸,也没有拨打急救电话。

看着干女儿的背影消失在包厢门口,雷军义的视线和意识也停止了。如果有人将他的视网膜取下,并且通过特殊的设备还原视网膜上的图像的话,就会看到雷军义干女儿慌忙离开包间的背影——

坑爹的背影!

与此同时,街对面的一个过桥米线店中,秦朗透过玻璃橱窗看到雷军义干女儿慌乱地从餐厅门口出来,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匆忙离开,于是他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应该成功了。雷军义只是想着算计别人,却没想到对方也在算计他。

因为雷军义想不到秦朗会反过来算计他,所以雷军义毫无防备,而面对秦朗这样的毒宗传人,如果没有防备的话,那么就会死得很快!

秦朗没有立即离开米线店,当他的米线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救护车、警车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时候秦朗完全确信雷军义已经成了“烈士”。雷军义成为“烈士”,这个是必然的,因为只要进入了军政系统,只要没有退休,无论是醉死的、撑死的还是上厕所掉粪坑死掉的,最后都会变成“烈士”。不同的是,以雷军义的职位,入棺的时候应该还能盖上一面鲜红地旗帜。

秦朗吃完了米线才离开这里,然后给老毒物打了一个电话:“老毒物,我已经搞定了,感谢你给我提供的情报资源。如果没有你提供的这些情报,我肯定没办法干掉他。”

秦朗不是没有办法干掉雷军义,而是没有办法让雷军义在“合理”的情况下意外死亡。秦朗向老毒物索取的信息包括了雷军义情妇的电话、住址,还有出售伪劣高档酒的餐厅等。这些信息似乎并不复杂,但是老毒物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为秦朗搞到手,这就相当不简单了。在秦朗看来,老毒物手中的情报系统,似乎比唐门的情报系统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