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儿(二)

小说:重生之如花美眷作者:叶家娘子更新时间:2019-04-18 08:22字数:958272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赶了大半个月的路,好不容易在这个地方歇了几天,正好二师兄也没啥大的任务交过来,我在狗舍里唱着大戏自娱娱人,哦不,娱狗一把。

“拖儿姑娘,拖儿姑娘在家吗?”小院里有人在喊。

“汪汪汪……”狗舍里一阵长的短的,雄浑的纤细的叫声,此起彼伏。

“妈的,谁在那里鬼喊鬼叫啊?引得我的狗儿们都没得戏听了。”心里很恼火,但口气却很“温柔”,“在呐,在呐。”我朝脸上洒了点水,“一脸汗”地跑了过来。唉!不晓得那个猪头三又有什么最高指示了,立即堆了一脸的笑,问,“侍卫大哥,可是王爷有事?”

来人是轩辕骥的近卫,朝我点了点头,而后开口说出了最高指示。“王爷有令,三日后上京……”近卫平静无波地转述着主子的命令,但话到一半就……

“啊!”我一阵夸张的尖叫,“狗儿们一直生长在燕地,早已适应了那里的气候环境,现在让它们集体上京,本就很勉强了,更何况在路上已经有好几只不太舒服了,蒙王爷恩典才来此处缓一缓,刚好了一咪咪,又要走?狗儿们可是要被折腾死了。”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车的话,好累。

“王爷有令,三日后必须启程。”近卫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

“啊!”又是一阵夸张的尖叫,“平素狗儿们有啥不舒服,王爷可是最心疼的,我费了多大的劲才把那几只病病歪歪的养好,现在又这么一折腾,王爷可还不心疼死啊!”我试图从猪头三那里下手,想着能拖一阵是一阵。

“王爷有令……”平板的声音再度响起。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看来是真的不能拖了,只得没好气地对近卫道,“就说我知道了,一定收拾好。”

“……”近卫得到了明确的答复后,闪人了。

“为什么那个猪头三会那么着急呢?”我心里总觉得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心里直犯嘀咕,直觉告诉自己,里面有猫腻。

“汪汪汪,汪汪汪……”狗儿们又是一阵狂吠。

我立刻冲到狗舍一看,笑了,原来在舍顶上停着一只漂亮的游隼,睁着一双锐利的大眼睛看着冲过来的我,一看到我,立刻开心的飞了过来,先是亲昵地用喙碰了碰我的脸颊,而后乖乖滴伸出了一只爪子。

我也高兴地拿鼻子蹭了蹭鸟儿的喙,再从鸟爪子上的信筒里取出了师姐给自己的信,展开后迅速浏览了一遍,顺手将信扔到了一边的火盆内(咳咳咳,狗儿们生病了,也是需要保暖滴),旋即便开始着手布置了起来。

两天后,狗舍——

“阿影,你可要时刻跟紧我哟!”一切都布置好了,我忙里偷闲的和体型硕大的绝影聊起天来,“我跟你说,到了京都我们不仅能见到经常和你一起玩双福双全,更能见到我家师姐;还能见到我那妖孽的一塌糊涂的二师兄和一根筋到底的大师兄鱼干(鱼肠在苏慕云的时间上得罪他了,小丫头小心眼发作了,坚决滴喊他鱼干),更有那美美的红翘,还有那死爱钱的‘钱嫂’红绡。唉!就是不晓得能不能见到我家二师兄的‘西施’,我家绝影那么英俊,那么强壮,那么听话,任谁见到都会喜欢的。”

“……”绝影被捧得好高兴,眯缝着一双吊梢眼,呲牙笑了起来。(狗狗心情愉悦的时候真的会笑哦!而且真的是呲牙笑哦!)

