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全书完

小说:恶魔来袭:儿子帮妈妈报仇作者:伊妹1130更新时间:2019-04-18 08:59字数:578805

皇甫老爷子的葬礼确实比那些富豪的婚礼还要热闹,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哪怕只是为了面子,皇甫家也不可能办得寒酸。而且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里骂已经死掉的老爷子,面上却要装成大大的孝子,上演一幕幕的亲情戏码。

“爸,你累坏了吧,喝点参茶缓缓。”

南宫乐尘把手里的参茶递到南宫萧山的面前,眼睛里也闪过心疼。

皇甫老爷子的葬礼,皇甫炎自然派了专机去接南宫萧山,这几天南宫萧山的身份虽然还没有正正式式的介绍出来,毕竟南宫乐尘和皇甫炎二人的婚礼还没有办,可是大家已经心照不宣了。

“哎,这人死了其实啥也没有了,就是弄再大的排场那也只是空说。”参茶确实是好东西,南宫萧山喝了几口就感觉到身体有些暖暖的了。

“真是事世无常,之前看见那老爷子可是那叫一个精神好,没有想到,这才多久呀,这人说没就没了。”

南宫萧山还记得当時皇甫老爷子不屑他们父女的事情,结果转眼人都没有了。

这真是太快了,害他听到的時候还认为听错了。当時看到老爷子的样子还活个五六七年不成问题。结果连五,六个月都没有。

南宫乐尘嘴角扯了扯,没有接这话。其实她知道,老爷子是皇甫炎动手杀的,可是明显这话不能让爸爸知道,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虽然当時她觉得皇甫炎太过冷血了,连亲人都下得了手,可是听他说完,不是他死,就是老爷子死。不可否认的是,她当時心里第一時间觉得还是希望皇甫炎这个男人活下来。现在她也想明白了,老爷子派人杀自己,想要自己命的時候可是一点也没有留情。更何况如果自己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時候,也会想要保住自己的命。

“爸,之前你说奶奶又到家里闹去了,当時你没有说清楚,这次又是为了什么呀?”关于那个奶奶她是真的不想说话,而且每次一来,爸爸都会非常生气。

南宫萧山刚刚还是有些悲凉的脸,现在一听这话,那脸气得快要黑了,眼睛里似乎都燃烧起了火焰。

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你大伯的儿子杀了人。对方要让他尝命,现在人已经被抓起来了。如果真的判下来恐怕命都没有了。你奶奶闹上来让我想办法把那小子靠关系弄出来。”

真是看得起他,认为自己这个儿子是万能的,杀人呀,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干。

啊…………杀人?

真的假的呀?

大伯的儿子虽然坏毛病是有不少,可是依她看,他可没有那个胆敢杀人呀。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南宫乐尘感觉自己的八卦心思起来了,虽然两家是亲戚,而且还是非常近的血缘,如果正常的话,两家应该非常相亲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肯定是第一時间担心,可是现在她却只剩下八卦,而这一切的原因全部都是因为这有亲戚还不如没有这亲戚。

南宫萧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话里也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那个混帐的东西,为了一个女人杀了人。我没有具体了解过,只是听说,在酒吧里他跟另一个人为了抢一个女人动起手来。结果他就用瓶子打了另外一个人的脑袋,结果那个送到医院还没有开始抢救就死了。那么多人看着他动的手,证人一大堆,那酒吧还有监视器,把一切都拍下来了。对方也是个富家公子,还是家里的独苗。对方是咬死了要让那混帐东西偿命。不要说保出来了,看能不能留住他那条命吧。”

虽然他是气得非常不想理,可是最后还是硬不下心肠。

让人去调查了一下,结果他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皇甫老爷子过逝,他又来了这里。

“爸,没有想到堂哥居然这么大胆子。”真不知道是不是怪他运气不好,一个瓶子就把人杀了,真是比杀鸡还要容易,杀鸡还要用刀呢。这杀人不用刀,一个瓶子就可以了。

“哼,不要提那个混帐了,一提我就生气。其实还不是怪你大伯一家子给惯的。如果从小教养得好,哪里会有这些事情。现在人都长歪了,恐怕再怎么弄,也直不了了。而且这次也有得他受罪的。”南宫萧山觉得那孩子真是被自己大哥给害了,好好的孩子,硬是被宠得没了边,结果现在把整个人都陪了进去,真不知道现在大哥心里会不会后悔。

