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大结局

小说:冰火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爱哟更新时间:2019-03-19 07:18字数:277094

比尔禁不住唯依的试探,三两下就把所有都告诉了唯依,但没有把乔御焰的拜托说出来。唯依一听比尔的诉说,提心得不得了,更听说他在医院里都没有人照顾,当下就让爸爸妈妈照看医院的妮可,自己整理一翻,买了去往英国的机票。

而她并没有提前告诉乔御焰,怕他不让自己来,既然他都不愿意告诉自己中枪的事情,想必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可是她怎么能明知他有危险,却不顾他的一切呢?如果她真的将他一个人丢在英国不管不问,那她才是没有心肝了呢!

久违了的英国机场,久违了的英国的天空。

当初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她完全没想过自己不会回到这里。更没有想过到了G市,自己便想起了以前的一切,自己的家人还有爱人。

走出安全出口,便看到一男一女的两个人举着‘唯依’两个字的牌子站在那里,那两个人是西方面孔,看上去像是一班族,出于疑惑,唯依向他们走去。

“请问,你们是来接‘唯依’的是吗?”唯依指指男人手上的牌子问。

她来这里并没有通知乔大哥,知道她会来的只有比尔而已。难道是比尔派人来接她的?

“是的,您是唯依小姐吗?”女人亲切的问。

“我是唯依,请问是谁要你们来接我的?”

“是乔先生派我们来的,唯小姐,请吧!”女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并侧身走在她身边,而那个男人则弯下腰提起唯依的小袋行李。

“乔大哥?”唯依停住了动作,乔大哥怎么会知道她来英国呢?这会不会太奇怪了?比尔告诉他的吗?

既然乔大哥中了枪伤,那就意味着在英国有人想对他不利,这也是乔大哥不肯告诉自己的真原因。她不笨,如果是乔大哥派人来接的话,就算她手机关机,在下了飞机开手机之后应该会收到乔大哥的短信,可是没有短信,所以这两个人有可能不是乔大哥派来的。如果自己被别的人抓了,那乔大哥也会有危险的。

“不好意思两位,我想上个卫生间,请问怎么走?”

只见那两人对视了一眼,那表情显然有不耐烦和不愿意,但是那个女人还是说要带她去了。

进了卫生间,唯依进了其中一个隔间,那个女人则进了旁边那一间。

“哎呀,真该死,竟然没有卫生纸了,小姐,你在那边解决了吗?如果可以的话麻烦帮我买包纸巾好吗?”刚进卫生间不久,唯依那间就传来了声音。

虽然不愿意,但是那位跟进去的小姐还是出去给她拿纸巾了。

趁着这个空档,唯依拨通了乔御焰的电话!

“喂,乔大哥!”唯依的声音有些急,有些颤。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害怕是再所难免的。

“依依,你怎么了,声音这么急?”

“乔大哥,我现在在英国机场,是你派人来接我的吗?”

“你在机场?还有人去接你?”这下轮到乔御焰的声音更急了。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很有可能是‘白先生’让人去接的,他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过他的这一手。

“是的,他们说是你派来接我的。”一说到这里,唯依也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就在这时,出买纸巾的小姐回来了,听到她在讲电话,便怦怦的敲着唯依的门,“唯依小姐,你在讲电话吗?你的纸巾来了,麻烦开开门!”

这么大声的敲门声,电话那一头的乔御焰自然也听到了,“听着依依,千万不要开门,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我在这,乔大哥,你快来,我怕!”

“别怕,你千万不要开门,我很快就到!”乔御焰安慰着。可是连他自己的声音都出卖了自己,他比她更害怕。

急急的挂了电话,乔御焰顾不得自己有伤在身,拿了外套便跑了出去。

卫生间外依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和那位小姐的叫唤声,可是唯依却只能假装听不到,终于,那位小姐走了,唯依爬到隔顶上偷看外面的情况。

见人真的走了,于是急急开了门冲了出去。

可是就在跑到门外的时候,那个女人又带着她的同伴出现了。而且两人的神情都带着愤怒。

一看到两人,唯依下意识的就是往反方向跑,后面的那两人也急急的追了下来。

可惜,没有锻炼过的唯依哪里是那个高大英国男人的对手,没跑几步就被追到了。无论她怎么挣扎也脱不了身。

乔御焰赶到的时候,机场哪里还有唯依的身影。

唯依被人蒙着眼睛带上了车,来到一座别墅才松开了眼睛的手臂。

这里是一座别墅,但是一路上她都被人蒙住了眼睛,所以具体是哪个位置的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她被安排住进了豪华的房间,却始终见不到别墅的主人。其实她也很想知道乔大哥的对头是谁,不管是什么样的恩怨对方都不应该起杀人的念头啊。

在别墅里,唯依受到了他们的礼遇。可是一连三天她也没有见到主人,也没有机会打电话求救。她可以随意的在别墅里走动,却不能出去外面,而且身边总是跟着两个人,哪怕是她晚上睡觉的时候,房门外也还是守着两个人。

终于到第三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白泽宇!