但随后说出来的话却让绝影郁闷了一把,“但是京都毕竟不比燕地,没有大片地地方让你奔跑狩猎,更不能像从前一般让你快快乐乐滴在森林里撒欢;还有啦,要是一直在京都里面呆着的话,你就找不到漂亮媳妇了,唉,绝影这么好,这么强壮,不找媳妇太可惜了。”

“……”绝影郁闷的趴在了地上,闷闷不乐的不行。

看着阿影颓废的样子,我也挺心疼的,突然灵光一闪,“哎呀!我倒是忘了,京都里虽然给你活动的地方很小,但是有美女呀,有好多好多美女呀,哎呀,绝影,我们可以看到好多美女了,到时候我们就在京都给你找个漂亮媳妇吧!哎呀,这个主意真棒,阿影,你觉得我说的对吗?对吗?……”

绝影那只色狗立马站立起来,一双吊梢眼又眯缝成了一条细线,口水滴答个不停,惹得我哈哈大笑,对它又是一阵取笑。

凌晨 京都城外

我呼吸着带着晨露气息的空气,轻手轻脚地放飞了信差,虽是一晚没睡,但依旧精神奕奕,做完了早晨的例行巡查(当然是巡视狗舍喽,猪头三只是比较欣赏我的养狗技术而已),给狗儿们喂完食就跟着大部队进城了,临行前,在众人都看不见的角落,我跟绝影咬了几句耳朵,之后,绝影就悄悄滴不见了几个时辰。

虽然晋王府的先遣部队已经将一半的常用物品家具带了过来,但因是要在京里常住,后面出发的人员,除了女眷仆从的车马行李外,还是有百十来车的物品,这还不算,最后还有三分之一的东西要运过来,而就因为此次进京所带的东西很多,我也就跟着大部队慢慢挪到了轩辕骥的晋王府里,之前到达的人员里包括了平时在狗舍打杂的几个狗奴,故而狗舍还是比较干净的。

狗儿们没多久就安置妥当了,我看狗舍那边没什么事情,便去熟悉地形了,一圈逛下来,心花怒放,本人很满意这地方,虽是在王府后面,但地方宽敞又相当清幽,又有小门直通后巷,半夜里出个门,散个心,晒个月亮还是相当便宜的,心道:啧啧啧,看来本姑娘还是借了一群畜生的光啊,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我还在那里美滋滋呢,一阵狗吠传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咦?是哪个家伙在向本姑娘发送摩斯密码?闪到门前,先仔细听了听,忽然一阵熟悉的狗骚味飘了过来,“阿影,你回来啦!”

“……”只见绝影低着头,一摇三晃的踱进了门。

“阿影……”

它又朝前走了几步,“啪嗒”一声,体型硕大的绝影一滩烂肉似的趴在了小院中央。

我被它弄得摸不着头脑,但只一瞬间便反应了过来,“噗……”笑了出来。“阿影,看到我那妖孽的二师兄啦,感想如何啊?”

“……”此时就看到院当中的那块“毛皮垫子”抖了一下,本来已经有点缓过神来的绝影,又低下了大头,做垂死状。

“师父……”在门外等了一会再进来的双福此时也进来了,看到自己的恩师——本姑娘,高兴地热泪盈眶,但因此地是晋王府,只得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喊了我一声。

“双福。”我也很激动,相处了这么些年,突然一下子分开又一下子见面的,让感情丰富的本就很丰富的我文艺了一把。“你们都还好么?”

“嗯……”双福拼命点头,“我们都好,大家都好,苏小姐也很好。”

双福不说还不要紧,一说“苏小姐”,我立刻换上了一副八婆的嘴脸,“怎么样,怎么样,苏小姐长得如何?脾气好么?和王爷到什么程度了?”

双福一脸的黑线,心道:师父啊,您老不是已经知道的够详细了嘛,怎么还一副八婆样啊。

毕竟相处了很长的时间,只要看到双福的脸色,就能猜到双福的心思,一巴掌朝她的后脑勺拍了过去,道:“你这不是掌握着第一手资料嘛,红绡那个钱嫂张口闭口就是钱钱钱,我能知道的也很有限啊。”

双福呲着牙,抱着头,一脸的委屈,嘟着嘴,委委屈屈地开了口:“可是有些事情王爷却是吩咐鱼肠或者王府里其他的人去做的呀,我们当然不会知道其中的事情嘛!”

