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爱你

小说:暧昧青葱事件作者:天望更新时间:2019-05-23 02:08字数:232771

住院将近一个星期,该治疗的、该检查的几乎全做了一个透彻,最后除了米小黎,他们几个都陆陆续续回学校,恢复了日常的学习和生活。而私下里共识‘绝不能就这么算了’的几位权势家长表面上并没有做什么动作,在确认了自家孩子都没事了之后,就纷纷低调的离开D市重新回到工作中,这件事似乎也就这么不声不响、没有后续的平息了。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一点后果。

自从刘主任陪同校长、光电学院的蔡院长和宋烨他们的生活辅导老师赵阳代表学校一起去医院看望几个受伤的同学后,刘主任如今见了宋烨笑得就跟看到一朵花似的,嘘寒问暖的,好像之前背地里的小动作从来没有发生过,就连宋烨因为住院而耽误的学生会竞选的申请也被刘主任大手一挥‘内部操作’给补上了。

米小黎的毕业申请也在处理过程中,这孩子三年的功夫修了两个半学位,修完了的那两个没什么问题,但那半个学位的学分就需要时间等,因为米小黎还想参加这个期末的期末考,一些证明文件要等到考试成绩出来之后才能开。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的刀口正在愈合中,就算想出国,没一两个月的功夫,坐飞机也不太让人放心。

东哥跟家里的和谐关系也借助了他那一鼻子伤——出院不久后,有一天无意中他跟自己的某个堂妹视频聊天,结果受伤未愈的鼻子被家人看到了,于是不久后,他爷爷又拨了一个吼叫电话过来,中气十足的把不让进祖坟的那一大套话又威胁了一遍,不过没提任何关于工作的事,这次的主题换成了‘如果再敢当街打架……’

剩下的,就没什么了。在医院耽误的这一星期的时间里,这学期的校艺术节已经圆满地结束了,其实说成‘失败’并不恰当,‘平庸’更准确一些,但学生会主席这个位置有点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因为平庸,所以被诟病。

于是意外的,或许说不意外的,艺术节没让同学们‘疯’尽兴,所以学生会主席的竞选讲演就成了这之后很让人期待的一件事。

是‘有前科’有能力的前会长?

还是能知耻而后勇的现会长?

还是另有黑马杀出?

“会长,豆丁打电话来说他还要做个检查,恐怕不能回来了。”

宋烨对这个消息表示很淡然,“礼堂人那么多,他回来折腾什么?他又不是不知道我讲演的内容……”宋烨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着装,一会儿在礼堂就是他的竞选讲演,然后接下来的两天是校园网投票,最高的票者当选——宋烨对此志在必得。

“啊~~啊~你们俩过来一下!”鸿牛在隔壁叫他们,声音里满是愤怒,“是哪个王八蛋……”

“怎么了?”

鸿牛敲着电脑屏幕,页面开的是八卦水潭。宋烨甚至都没用弯腰仔细看,那斗大的鲜红字体的标题就撞进了视线,[学生会主席原系名门公子]

一目扫三行,这个帖子里面最中心、最抓人眼球的话题就是宋烨的身份,确切的说,是宋烨爸爸的身份被抖出来了,然后自然而然的,帖子里的内容就影射出一些宋烨可能受到学校某些优待的怀疑,包括他当初一入大学就能入选学生会,或者,目前他住在据说是套间的宿舍里……

总之,如果这个帖子想把宋烨之前的几年在学生会的努力和在同学们中的口碑,都归结为他的特别身份,无疑它达到目的了。

“到底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鸿牛看着他们俩,他们自己人绝对不可能去外面张扬。

宋烨摇摇头,当初知道他爸爸身份的只有校长,所以这个秘密能保持了三年都没有人知道,但这一回出事,太多人可能听到消息,包括探望他们的老师,帮忙带笔记的同学……医院里人多嘴杂的,医生护士知道的人也不少啊,保不准谁把他住的214病房直接用‘省长公子’或者‘副总理公子’之类的称呼取代了。