“泽宇哥?你怎么在这里?”当白泽宇出现的那一刻,唯依愣住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反应。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泽宇哥会出现在这里。

而他的出现意味着,他和乔大哥中枪的事情有关,这是她最不敢相信的。

“唯依……”白泽宇来到唯依身边坐下,“这两天过得还习惯吗?”

听下人说,她都没什么心情吃东西,一逮住机会就想着逃出别墅,也怪自己,没有早点表明身份,才会让她总想着逃跑。

唯依听出来了,白泽宇是以主人家的口气在问候,“泽宇哥,你是这里的主人?”眉头不禁的皱了起来。

她想过,也许泽宇哥只是在这里工作罢了,不曾想他就是这里的主人。

“怎么样,还喜欢这里吗?”白泽宇含笑的看着房间里的摆设,这里是他两年前就准备好的,可惜一直等不到它的主人,现在好了,依依在他身边了。而他也有能力保护好她,很快,他们的幸福即将展开。

唯依视线随着他移动,心里依然不大敢相信。泽宇哥竟然承认了,那意思是,他是乔大哥受枪伤的主使者……

“泽宇哥,乔大哥中枪伤,是你做的对吗?”唯依跟到他身后质问。

白泽宇听到这样的质问,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隐忍着燥怒,“你都知道了?”是啊,她应该知道些什么才对,是他故意向她透露的,可是他没想到她会联想到是自己动手的。

这么快就猜到是自己动手的,一定是苏丹娜背后又搞了点什么。

他不想唯依对自己有不好的印象,所以这类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让她知道的,可是没想到苏丹娜竟然在背后给了自己一刀,当初他真不应该放她出来。

“真的是你做的!”这句话是用肯定的语气说的。

“我这么做,难道你不高兴吗?再过不久,你就可以摆脱他了!我们就可以重新在一起了不是吗?”

“泽宇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他是我的丈夫啊!”突然,唯依对着他愤怒的大吼。

这样激动而愤怒的唯依是白泽宇第一次见到,不禁愣了片刻,眼神里有着不明的情绪,“你……爱上他了?”许久,从他嘴里说出了这么一句,上次在国内见面的时候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了,只是他不想承认而已。

为了重新得到她,自己这四年来变成了恶魔,她怎么可以转身走向别的男人?那他算什么?

“他是我的丈夫,难道我不应该爱他吗?”

“那我算什么?”这一次,轮到白泽宇怒吼了,他抓着她的双肩,不住的摇晃着质问,“当初在一起的应该是我们两个,是他强抢了你,逼着我离开的,现在我回来了,我有能力保护你了,你却跟我说你爱上了他?”

“泽宇哥,我们的事情已经是过去的了,我说过你值得更好的女孩爱你!”记得在离别的那一天,也就是她结婚的那一天,她要他放弃自己,找一个更好的女孩来爱的。

“我谁都不要,我只要你!”白泽宇偏激了,一个推搡,唯依被摔倒在背后的大床上,而白泽宇也跟着压了上去。

“唯依,你是我的!”

“泽宇哥,求你不要这样……”

泽宇哥怎么可以这样,她一直那样相信着他……他可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啊……

就在这时,房门之外传来吵嚷声,一路向这里逼近。

外面的吵嚷成功阻止了白泽宇。

“谁在外面吵嚷,不想活了吗?”

“不好了,白先生,外面有一批身份不明的人闯了进来,对方来的人太多,身上带着重武器……”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回话,引得白泽宇从唯依身上翻了下来。

“什么人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白泽宇应声打开了房门,只见此时一大批人涌进了房间。白泽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支枪已经坻在了自己的头上。

顺着枪往前看,握枪的男人竟然是丹尼斯,那个他怎么查也查不出背景的男人。

接着,从门的另一边冲出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直直的撞开了他,往房间里冲去,当看到坐在床上不住的哭泣着的唯依,心肝都要破碎了。

“依依……”

唯依抽泣着,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身来,已经落入一个男人的怀抱,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还怀抱,令她无比的安心,“乔大哥……55555……”

“没事了,别哭……没事了……”沉稳的男声在唯依耳边传来,安抚了她受惊的情绪。

可是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紧紧的抱着他的依依,拍抚着她后背的手掌不也在轻轻的颤抖着嘛?如果他再晚到一步,那不是……他真不敢想像……

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都害怕着,不知道谁的害怕更多一点?