“爷爷,谁长歪了,我可是长得很直的。”

南宫萧云小朋友走了进来,穿着一身黑色的小西装,也许是最近这段時间太大的训练,那小小的身子好像抽高了不少,脸上的肉看起来已经没有多余的了。皮肤也是变得有些黑。最好看的是,他顶着一头非常浅短的头发,远远看去似乎像是一个小光头一样。配着严肃的小模样,当真是可爱得很呀。少了小男孩该有的帅气。

“哈哈,谁都可能长歪,爷爷的乖孙子绝对不会长歪。”

南宫萧山看见孙子那脸上立刻就像是变脸一样充满了笑容,眼睛里散发出来的是深深的疼爱。

南宫乐尘在旁边勾了一下唇角,差点没有笑出声。

心里想着如果爸爸你再那样继续宠着小石头,恐怕他还真有可能长歪。

南宫萧云小朋友最近倒是没有累到,因为他现在还小,皇甫炎为了他的安全着想,所以暂時没有像那些外人公布小家伙的身份。不过却是还是让不少人听到了风声。

房间里南宫乐尘三人正说着话,伊德和皇甫炎二人从屋外走了进来。两个姓格不同的帅气男人,生得同样高大英俊,走进来的時候倒是有些像那T台男模,非常有型。虽然二人都穿着黑色,可是却可以非常容易的分辨出两个人的不同,黑色被他们穿出了不同的味道。

伊德进来的時候就盯着南宫乐尘的脸停顿了好几秒,他可是知道南宫乐尘自从住进皇甫家那就是接二连三的出事情,现在看脸色似乎还不错。他心里倒是放心了不少。不过还是在心里有些埋怨皇甫炎保护不力,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皇甫炎的对手,恐怕二人已经准备好好的松松骨头了。

“伊德叔叔。”

“啊,小家伙,我有那么老吗?快改口,叫哥哥。”伊德觉得自己一下子升级为叔叔真是有点接受不了呀。

“伊德叔叔,你要面对现实,不可以逃避,你的年纪对于我来说叫叔叔已经非常给面子了。”南宫萧云非常认真的说道,那眼神也传递了一个信息,你要知足?

“我就知道你这小家伙嘴毒着呢。你不改口,下次别指望我给你带那些新型的枪的玩具。”

“我儿子不稀罕你的东西。我自会为我儿子准备。“

皇甫炎的声音突然冷冰冰的响了起来,那语气里面没有半点的感激,反而是满满的嫌弃。

好像伊德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样。完全不会给好脸色看。

“你,你,皇甫炎,你好样的。”

伊德气得鼻孔都快要翻天了,恨恨的哼了一声。

南宫萧山看着热闹问道“阿炎,你和乐尘的婚礼是不是要改日期呀?”毕竟皇甫家的老爷子才过逝,如果按之前订下的日期,这中间隔得太近了,又是白事又是红事的,是不是不太好。

“不用改日期,岳父到時候婚礼照常举行,你不用担心。”他还恨不得越早越好,而且自己那个好大哥,皇甫磊可是一直没有息心思,他必须越快办婚礼越好。

“可是,这中间隔的時间会不会…………..”

“对呀,伯父,我也觉得不应该。中间起码也要隔个三年五年的才最恰当,你看古代还有守孝三年的说法呢。咱们一个现代人不能让那作古的人都不如吧,依我的意思,五年好像也太过了,那就直接取个三和五的中间数字吧,四年吧。四年后再办。”伊德赶紧说道,那神情像是在讲一个天大的正理一样。

南宫萧山直接愣住了,四年,这也太久了吧。

他嘴巴张了张想说啥,可是刚刚又是自己开的头,一時间左右为难。

皇甫炎直接冷刀子的眼神在伊德的身上看来看去,露出一口白牙,笑得阴森阴森的,颇有一种老虎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吃人的感觉。

“伊德叔叔,你惨了。”幸灾乐祸的南宫萧云小朋友突然说道。

笨蛋伊德叔叔,没有看见某个人笑得那叫让人感觉浑身发冷呀。

“啊,啊………那个啊…………这个啊……….刚刚说了啥,我都不记得了。”

伊德立刻开始打哈哈,他可不想一会出了这个门,就会被皇甫炎给撕碎了。

虽然他觉得自己那个建议非常之好,可是某些人不会欣赏呀。

“伊德叔叔,你好没有骨气哟。”南宫萧云鄙视的声音响了起来,那跟皇甫炎一样幽深的眸子里泛着一丝笑意,小小的个子却是站得彼直。不过他的一双小手却是紧紧的拉住南宫乐尘这个当妈的手,母子俩一起看向伊德。

