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回:暧昧

小说:鬼王妖妃!作者:扇伽蓝更新时间:2019-03-19 07:14字数:209600

知婳眨了眨眸,冷冷一笑,太后娘娘亲临栖凤宫,这可是莫大的荣幸呢。

三顺子闻言也是一惊,朝宫女们一挥手,随即宫女们麻利的跪成了一片,而三顺子则急忙转身搀扶着知婳下了榻,匆忙的朝殿门口奔去……

这是身为后宫女人应该有素质。

就算你再不喜欢迎接地位比你高的人,你也得装着很是惶恐又受宠若惊的模样。

“臣妾恭迎太后娘娘,不知太后娘娘驾到,请太后赐罪。”

知婳将宫装前摆一撩,下拜的时候,也没有完全跪在地上,反正裙子遮住了,太后也看不周全……

太后娘娘淡淡的唤了一声起,然后被素姑姑扶着径直朝内殿走去,知婳也顾自的站了起来,跟在太后娘娘的身后,同时朝三顺子使了一个眼色,三顺子便点头带着一干宫婢退了出去。

一下子,

原本热闹的宫殿,只剩下太后、知婳、素姑姑三个人。

“太后娘娘,奴婢先前见皇后殿前的花儿开得很是漂亮,奴婢想去赏赏花,请太后恩准。”

“去吧。”

太后自是同意的,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素姑姑哪里是去赏花,而是去门口守着,把风呢。

知婳对素姑姑笑了笑,素姑姑对知婳施了一个大礼,方才离去。

太后指了指旁边的位子,知婳也不矫情坐在太后的身旁,太后转身望着知婳有些疲惫的模样,轻声道。

“这几日天天侍候皇上,想必也是有些疲惫,但也要记得让皇上雨露均沾……如此才能够多多的开枝散叶。”

“是,臣妾一定谨记。”

知婳闻言便很是真诚的点了点头,如果皇上愿意多去别的宫殿里走走也是好的,毕竟知婳也希望他能够多儿多孙,将来幸福一生。

“太后娘娘降临栖凤宫,不知的为何事?”

低头轻抚着袖边上的凤凰,知婳眸光舒服的眯了眯,这衣服的质地真的很好,柔软丝滑、舒适艳丽……

这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凤凰栩栩如生,似乎一抬手一投足间,这凤凰便要飞了出去。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哀家在这附近转转,所以就过来看看,二来哀家也想要问问,皇后这怀孕的事情,可有眉目了。”

知婳唇边溢出一丝嘲讽,果然问的就是这件事情,她就是那样迫不急待的想要自己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好毒发承受不住痛苦而亡。

“太后娘娘,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急得来的,如果臣妾没有猜错,不日便有好消息的。”

元妃这几日是排卵的日子,而且她几乎天天承了宠,怀孕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知婳先前也把过她的脉息,她的身子没有任何问题,皇上也是,但愿好消息,快点传出来吧——

太后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这几日素姑姑查了查,说皇上大部份时间都留在栖凤宫,而且敬事房也记了档的,想来澹台知婳与皇帝的感情是突飞猛进的,更何况,是人都会的死,她一定也想快点生下孩子,好解毒。

只是,

那毒,是好解的吗?

太后很是满意的笑了笑。( )

“摄政王明日便会亲自出征,朝政也全部归还给了皇上,皇后不日便有喜脉出来,哀家觉得最这这些事情都顺极了,也就是皇后入宫之后,事情才会如此顺利的,看来皇后是皇帝的福星呢。”

听到她故意提起摄政王,知婳眸底微寒,但脸上却依然巧笑嫣然,绝美的脸蛋没有一丝变化,点头望向太后道。

“是啊,战神王爷的称号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击倒的,但愿他这一次也能为黑玥国争光。”

太后娘娘一直很是仔细的望向知婳的脸色,见她神情淡然,眸中亦没有任何感情,这才感觉恐怕是自己多想了,于是一边理了理宫装一边站了起来道。

“好了,哀家出来得久了,恐怕那狐狸又不安份了,哀家这就回慈宁宫去。”