“这可不好。”旭宸看了看表,又看了看网上帖子的发表时间和浏览数量统计,帖子是昨天晚上发的,现在是下午三点钟,他们住在教师宿舍远离同学,耳目都封闭了,传了这么久的话题他们竟然刚刚才知道,连反击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再过半个小时,他们就应该出现在礼堂,开始竞选演讲。

“没事,我们走吧!”宋烨看了看原本准备好的讲演稿,扔在桌子上,“恐怕又需要我要临场即兴发挥了。”

竞选讲演的会场就在礼堂,宋烨他们几个到得有点迟,场里座位差不多都快坐满了,还有很多人懒得进去找座位而选择站在过路里,乱哄哄、熙熙攘攘的,不过他们三个一进大门,在小范围内的看到他们的人群说话声音都骤降,眼神……不很正常,也说不上是好是坏。

这次的候选人一共是六个,宋烨排在第四位,在第三位候选人离开演讲台,宋烨上台之前,有十五分钟间隔时间,其中的后三分钟时间用来往大屏幕上投宋烨的个人状况和过往功绩——据说以前每届总能遇到几个表现欲很旺盛的候选人,讲演的目标不知道集中在‘施政纲领’上,而重在自我吹捧,很让人无奈,所以礼堂硬件设施改善后,学校在竞选程序上也作了些变动,有关候选人的个人介绍,由本人自述和学生会调查综合结果投影在大屏幕上,做候选人的背景墙,让大家一目了然,公平、公开也免得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宋烨的资料比较多,需要翻页,所以多花了两分钟,宋烨上台的时候,有关他介绍的最后一页刚刚翻出来,是八卦水潭的截图,题目[学生会主席原系名门公子]的字被放大了,其下的某些耸人句子也经过标亮处理,醒目得很,看落款时间则是今天上午十时,资料收集人的署名是学生会——这幅画面一出来,台底下瞬间一片哗然。

“Wow!”宋烨回头看看,对着话筒也非常配合大家的表现,做出小吃一惊的模样,“两个小时前,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跟大家的反应一样,别怪我抱怨,这个标题真的太容易引起误会了![原系]这俩字当时真把我吓一跳,我还以为叫了二十多年的爸,就因为上次我违反了校规校纪,就被老爸登报作废父子关系了。”

满堂哄笑……

“除了这点小问题,我还是要感谢帖子的撰写人,这个标题起的真吉利,借您吉言,我希望今天能如它所示,竞选成功。不过需要郑重声明的是,无论我能不能再次当选成学生会主席,一雪前耻,老爸今生只此一位,打死我都不会换的。”

一片笑声和掌声……

宋烨私下微微松了一口气,有掌声,这起码是好兆头,“我看到落款时间,想必学生会收集来这个消息也很匆忙,大约也会提些问题,那我就暂时坏一下规矩,先看他们的提问了,所谓名正而言顺嘛。”

宋烨拿起手边的信封,拆开,“啊,这里有几条,[请问有没有借用父亲的身份,要求学校安排任何超出学生常规配置内之不合理需求,比如,入选学生会,或者,宿舍条件。]”宋烨假装思考了一下,“嗯……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说过D7宿舍楼里,有个小有名气的寝室被大家亲切的叫做‘水帘洞’……”宋烨的话还没说完,底下就响起了几片小范围内的哄笑——这在南区宿舍楼里,可是很有名的地方啊,一大奇景!现在那间屋子已经彻底封了,待假期找工程队翻修。

“在这里我向大家,尤其向我亲爱的室友们保证,旭,鸿牛……请一定要相信我,那个漏水的寝室真的不是我向老师争取来的!(台下哄笑……)至于说到入选学生会,”宋烨的语气一转严肃,“我想问问写这个问题的学生会成员,难道你没有经历一个公开公平的投票决策程序么?难道你是凭空得到的这个职位么?学生会是一个面向全校学生的学生服务组织,从主席到干事,必须为同学服务,得到同学的认可,这L大的传统,从来没有人能例外,任何人都不会是例外!(鼓掌……)”