臭小鬼………………伊德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

可是因为看见南宫乐尘盯着他,嘴上他倒是不敢说啥。只是给了一个警告的眼神给南宫萧云。

“岳父,婚期仍然按之前定下来的日子举行,其它方面你不用担心,我都会处理的,不会有事。”皇甫炎再次说道,然后看了一眼南宫乐尘,那本该冰冷的眼神此時却是充满了火辣辣的温度。

南宫萧山虽然觉得有些不好,不过女婿坚持,他也不好说什么。最主要的是女儿现在没有得到最主要的名份,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早些办了也算了了一场心愿。

皇甫炎让冷夜从外面拿进来两份文件,厚厚的两份文件看起来非常有重量。心就大也。

南宫萧山奇怪的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文件,接过来一看,眼睛瞬间就瞪大了两倍,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皇甫炎又继续翻着手上的纸张。伊德倒是有些好奇,不过他的位置离得有些远,不然他只能长着长颈鹿的脖子才能看见,所以只能把耳朵坚起来,希望一会可以听到答案。

“岳父,因为我名下的产业太多了,我让会计师核算了,暂時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不过里面都是一些比较大的,比较主要的都有记在上面。你看看合不合适?”那些会计师也太没本事了,连他们最本职的事情都做不好,看来是该换一批有能力的新鲜血液了。

“阿炎啊,你真的确定按这上面的来?“

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所以说话都有些结巴的感觉,脸上的表情也是非常奇怪。

“爸,什么东西呀?”南宫乐尘好奇的问道。

南宫萧山瞪了女儿一眼,意思是让她暂時闭嘴。

皇甫炎自然点头,如果他不是这么想,又怎么可能会拿出这些东西出来“岳父,当然确定。”

对于女婿这样的行为,得到了肯定答案,南宫萧山觉得非常满意,虽然以前因为女儿受了这个女婿的牵连心里对他始终有疙瘩,现在倒是真的觉得这个女婿不错了。

“那就好。”南宫萧山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把文件递给了南宫乐尘“你自己看看吧,如果没问题,你自己就签上你的名字吧。”

南宫乐尘还奇怪,啥东西要她签名呀。不过看完之后,她才懂了,原来是一份结婚协议。

当然里面最让她吃惊的是皇甫炎的财产,真是太多了吧,她吞了吞口才。

虽然一直知道,皇甫炎肯定非常有钱,但是也没有现在看到这些乱七糟八的证件更加让人震憾,那一栋栋的别墅,一栋栋的古堡,庄园,房子,车子。以及那些乱七糟八的公司股份,还有好多的古董,珠宝,总之好杂乱,可是数量上真的非常多。特别是那些房子,更是世界各地,好像是全世界遍地开花一般平常。她觉得真是人比人得气死人。自己的那点小金库本来自己觉得不少了,可是同眼前一比,简直就是大海里的几粒沙,太渺小了。

“啊……….”

伊德的一声叫声,直接让屋子里所有人把眸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皇甫炎,你脑袋是正常的吧?”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因为他看见那上面写着,如果二人离婚,百分之七十归南宫乐尘,这一条对于伊德来说也没啥,只要不离婚也是非常容易做到的。后面一条则是写着,这一辈子只要南宫乐尘还在,都只要她一个妻子,如果他有另外的女人,那么财产的百分之八十归南宫乐尘。他自认为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一点。毕竟他们这样的人家。就像是古代皇帝只有一个女人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签吧。然后我会让律师去处理。签完就生效了。”

皇甫炎递过去一只笔,放在南宫乐尘的手上。

那上面皇甫炎早已经签好了,龙飞凤舞刚劲有力的三个大字皇甫炎,光是看字就可以认识人一样。

虽然皇甫炎没有弄什么浪漫的求婚,可是这样实际的东西,却是比那些所谓的浪漫求婚还要让实际,当然感动是因人而异的。至少现在南宫乐尘心里只有一点感动,毕竟她对钱财不是特别在乎,但是却有一种非常暖心的感觉。

因为这是一个男人给你的承诺,比那些嘴上花花的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让女人会更加有安全感。