“也对,二师兄的确是是这样的人。”我一想到此就没再坚持,于是我两又聊起了苏慕云今日去英国公府的事情来,当听到叶臻胆大包天到敢在苏慕云背后动刀剑时,我的脸上闪过一抹阴狠,“……照你这么说来,若不是今天阿影及时赶到,我们未来的沂王妃就要命丧黄泉了喽?”我再一次地向双福确认了一遍。

“没错。”只要一说起这件事,双福就一脸的愤慨,“师父,难道那个叶臻仗着自己娶了常德公主府三房的嫡女,就认为自己是皇亲国戚了?”

“切——”我拖了长长的尾音,不屑滴出了个声,拽拽地道,“管他皇亲还是国戚,只要谁不让我好过,老娘也不会让她好过。”

双福在一旁大力点头,道:“师父,有什么需要双福做的,您尽管开口,双福双全没二话。”

我斜睨了她一眼,调侃她道:“你现在可比我矜贵,你可是未来沂王妃的大丫头……”

“师父——”双福虽然很机灵,但是被自家师父这么调侃了一把,还是有点难为情的,红着脸跺着脚滴跟我撒了个小娇。

又聊了一会,看了看天色委实不早了,再三叮咛了双福几句就放她出门了。

“拖儿,拖儿……”猪头三兴冲冲地跑进了小院,一脸的兴奋,“快,带上绝影,跟我出趟门。”

“王爷,”我眨巴眼睛,无辜地望着他,“什么事啊?”

“快快快!”猪头三一个劲滴催促道。

“那您也要等我把狗食给放好呀,否则饿着了心疼的还不是您呀。”我自岿然不动,不鸟他。

“也对哦,它们可都是本王的心肝宝贝,的确不能饿着了!那你快一点,本王先去书房一趟,一会儿你在门口等。”猪头三看到了一个近卫,改口道。

“好咧,一会就好。”我开口保证道。

看着猪头三快步离开的身影,我有点好奇了,借口今儿狗儿们的肉不新鲜,出去逛了一圈。

哦!明白了,原来如此啊,猪头三想去搅局啊。唉,你也不挑挑时候,有我拖儿出马,会让你成功么?也正好借机看看我家二师兄的“西施”到底长得如何,到底是何方“妖孽”能让二师兄这个大妖孽甘心臣服呢,真好奇啊!

我晃晃悠悠地随着猪头三去了太子府,猪头三和太子磨磨唧唧的聊了一会,正好太子有事,他借机退了出来,说带我和阿影在花园里晃晃,刚进花园走了没几步,迎面跑来一个脸红红的丫鬟,从猪头三的身边蹭了过去,猪头三低了下头,旋即唇角翘了起来,我心中暗道:不好,猪头三又要出幺蛾子了。

“拖儿啊,”猪头三语调轻快滴说,“我们到别的地方逛逛吧。”

“是,王爷。”我很本分的回了一句,没办法,谁让我现在是丫鬟呢。

咦?这不是太子府另一条去外院的路么,猪头三跑那里干嘛?

我还在想着缘由呢,只见猪头三突然扔下了我,快速朝前而去。

“……是想看的仔细些,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我那冰雕似的六王叔动了心。”

咦?六王叔,那不是我家的二师兄么?

动了心?

突然间灵光一闪,呀!那个女子就是我家师兄的“西施”,苏慕云啊,嗯,我可要好好看看。

相貌怎么不咋滴啊!(拜托,你天天看美人当然觉得人家苏慕云长得不咋地呀,更何况是和轩辕澈那个大妖孽比,那肯定是没得比的好吧,再说了,人家身上还是有闪光点的,否则咋会吸引你家二师兄啊!)