……

宋烨就着那些问题,把那些可能的存疑都一一攻破了,在回答问题的同时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自己对学生会的看法,回答中融合了对下学期目标的,未来的计划,人员的选用,课余文化的开展,等等等等,他把他整套的讲演彻底混到那些问题里解答了,像闲聊,像座谈,风趣幽默,有理有节,条理清晰,并且嗓音一如既往地略带低沉,蛊惑人心。

半个多钟头过去了,宋烨回答,并讲解完他统领学生会的计划章程的最后一点内容,他扫视全场,忽然看见门口处,米小黎正站在那儿,穿着浅色的衬衫,被斜照进来的阳光映得异常耀眼,不知道他来多久了,正在微笑着看他。宋烨也情不自禁微笑了起来,他不介意他来不了,可他来了,亲眼来看他在这里奋斗,努力扭转乾坤,心里那种意外、满足,喜悦,骄傲,难以言喻。

视线盘转了几圈,最终还是有点依依不舍地调回,重新放在台下的观众身上,“我刚刚发现……自己似乎犯了个错误,我把我要讲演的话都说完了,而我本来还没算正式开始呢。”

台底哄堂大笑。

“就是这样,谢谢大家,非常感谢。”宋烨鞠躬,下台,礼堂内掌声长久不衰……

****

宋烨毫无悬念的再一次当选了学生会主席一职,在论坛上,刘主任对宋烨的重新当选不吝溢美之词,敞开来了脸皮大加赞赏,人家说得好哇,犯了错是要罚的,但做得好照样也是要表彰的嘛,这就叫赏罚分明!

宋烨现在已经不在意这个跳梁小丑了,他参加竞选其实就是为了争一口气,原本若没有这学期开学的那档子事,宋烨本打算这个期末任满就不再参加竞选了,优秀的学弟学妹们很多,本该给他们让路的。

宋烨的再一个变化就是搬家,他父亲以后要在帝都上班了,所以他们要举家搬迁,这下子跟旭宸的距离倒是近了。假期的时候,旭宸去看过宋烨的新家,他们之间住得不算远。同行一起的还有陆东,他申请了公司三个月短期技术培训课,这个跟语言培训课不一样,需要在帝都的分公司进行的——理由冠冕堂皇,却被阿松讥笑为‘老婆奴’,不过就是两个月假期,至于这么难舍难分的么?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阿松当然到那里都有便携式形影不离的家仆牛了,他们俩也来了,俩人是打着旅游的招牌,但实际上是特地为了给豆丁送行的。

米小黎一考完试,就回到了帝都的家,他们家的宅子在郊外一个安静的地方,有自己的院子,有花花草草,比D市的套间单元楼要舒适多了,最适合伤后调养,另外从这里出发去欧洲也比在D市方便得多。

机场里到处都是乱哄哄的人,他们一大帮人坐在安静优雅的VIP候机室里,虽然只隔了层毛玻璃,但完全感受不到外面的吵闹。

“瞧,这就是真正有钱人的生活啊!”阿松坐在电动按摩椅里,一副**的样子,其实他们几个人的家,哪个都不能说穷,甚至不能说‘一般’,但是跟米氏豆丁比起来,才知道啥叫上流社会,啥叫有钱人,啥叫暴发户——他们都属暴发户类的。

“唉!你说我咋没早巴结巴结豆丁呢。”鸿牛尝着那些小茶点,有没有搞错,一个候机休息室而已,茶点有必要精致的像沙龙咖啡厅做的么?当然,转念又一想,比起外面停着的、一会儿将接豆丁离开的私人商务机,茶点算什么呀!

旭宸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看某省卫视新闻台,电视上正说到D市最近剿灭一个涉及凶杀暴力、抢劫勒索的黑社会犯罪团伙,还牵扯了一批为不法分子提供政治保护伞的涉案中高级官员,D市高层也正面临大换血之类……东哥就坐在他旁边,一脸鄙夷的看着电视上一晃而逝的几张隐约还算眼熟的脸,切!脱下那身警服,头发一剃,警局那几个大老爷看起来也跟流氓差不多嘛,活该!