“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签呀。”南宫萧山也催促道。

“爸………”南宫乐尘小脸一红,嘴巴有些委屈的嘟了起来,然后偷偷的瞄了一眼伊德。

“你这孩子,啰嗦什么,快点签了,浪费時间。”

终于当南宫乐尘四个字签在那上面的時候,皇甫炎把文件拿了回来,嘴巴翘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他从来没有觉得原来这样一张纸居然比千金还要重,从来不知道原来婚姻对他来说不是可有可无,不是枷锁,反而是他心灵的港湾。

此時他恨不得告诉全天下,他皇甫炎已经同南宫乐尘成为夫妻,那个他眼中的小女人将会陪伴他走过他的一生,甚至可以想像多少个早晨,小女人都会在自己的怀中醒来。他只感觉那冰冷没有感情的心,此時却像是火山一样滚烫得快要翻滚出来。灼热了他整个身体。

伊德的眼睛里快速的闪过一些伤感的情绪,很快又转化成了祸福。

他承认,之前他是真的喜欢南宫乐尘的甚至说爱也算,但是他却绝对没有办法做到好友那样。如果其它他还不服气,觉得自己不如炎,但是却在这一刻他打从心里承认,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第二天,伊德坐着自己的专机离开了,他还要回去继续为那一大个家族的事情奋斗,当然还有许多的美女正等着他的滋润。或者有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正等着他去收拾。当然还有许多的钱正等着他去赚进口袋。所以他的時间是保贵的也是紧张的。

南宫萧山也在同一天离开了。南宫萧云小朋友也继续被皇甫炎给扔掉了。

接下来的日子,南宫乐尘深刻的明白了一句话,原来婆媳相处真是世界上一大痛苦之事。

因为皇甫夫人现在看见她的時候,不管她的语气多好,不管她说的啥话,她的这位婆婆不但不会给她好脸色看,还会经常用那种冷冷的恨恨的眼神看自己。每一次看得她都感觉自己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她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

“怎么了?心情不好?”

南宫乐尘整个人缩在皇甫炎的怀里,眉头是淡淡的皱起,因为皇甫炎的高大,所以她的身子是可以真的缩到皇甫炎的怀里,此時她的一双手臂就抱住那结实的腰,把脑袋放到心脏处可以清楚的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那又黑又顺的头发被皇甫炎轻轻的抚摸着。

“妈,她似乎好像很恨我。”

犹豫了半天她终于说道,本来是不想说出来让他担心,可是那眼神真的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今天中午她不小心睡着了,就做了噩梦被惊醒,梦里就是皇甫夫人恨瞪她的眼神,非常恐怖。

皇甫炎有些心疼的拍拍南宫乐尘的身体“你多想了。她只是现在还有些不赞同我们罢了。等我们结婚了,時间过久一点,她会想明白的。”

其实皇甫炎的心里非常明白,母亲知道自己为了小女人而杀了爷爷之后,把所有的过错全部推到了小女人的身上,而且看来母亲做得是越来越过份了。自己也是時候说两句了。

“好了,快睡吧。時间不早了。或者你还精力?”

“没了,没了,我非常困了,睡觉,睡觉。”

南宫乐尘非常识趣的说道,立刻乖乖的闭嘴,闭上眼睛。

就算现在她睡不着,也宁愿闭着眼睛在心里数绵羊,也不愿意,回答有精力。不然一会不知道被折腾得怎么样呢。

接下来的日子南宫乐尘也开始忙了起来,要挑选礼服,还要挑选一些手饰之类的。而且这些不能全部由她做主,皇甫夫人又趁着机会刁难,所以硬是花费了许多時间终于办妥。

为了打扮成漂漂亮亮的新娘,每天会做一系列的护肤程序都要花两三个小時。为的就是让皮肤保持着水嬾的样子。当然有付出自然会有回报,每天几个小時的折腾,再加上那些昂贵的精油和按摩,她的皮肤是越的越来越好。当然这段時间也就便宜了皇甫炎。脸是最注意的地方,当然效果也是最明白的,虽然她生孩子的時间很早,当時恢复得非常不错,而且现在年纪也不是很大,可是毕竟之前的一些事情伤到了根本,让她的血气似乎看起来不太足。而且身上之前留下的疤痕都还没有完全消失,还有着淡淡的痕迹。经过长時间的特别调养,每天各种药膳和保养品进了肚子,她的脸立刻容光焕发起来。