许久,乔御焰才松开了她,脱下身上的外套套在她娇小的身上。

而那一边,丹尼斯控制住了白泽宇,白泽宇只能怒气匆匆的看着乔御焰和唯依拥抱在一起。那亲密的感觉,是唯依不曾和自己拥有过的。

也正在这时,房门外又有人进来,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看上去也就才五六十岁的年纪,可是精神状态不太好,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了进来。

“你竟然没死?”白泽宇看到轮椅男人一脸不可置信,“你们设计我!”

“怎么,让你失望了?”老男人看着白泽宇,面无表情。他本应该恨他的,白泽宇就是一个白眼狼,他真后悔当初自己怎么会选择了他当自己的继承人。

“丹尼斯先生,这个人可以交给我处置吗?”轮椅上的老男人开口对丹尼斯说道。

而他,赫然就是那个在英国有着一定重要位置的特里先生,只是现在的他风光不再,现在仅仅是一个残烛老人罢了。

“这个……”丹尼斯看向乔御焰的方向,有询问的意味。

乔御焰牵着唯依的手向这边走来,而身后的唯依看到白泽宇,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有些恐惧,也有不舍。

乔御焰看了一眼白泽宇,竟然觉得他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为了唯依做错了许多事情,可是自己从来没想过杀人灭口,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心肠不知道比自己狠毒多少倍……连自己的恩人都不放过,如果依依真的跟了这种男人,以后不知道要受怎样的苦了。

其实现在胜负已分,不用自己动手,自然也有人收拾他。特里先生,还有比尔。这四年来白泽宇所做的每一庄缺德事情都已被丹尼斯拿到了证据,只等比尔出手了。在黑白两道的夹攻下,他不信白泽宇还有能力逃得掉,英国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不用他出手,已经有人收拾他了。

“乔御焰,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总有一天,我还是会要了你的命的。”白泽宇怒瞪着乔御焰,他一切都安排得天依无缝,没想到还是栽在了他手里。他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今天除不掉他,那乔御焰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依依现在爱的人是我,就算没有了我这个人,你觉得她还会回去你身边吗?”

不错,其实这一切都是乔御焰设计的,特里先生的主治医生是乔御焰的人,当白泽宇有杀特里先生念头的时候,乔御焰这里也收到了消息,虽然自己没有必要救这个特里先生,但怎么说两人还是有些许交情的,而且如果用特里先生来对付白泽宇,自己就可以置身事外了。

看见白泽宇低头不语,乔御焰又接着道,“你根本不是真正的爱依依,你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你只是恨我抢走了你的东西,这一切都与依依无关,是你天生的好胜心作祟罢了!”

“不,我是爱她的!”白泽宇突然抓住了乔御焰的衣襟,却又被身后的两个男人扯了回来按在地上。

“放开我……”

“这是你应得的报应!”乔御焰整理了一下衣服,重新拉起了唯依的手,向门外走去。

这里自然是留给特里先生来处理,特里先生可不像他这么仁慈……

刚走出门口,唯依却止住了脚步,乔御焰知道她想什么,“依依,白泽宇想杀我!”依依太善良,如果不用自己的生命摆在她眼前,只怕她定会要他放过白泽宇。

“就算我肯放过他,特里先生也不会放过他的!他曾经想要谋害一直提拔他的特里先生,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为他求情。”

唯依只是回头,看了房间一眼,转身回着乔御焰走了。

她甚至没有看到白泽宇的身影。也许她是真的太狠心了,泽宇哥是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啊,明知道他有危险自己却是转身离开……

她这样做,真的对吗?

两天后,从丹尼斯那里听说了泽宇哥的事情,也许会被判终身监禁。至于那天他们离开后特里先生做了些什么,丹尼斯始终没有对自己说,而她也是很鸵鸟的不敢去问。

第三天,他们回到了G市。

唯依回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医院看妮可,可是护士却说妮可早在昨天就出院了,至于去了哪里她们自然是不知道的。

乔御焰陪着唯依四处找着妮可,乔家父母没见过妮可,因为他们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去过医院。

唯依的爸爸妈妈也说奇怪,昨天明明他们还在医院里陪着妮可的啊,后来苏丹娜去了,说是帮他们照顾一个晚上,所以他们才会回家了的。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唯依回来了却说在医院没有见到妮可。发了疯似的寻找着。