知婳急忙站了起来,扶起太后娘娘,将她恭敬的送到殿门口,交给素姑姑,恭敬的施礼道。

“臣妾亦听闻太后娘娘得了一宠物,能够惹太后娘娘喜爱,是那东西的福份呢,臣妾恭送太后娘娘。”

“恩——”

好话是谁都喜欢听,望着乖巧的知婳,一口好听的话语,太后的心情很好,于是便转身离了去……

知婳倚在殿门口,静静的望着太后的身影,心头微微一滞。

三顺子端着一盅汤走到知婳的身旁,身后的宫女们则端着各种各样的糕点,鱼贯而入,知婳搀扶着三顺子的手腕走到了桌前坐下。

“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应当是真的很喜欢皇后的,否则也不会这么急着想要让皇后诞下龙嗣了。”

知婳笑了笑,但却轻轻的摇头,什么也没有解释,三顺子便在一旁侍候知婳用膳,内殿的人顿时多了起来,但还是很安静,感觉也舒服了不少。

三顺子望着知婳那不规矩的用膳模样,上前想要说什么,却见知婳转头笑了一笑,三顺子又生生的止住了嘴。

皇后就是这样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此刻没有太后与皇上,就由着她去吧。

于是便笑眯眯的一边替知婳装汤,一边轻声问道。

“皇后,宫外明天要举行万灯节了。”

“万灯节?”

知婳抬头有些惊讶的望着三顺子,猛的想起来,明天也是轩辕天翎出征的日子,如此美丽的日子,却要出去打仗。

听说边境最近又失去了一座城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节节败退。

轩辕天翎非去不可!

“唉……”

三顺子见皇后的脸色一下子不好起来,也不吃东西了,急忙跪了下来,知婳急忙将他扶了起来。

“本宫说过,只要没有外人在,就自在一些,这样拘着礼儿,本宫都不自在了。”

“三顺子,万灯节热闹吗?”

“自然热闹,万灯节这一天,每一个去参加的姑娘都会自制一盏漂亮的灯,而每一位男子都会自制一只轻巧漂亮的笔,一来如果有姑娘愿意让对方在自己的灯上提字,就说明这姻缘成了,二来也是为了比一比,谁的灯最漂亮……听说去年第一名,得了五千两银子呢。”

“喔~~~”

知婳忍不住轻轻的赞赏了一句,看来很是不错,五千两银子可是个不算小的数目了,如果百姓可以得到这五千两,日子就会好过很多倍。

想到这里,知婳轻眨美眸,这五千两银子和第一名,她要定了。

“三顺子,准备、准备,明天我们一起出宫,定要夺下这第一名。”

“是,皇后娘娘。”

三顺子顿时欣喜异常,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出宫了,有时候做梦都想出宫去看看,顺带的去看看那已经年迈的爹娘。

一想到爹娘,三顺子的眼中顿时有了湿意。

随后,

知婳便沐浴更衣,舒服的坐在御花园里,微微躺着,欣赏着这满园的美景……

正准备小小的眯一会儿的时候,却敏锐的听到了远远的……传来毒打的声音……知婳蹭的坐了起来,面对着东面。

越是凝神听,便听得越是清楚,没错,是有人在惨叫。

如果没有武功,什么也会听不到,但已经到达赤晶品阶的人,方圆几里只要想听,便能听得到。

知婳知道深宫宅院是非恩怨多,冤屈也多,黛眉微蹙,也没有带一个宫女、太监,便一个人朝宫外走去。

顺着那凄厉的声音一直走。

知婳伸手轻抚着这暗红的宫巷,望着这一条一条走不到尽头的永巷,心间有一种很孤寂的感觉。

也许,

深宫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感觉吧。

太后能够熬到现在,而且成为太后,一定是个不简单的女人。

“啊……啊……”