時间似乎眨眼就过了,不知道是不是皇甫炎说了什么话,皇甫夫人虽然不待见南宫乐尘,可是眼神却没有再露出那样可怕的恨意。

结婚前三天,南宫萧山和南宫老太太还有南宫大伯夫妻俩,还在方非非一家,包括现在她的老公,一起被接到了皇甫家族呆的岛上。

这些人到的時候,除了已经来过几次的南宫萧山,其它人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样的地方是完全属于皇甫家的。而且住进皇甫家的地方,才知道世界上原来真的有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屋子。也不能怪这些人眼界小了,而是真的太震惊了。

所以当南宫大伯夫妻俩被安排进了房间之后,二人狠狠的吸着冷气,眼珠子都恨不得瞪出来。夫妻二人看着如此豪华的客户,拼命的吞着口水,然后盯着屋子里摆放的花瓶猛瞧。想摸又不敢摸的样子,因为他们都觉得这些是真的古董,生怕到時候碰坏了,让他们赔钱可真是赔不出来。

至于夫妻俩的儿子杀人的命案已经判决了下来,虽然逃过了死劫,但是由于南宫萧山不停的通关系,而且还送了不少钱,最后判下来的是以不是故意杀人罪成立,判了三十年。当時这夫妻俩还觉得是南宫萧山没使力可没有少骂人,怎么难听怎么狠毒怎么骂,现在肯跟来,也是因为听说皇甫炎是非常有钱,这二人占便宜的心理,哪怕之前二人还说要跟南宫萧山断绝关系,结果也厚着脸皮跟来了。

“老公,你说这些东西是真的古董吗?”南宫大伯母眼睛发亮的盯着花瓶拉了拉也在一旁发呆的老公问道。

“呸,鬼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你看这里这么有钱,就算这不是真的,也肯定值很多钱。”南宫大伯父回答道,毕竟如果在这里摆些假东西,如果被人认出来也太丢脸了。当然也是因为他自己没啥见识,不认识真假的原因。

南宫大伯母收回贪婪的眼神,心里那是嫉妒得发狂,恨不得这一些全部是自己的。

“真是没有她居然攀上了这样的人家。害得以前我们还认为她是怀的一个野种,结果居然是这样人家的孩子。早知道,当初就不要骂那个小孩子了,不然现在我们不知道可以占多少便宜。”想起这些她就后悔得恨不得拿刀砍人,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

简直就是明明怀里抱得大大的金蛋,硬是以为是石头给丢了,那叫一个气呀。

南宫大伯父也是拼命的点头,他现在何尝不后悔,而且他是早早就开始后悔了,现在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可是再后悔也没有用,只能心里拼命的骂自己的弟弟。让他不提前告诉自己,偏偏要瞒着自己,肯定是害怕自己来占便宜,故意那样的。狗屁的亲兄弟,有这样的弟弟他不屑呢。

“现在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你还不如好好想想,有这样的生家的人,难道还怕救不了我们的儿子。你记得一会要好好的巴结巴结我这个外甥女。难道你真想儿子被关一辈子。”

南宫大伯父心里面恨得牙痒痒,更是觉得这次弟弟肯定没有使力救自己的儿子。

“是哟。该死的。南宫萧山那个死老头真是黑了良心的。他肯定是恨你,所以特意不救儿子要报复我们。”

“你闭嘴吧,以后少说这些话,现在还要依靠他们才能救出儿子。这里又不是自己家,没听说过隔墙有耳这话呀。你这颗猪脑袋最近给我灵活一点。不要给老子不丢脸。不然回去后老子要你好看。一天到晚鬼用都没有,连儿子都教不好。”嫌弃的看了自己的老婆一眼,一大把年纪了,那皮肤松得像啥一样,那腰是完全感觉不到了,看到他就心里犯恶心。比起自己外面的女人不知道差了多少倍,果然,年轻的女人就是有吸引力。

这夫妻俩在房间里好好算计,难得精明一回,没有立刻胡来。

方非非虽然被皇甫家的架势给震慑到了,但是经过之前自己老公家的情况,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承受能力,恢复得还是不错的。更何况,现在的她幸福了,那姓格似乎又恢复了真姓情,有些东西看得淡再富有也没有啥吸引力了。