大家似乎都在各忙各的,其实在给宋烨和米小黎留私人空间,毕竟他们要分别了,十年啊,东哥想想都觉得后脊梁发冷。

“有什么话要说么?”宋烨问米小黎,平时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最近这些日子却开始像个闷葫芦了,闷了这么多天,再闷下去,可能就没机会说了。

米小黎摇摇头,“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好像有很多很多话要说,可那些话好像一窝峰的涌到嘴边,我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那……你想听我说什么吗?”需要他任何保证,任何承诺……反正宋烨的脾气就是这样,只要话一说出口,应承下来,就算再难也会努力做到。

米小黎低头玩着宋烨的衣扣,沉默了老半晌,脸憋得红红的也没吭声,最后大约实在憋不住了,才以极低的声音嗡嗡出来,“你还没说……你喜欢我……”说出这话,让米小黎很难为情的死命揪着宋烨的衣扣,这个还要自己开口要求,情侣哪有这样哒!

宋烨把豆丁的脸抬起来,低头,衔住眼前的唇,热情、彻底、辗转撕磨、酣畅淋漓地夺取对方所有的呼吸,思考和甜美,直到米小黎有点透不过气的开始微微扭动,他才慢慢放开唇,一路碎吻转战到他耳边……然后,米小黎脸红了,混合了兴奋、羞涩和喜悦,整个人都亮了,抱住会长主动献吻。

看似一旁回避的几个人,眼角都不约而同地精准瞄到了这一幕,部分人心里开始不是滋味了……

笃笃——这时候,地勤服务人员敲门进来,“米先生,您的车子已经备好了。”

他们几个人坐着一辆好像敞篷吉普的电动车,到了专门停小飞机的停机坪,是八个座的湾流公务机,上面除了三个机组成员还有一位随行护士负责照顾米小黎全程。

迈上玄梯就意味着彻底分别了,米小黎站在最下面看着宋烨,脚好像钉在地上一样,一步也迈不动,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跟别人出国读书不一样,人家出国叫‘出国’,他的出国叫‘回家’,也许在有能力独闯一片天空之前,真的没有机会回来了。

“会长,”米小黎的眼泪骤然开始凝聚,这回真的真的是要离别的,不再是想象中那种‘分别’,“我们,我们就这样分开了,什么都没留下,大学三年……没有纪念,还不如旭宸和东哥,起码他俩还有一模一样的手机,还有被互相泼了可乐的衬衫……”而他俩甚至连张合影的照片都没有。

“不,不能这么想。我们留下很多,比他们要多得多。我们有三年的回忆,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我们同床共枕,同甘共苦,我们第一次一起看恐怖电影,第一次坐情侣座吃冰激凌,我留着所有你给我改过的报告,而你所有的委屈和不满都只会对着我发,我们打败了恶人,战胜了小人……瞧,大学三年,每天我们都过得有故事,我们不需要什么东西做见证,很多很多的过往,都已经印在我们的骨子里了。”

“可是……”

宋烨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扁盒,“如果你非得要个什么东西,那就把这个礼物当做信物吧。”

“是什么?”米小黎拿到手里就要迫不及待的把它打开,被宋烨制止了,“等我离开了,再打开看。”宋烨帮他抹去眼泪。

时间不等人,距离也不由人,再怎么不舍得,起飞时间是固定的,再怎么一步三回头,玄梯就只有那么几阶,上去了,关上舱门,从窗子里只能看到米小黎略显模糊的脸,地勤车在慢慢后退,飞机开始启动,缓缓滑向远处的跑道。

米小黎上了飞机就打开了礼物——是两个连体折页的小像框,里面镶着两张照片,就是他们在口腔医院外,以暧昧姿势被人偷拍,还企图诬告他们行为不端,作‘证据’的那个照片……看着照片,米小黎似乎终于明白什么了,抱住照片开始嚎啕大哭。

飞机开始渐行渐远,米小黎模糊的脸开始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直到再也看不到了。

然后飞机就取代了米小黎的脸,宋烨看着飞机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远……在遥远的跑道的另一侧,远得好像要消失在地平线上一样。

宋烨一直望着那个方向,像一座雕像。

“会长?”