越是往前走,景致就越是荒凉,但那痛苦的叫喊声就越是清晰,知婳这才发现,自己怕是走到冷宫了。

但是并没有听说轩辕天翎有把谁打入冷宫的事情啊,低头沉思,这怕是先帝的弃妃吧。

转过那深长的巷子,抬头间,知婳便看到一座破落的宫门的内,几名侍卫正在毒打一名身着烂缕的年老女子……

“皇上……皇上……救命啊……”

那一头散发的年老女子拼命的想要从侍卫脚下逃出来,手伸向宫外凄厉的喊叫时,正好对上知婳的眸。

一刹那间,

那老女子忘记了喊痛,只是怔怔的望着一身凤袍的知婳。

这样的女子,只应该是天上才有的,为什么出现在冷宫的外面。

冷宫已经十年没有看到陌生的脸孔了,而且一来便是一位身着凤袍的高贵女子。

“叫啊……怎么不叫了,先皇已经殡天,要不你也一起去……”

侍卫们一边打一边吼着,而那老女子依然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知婳,知婳眸光寒冷,缓缓的走向冷宫。

在那老女子震惊的眼神下,知婳踏过了冷宫的门槛。

一股阴冷的气息立即扑了过来,知婳下意识的捏住袖边遮挡了一下。

那侍卫终于发现身下的老女子呆滞的模样,于是转身望去,却在一刹那间,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身体不断的颤抖。

显然吓得过了头。

“皇后娘娘饶命……参见皇后娘娘……”

知婳冷冷的望着这四名侍卫,随后便看到这破落的厢房门打开,跑出来许多衣衫破落的女子,有的是四五十岁、有的是三十几岁……

见到知婳竟然一个个都惊得呆在了原地,连施礼都忘记了。

有多少年,没有看到如此美丽的女子了,有多少年,再没有看到如此鲜艳的颜色了……

“皇后娘娘饶命啊……”

侍卫不断的在磕头,额头流出了鲜血似乎都没有察觉,只是不断的往地上磕,知婳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上前一步靠近那老女子。

那老女子望着知婳这一身凤丝织成的宫装,伸手想要去抓知婳的裙角。

知婳不露痕迹的往后退了退,涌出一股尊贵的霸气。

那老女子嚅嚅的抬头看了知婳一眼。

“我只是想要摸摸这衣服的料子,有多少年,我们都没有穿过像样的衣服了——”

听到她的话,知婳并没有表示怜悯,但却轻声说道。

“进冷宫的,无外乎是两种人,一种是心狠手辣,罪有应得的,一种是被人陷害,却没有本事翻身的。”

这两种人,都是无能的人,害人就要害得有艺术,不要被人发现,否则害人害已。

既然被冤枉,就要想办法翻身,重新夺得宠爱,报仇雪恨。

可见这里面的女子,都是每一种的前者,后者她们做不到……

那老女子脸色一白,伸出去的手立即缩了回去,身上似乎受了许多伤,但她却不是很在意,踉跄着站了起来。

看来,

她们经常挨打。

“你们经常挨他们的打吗?”

那老女子苦笑了一下,抬头依然满是羡慕的望着知婳,想不到眼前这个美得似仙子般的女子,竟然是皇后,如果按位份,她们应该是皇后的母妃娘娘呢。

只可惜——

“挨打只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我们一天吃一碗稀粥,与老鼠睡在一起,有时候……”

老女子的脸色突然间痴狂了起来,可是却并不害怕,甚至还有一种……很异样的享受……

“有时候还要和他们睡在一起,哈哈哈……”

知婳顿时脸色一变,长指紧攥了起来,原本在考虑是不是要为她们换一个环境,或者让她们出宫,或者让她们出家。

但也不必在这里受这种痛苦。

可是看她现在的样子,与侍卫私通,她们根本就不反抗,反而有一种需要的变态感。

知婳的怒眸顿时朝地上磕破头的侍卫射去,那侍卫顿时吓得往地上一倒,昏了过去……

“恩……啊……”

正在这时候,破落的厢房深处,突然间传来女子暧昧的叫喊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