南宫乐尘自然第一時间把方非非给拉到自己房间述苦了。毕竟方非非的婚礼她也是参加了,甚至还帮忙处理了一些事情。可是同自己这一次的相比,那可真是小屋见大屋了。累得她恨不得躺下去就不起来。感觉两个婚礼的差别真是太大了。其实方非非的婚礼是因为二婚,再加上一些其它原因,本来就不是特别隆重,又办得急,许多都没有注意到,很多的东西早就已经被方母和方非非解决了。南宫乐尘帮忙的時候,已经剩下一小部份了。这一次她自己的婚礼那就是盛大,杂乱,再加上皇甫夫人从中折磨,当真是有比较,才会有相当大的区别。

“乐尘,你在这里过得开心吗?”方非非眉头皱得死紧的问道。

因为她才来这里不到一天,就已经感觉这里的气氛非常压抑了。

而且之前她自己也过了一段時间这样的生活,其中的感受,她心里自然明白的。

“呵呵,怎么,你过得不开心,难道他对你不好?”之前打电话的時候不是说都挺好的嘛。而且之前看夫妻二人也是甜甜蜜蜜的,不像是有事一样呀,南宫乐尘心里疑惑。

“不是的。他对我很好。只是他家里比较复杂。不过我能应付得过来,你不用替我担心。”

“那就好。我才不替你担心呢。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哼。”

两个人关在屋子里说起了闺蜜般的话语,嘻嘻哈哈的一会,倒是把气氛活跃了起来。

南宫乐尘又仔仔细细交待了一些她在皇甫家的事情,当然有些话能说,有些不能说,她自然删除掉了。

婚礼在皇甫家的岛上举行,整个婚礼现场几乎全是花的海洋。

温天无边,各式各样,白的,蓝的,紫的,粉的,都是从世界各国运来的,有英国的,法国的,荷兰的,北欧之类的,几乎出名的,都被打包一样,从世界各国运了过来。

虽然一看这样的奢华婚礼就是烧钱的败家子,可惜来这里的人,个个都是大款,根本不放在眼里。

不过婚礼现场的布置却是非常浪费而且具有新意,让看惯了各式各样浪漫婚礼的各个大老,也不得不点头,觉得这场婚礼是非常不错的。

当天似乎连老天爷都为二人的结合庆祝,当天是风和日丽,白云朵朵,绝对的好天气。

“哦,我的天啊,乐尘。真没想到,我的化妆技术这么好。如果有人说你这个样子像是生了我干儿子孩子的妈,我绝对要骂对方是睁眼瞎。”

化妆的魔力可以把丑女变成美女,更何况本身南宫乐尘的条件就好,再加上这段時间美容护理,方非非一双巧手和旁边的化妆团队的帮忙。此時的南宫乐尘精致的新娘妆,当真是美若天仙。

“胡说什么呢你。”

南宫乐尘瞪了一眼方非非,看着镜子中美丽的自己,真的有一些恍惚,似乎自己没有这么漂亮。

可是她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遗憾始终留在了心里。

她缺失的那些记忆,至今也一点也想不起来。

当南宫乐尘挽着南宫萧山的胳膊,缓缓走向穿着新郎服显得更加高大英俊的皇甫炎,透过眼前漂亮的头纱,基本可以看清楚周围那些人的表情,有祝福的眼光,有一脸笑意的脸庞,也许不是所有人都是有好脸色,可是在这一刻南宫乐尘觉得很满足。

南宫萧山只觉得这路怎么那么短,一会就到了,非常不舍的看了女儿一眼,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为了不在这么多人流眼泪丢人,他只能狠狠的强迫自己忍住。

“我把我这辈子捧在手心里怕弄疼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女儿就交给你了。不要辜负她,一辈子好好待她?”南宫萧山语气非常严录的说道。

皇甫炎也是直视南宫萧山的眸光非常着重的回答道“我会用我的生命发誓,一辈子来爱她宠她。”

方非非坐在椅子上看着好友激动的落下一颗颗滚烫的眼泪,心里默默的说道,皇甫炎,你要是敢欺负乐尘,这一辈子我就是做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南宫乐尘压住心里的感动,让有些酸涩的眼睛眨了又眨,嘴角却是勾起一个美丽的狐度。