好吧,我承认,我错了,我不应该拿苏小姐和师兄来比。

“……别的也不要了,就那首《十八摸》吧!”

靠,猪头三,你还能再无耻点么,没瞧见人家的眼神么。

你还别说,还就是这双眼睛漂亮,黑亮黑亮的。嗯,开始有点明白师兄为毛喜欢她了,就冲着这双黑潭似的眼睛,我也愿意接受这姑娘。

“拖儿,放狗。”猪头三叫道。

放你妈个头啊,狗不就已经在那里了么,放个毛线啊,坚决不鸟他。

娘喂,竟然敢朝苏小姐伸猪蹄子,说时迟那时快,绝影冲了上去。

“阿影,快,快咬她,今天给你吃人肉。”猪头三喜道。

哼,阿影才不会那么傻呢,拍马屁都来不及了,还咬她,只怕是还没接近,就会被我家师兄打趴下,而且是永垂不朽的那种。

咦?阿影怎么看上去有点僵?

“哪个美人要被吃了?”一道声音响起,而那位美人则靠在了这个发声人的身上。

二师兄!太好了,你终于来了。

随即太子和太子妃也来了,几方人马碰了头,道歉的道歉,问候的问候,指责的指责,训斥的训斥,一时间忙乱不堪。

而阿影则在师兄的高压下不敢动弹,这也给了猪头三报复的机会,“死狗,敢临阵叛逃,看王爷我怎么收拾你。”

这死猪头三变脸的还真快,呜,我家阿影好可怜,我只好冲出来救它。

“王爷,您干嘛欺负阿影。”

“拖儿,你刚才去哪里了?”武力值,我虽不及猪头三,但是轻功却小胜一筹。是故,我就算在他身侧猫着,他也不知道。

“去茅房了。”我秉持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回道。

“洗手了没?”猪头三嫌弃地摆摆手,问道。

嘿嘿,知道你好干净,看姑娘我不恶心死你,“阿影过来。”接着我把手往前一伸,阿影非常有默契地帮我把整只手舔了个遍,而后往猪头三面前一伸,“干净了不?”

果然,猪头三被恶心到了,干呕不止,指控道,“你还能再恶心点不?”

点头,拼命点头。

而一边的众人,在苏小姐笑出声后也都齐齐笑了出来。

回府后 狗舍里——

“拖儿,你给我闪开。”猪头三一回府就开始算账了。

“干嘛要罚它?”拜托,人家只是畜生好吧,听不懂人话好吧,不要太较真好吧。

“它是我的狗,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就是吃了它,也不用你这个小丫头操心。这种叛敌的狗,不应该再留着。”猪头三寸步不让。

“既如此,那您把奴婢也杀了吧,人在狗在,人亡狗亡。”我跟你卯上了。

“你……”猪头三郁闷了,半晌才道,“就不该派你来看狗。”

“不看就不看,”我还乐得轻松呢,“从明儿开始,奴婢就给自个儿放假,正好陪三位夫人打马吊去。”我得意洋洋道。

“你敢。这些狗要是有个好歹,拆了你都不够赔。”猪头三咬牙切齿滴一字一句道。

“哦哟,我好怕怕哟,哼!”我心道。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该求的情还是要求,“王爷,您就别怪阿影了吧,您是知道的,阿影只要看到美女就抬不起脚。”

戳中罩门,哦也!

“不许给它吃饭,饿它三天。”猪头三怒道。

嘿嘿,不吃饭么,当然吃肉呀,“是,奴婢一定不给它吃饭。”

“王爷,隆平侯来访。”温瑜找了过来。

“听见没有,不许给它吃饭。”猪头三又强调了一遍。

“一定一定,饿死都不给吃。”我一叠声应道。

猪头三才放心和温瑜去见那个隆平候张广嗣。

“吁……总算搞定了。”我抚了抚额,“阿影,你觉得我家师嫂如何……”

------题外话------

看文不说话的,不是好姑凉。番外兔费送,都换不来几句声音?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