“嗯?”宋烨看到旭宸担心的脸,努力的笑了笑,“我没事。”

“真的要十年么?那是很久啊。”旭宸没有说出口的是,十年足以让人遗忘很多事情,八千公里足以阻隔很多的羁绊。

宋烨看着旭宸知道他担心什么,“大学是我们一生中最黄金绚烂,最让人怀念,最有故事的时代,我们朝夕相处了三年,最难忘、美好的事也都发生在这三年。旭,十年后,你可能会忘记很多事,可你能忘了我们在大学里发生过的事么?即使只是哥们情谊,也会让我们对那段日子难以忘怀吧。”就像自己的父辈,都是这样一把年纪了,跟同学煲起电话还是快意十足,还不是对昔日发生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目?

三年的时间,精雕细琢,米小黎和他之间可不仅仅是同学之谊,“豆丁和我,我们有青春,有回忆,有共同的过去,每时每刻,点点滴滴,就算没有这样的感情,我也是他心里,他这辈子都会永远挂记的一个,一个最难以磨灭的影响,区区十年,他怎么可能会忘记我?何况,我们拥有的还不仅仅是哥们儿的感情……”宋烨转过头去,看着远方。

旭宸想了想,没再说什么。

东哥站在他旁边,他没注意旭宸跟会长的说话,他心里一直酝酿另一件事。

“旭……”

“嗯?”旭宸看到飞机开始滑行了。

“旭,旭……我,我……”东哥又开始好像被人掐了脖子似的,话从牙缝里一点一点往外挤,“喜,喜欢……你……”

飞机朝他们飞来,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啊?你说什么?”旭宸身体微斜倾过去,心不在焉的抬高声音冲东哥大声喊话。

“我说……我喜欢你!”东哥鼓足勇气,加大了声音。

飞机开始腾空,声音传播的延迟性,让轰鸣声好像是从耳边炸响一样,旭宸出现暂时性耳鸣,一个字也没听见。

飞机越飞越高,越来越小,很快就再也看不到了。

直到这时,旭宸才把注意力转过来分一些在东哥的身上,“你刚刚在说什么,我都没听见,飞机的声音那么大……”

东哥瞪着他,表情几乎算是恶狠狠,“不知道!我什么也没说!”陆东非常、非常的恼火!

“?”

旭宸扭过头,不希罕搭理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招呼着大伙上车,结果一回头才见鸿牛和阿松俩人又掐起来了,“你们这又是怎么啦?”

鸿牛非常无耻的施展了专业手段把阿松给制住了,阿松的脸憋得通红,一边挣扎,嘴里还一个劲儿的吵吵,“死牛,想造反哪!”

偏偏鸿牛那边死不撒手,还不停刑讯逼供,嘴里叫着,“快点说,你说不说!”

然后不知道是阿松透不过气还是怎么了,脸红得发紫,大约最后实在是挺不住了,模模糊糊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我……@#$%*&^”

——说的是啥,旭宸一个字都没听清楚。

其实鸿牛也根本没听出个子午卯酉,尽管是他强迫阿松说的,但他从阿松窘得发红、仿佛随时要休克的脸和恨不得要吃了自己的眼神上推断,应该就是那句话,于是鸿牛放开阿松,很郑重的回答,“我也是!”

然后,没有被勒住脖子的阿松,在听到这句话后,脸,比刚刚更红了!

“好了,我们上车吧。”宋烨敏锐地打断了那边正尴尬的、正害羞的,正疑惑的,正生气的四个人,率先登上了车。宋烨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西方湛蓝的天空,用三年时间精心育出来牵扯他们彼此的那根丝,在分别的这一刻开始发挥它的作用了。

小黎……

其实,他刚刚在豆丁耳边说的不是‘我喜欢你’,他说……‘我爱你’。

————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