再多的不舍,也要把女儿交了出去,南宫萧山亲自把南宫乐尘的手放到了皇甫炎的手里,给予无声的安慰,充着南宫乐尘点了点头,终于收回了他自己的手。

皇甫炎的大手紧紧的握住南宫乐尘的小手,似乎就要这样一辈子握住就不分开。

而此時本来也应该做为嘉宾出现的皇甫磊,此時却成为输家,出现在万里之外的非洲。因为他为了在二人结婚之前抢到南宫乐尘,同皇甫炎展开了争斗。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他被送往了这样偏远的地方被禁锢了起来,跟着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他的弟弟和母亲。他看着墙壁上的钟,心像是有一千把刀在戳他的心脏一样,因为他知道正在这个時候,他唯一突然而爱的女人正和他恨的男人在举办婚礼,眼睛里迸发出无限的恨意,当時间一秒接着一秒,走过他眼睛死死盯住的時间,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欢迎各位亲戚,朋友见证皇甫炎先生和南宫乐尘小姐神圣的婚礼,并且我们将为这对新人送上祝福。皇甫炎先生,请问你愿意娶南宫乐尘小姐为妻吗?无论将来她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都会永远爱她,直到白发苍苍,天长地久一辈子在一起吗?”

皇甫炎清冷的声音没有半刻停顿的响了起来“我愿意?”

“南宫乐尘小姐,我愿意嫁给皇甫先生为妻吗?无论将来他是否贫穷或者富有,健康或者疾病,都将永远爱他,忠诚于她,陪伴他到老吗?”

南宫乐尘轻轻点头回答道“我……..呕……….呕…………….”

本来大家都以为会听到我愿意三个字,却偏偏发生了意外,南宫乐尘突然感觉胃开始不停的翻动着,似乎想要呕吐,她根本控制不住,一阵阵的恶心。可是却半点也吐不出来。

“尘儿,你怎么了?”皇甫炎的脸色变得铁青,担心不已。眼睛里是凶狠的杀意。

明明自己已经把那些危险全部清除了,难道还有人没有清除干净,还是让人得手了。

皇甫炎只感觉自己的血似乎都要凝固了。

南宫乐尘摇了摇头,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还是忍住回答道“我愿意。”

“好,我宣布你们成为夫妻。请你们互相交换戒指。”

皇甫炎紧紧的盯着南宫乐尘的一举一动,生怕她有事,而且南宫乐尘的脸色苍白他看得清清楚楚。rBJo。

戒指刚刚交换完,皇甫炎已经等不急抱起南宫乐尘大步离开,速度之快,脸上全是焦急的神色。

他生怕真的会有漏网之鱼,要是耽误了一点時间,到時候后悔都来不及。

根本不理那些宾客一个个脸色疑惑或者奇怪好奇的神色。

“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中毒的迹象,或者其它的?”皇甫炎紧紧的盯着一个老者问道。

现在正在为南宫乐尘把脉的人正是一个老中医,站在皇甫炎旁边一脸焦急的还有南宫萧云小朋友以及南宫萧山还有方非非等人,一个个脸上都出现担心的神色。

老者确定了之后,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没有被吓坏。

不过他可不敢耽误時间赶紧回答道“皇甫先生,没事,没事,夫人身体没有中毒的迹象,夫人是已经怀疑一个多月,现在胎有些不稳的样子。需要好好休息,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你放心。”不过他有话没有说,就是似乎夫人这样的情况好像是凶猛所导致的。

“你说什么?”皇甫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妈咪要给我生弟弟了。”南宫萧云小朋友的声音激动的响了起来。

“是的,小少爷,要给你生小弟弟了。”老者笑眯眯的点头。哎哟,皇甫家的孩子长得就是好看呀,如果他有这么好的小孙子他做梦都会笑醒。

“放屁,谁说是儿子,你妈咪肚子里的是小妹妹。”皇甫炎说道,只是他有些颤抖的手出卖了他激动的心情。

“凭什么,我说是小弟弟,不是小妹妹。”南宫萧云小朋友激动的反驳道。

他是想要一个小弟弟陪着他训练,他觉得自己太辛苦了,有了弟弟,到時候他可以训练弟弟。

“你妈咪怀的是妹妹。”

“不对,是弟弟。”

“我说是妹妹就是妹妹。”

“不,我说是弟弟就一定是弟弟。”

至于到底怀的啥,九个月之后,南宫乐尘一口气满足二人的条件之外,还多出来一个。

原来是三胞胎,两男一女,基因果然强大?

全书完了

前面停更了好长一段時间主要是过年前太忙没有時间成绩又太差.结局可能有些仓促而且也不是特别完美。大家将就着看吧。本来我是想写个悲情的结局,最后自己先受不了了,还了个大喜的结局。希望开新文的時候大家再多多支持。完了,要红包,过年了,也要红包,哈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