唯家父母也着急了。

可是能找的地方他们都找过了,也联系不上苏丹娜。于是只好报了警。

乔御焰也出动了自己的力量去寻找,可是两天过去了,依然没有妮可的消息,唯依都哭得绝望了……

“依依,别担心,她会没事的!”帝王小区,乔御焰的公寓里,乔御焰看着失了视的唯依,不禁更加担心了。

可是唯依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乔御焰起身去开门,竟然是自己的父母。

“爸妈!”乔御焰侧身上父母进来。

乔妈妈进来看到唯依一脸失神的样子,连他们来也都不知道,不禁有些许担心。虽然妮可不是他们乔家的骨肉,可是唯依怎么说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做母亲的心情她明白。

乔妈妈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她也是为了儿子啊!如果这孩子真丢了,那就再生一个就行了嘛,毕竟如果妮可留下来,定会成为儿子心头的一个疙瘩,放在身边只怕两个大人都会尴尬吧。她觉得这反到是件好事儿。

“唯依啊!”乔妈妈叫道。

唯依悠悠的转过身才发现家里来了人,“爸,妈,你们来了!”唯依有些虚弱的起身。

“身体不舒服就坐着吧!”乔家父母也坐了下来,和儿子夫妻两面前而坐。

“妮可还没找到?”

“嗯,还没呢,警方正在努力的寻找,我也加派人手出去找了。但是目前还没有消息。”乔御焰回答。

看到儿子这么积极的找人,乔妈妈其实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又不是自己的孩子,那是他媳妇跟别的男人生的女儿啊,他怎么跟自己孩子似的疼?真是太傻了。

“这孩子……到底是不是我们乔家的还不知道呢,我觉得……”乔妈妈正要说什么,却被乔御焰打断了。

“妈,虽然这孩子不是我们乔家的,但是既然来到了乔家,我跟依依都有义务疼她。”

“你这孩子……”

“妮可也不是依依的女儿,妈,你是不是担心的是这个?”乔御焰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又看了唯依一眼,最后伸手将一脸错愕的唯依抱入怀中,看她错愕的表情,她也不知道妮可的身世吧。

“你说什么?妮可不是我的女儿?怎么可能?”

“是的,妮可确实不是你的女儿。这是比尔亲口告诉我的!我们的女儿早在出生的时候就死去了,可是当时的你对生活非常的消沉,又失去了记忆,如果不是发现怀上了宝宝,你一定对生活不抱任何希望,所以他怕你想不开,于是找来了刚出生便被父母抛弃的妮可,她便成了你的女儿,一直到现在。依依,你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加倍的疼你,不让你和妮可受到伤害的。”

说着,乔御焰更回抱紧了唯依,生怕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你是说,我们的女儿在三年半前就死了?妮可不是我们的女儿?”

“依依,别难过,也不要嫌弃妮可,她陪了你四年,始终都是我们的孩子。”

“不,不,我怎么会嫌弃妮可呢,不论她是不是我们真正的女儿,她都是我最疼爱的妮可,乔大哥,一定要找到她,我不能没有妮可!”唯依回抱着乔御焰,两人的心,比什么时候都要靠近彼此。

乔妈妈这下也可以释怀了,其实她也觉得妮可很可爱,她一直介怀的是妮可是唯依和别的男人生的女儿,这对儿子来说是天大的耻辱,现在既然是个误会,她当然也不会再揪着这事儿不放,以后都还是一家人,她也想好好跟唯依相处啊。

就在这时,唯依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唯家妈妈打来的,说是找到了苏丹娜。

四人急急忙赶回到了唯家,可是唯家父母却不在家里,再通了电话才知道原来在苏丹娜的家里。

苏丹娜出狱之后一直都是住在父母家里,也就是和唯依同一个小区,不同的单元而已。

原来,苏丹娜早就给妮可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带回了家里,藏在房间里,而且一藏就是好几天,连她的父母都没有发现,直到早上她出去上了班,而苏家母亲进房间里给她收拾房间才发现床上的孩子。

苏家母亲当然也见过这个小女孩,以前住在这里的时候妮可经常到楼下去玩,苏母也知道她就是唯依的孩子,于是通知了唯妈妈……

赶到苏家的时候只见屋里面站着不少人,爸爸妈妈,小区的几个邻居还有三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当然还有苏丹娜和她的父母。

一屋子都站满了人。

屋里的情形更是让人心惊胆颤,只见此时的苏丹娜已经尽乎于疯狂的状态,她抱着妮可,见到唯依一行人的到来,急忙躲进了房间里。

唯依清楚的看到妮可竟然是昏迷的状态,无力的爬在苏丹娜的怀里。

“妮可……妮可……”唯依情绪不稳的冲了进去,可是却被苏丹娜挡在了房门之外,她使劲的敲着门,要苏丹娜开门。

“你们都给我滚,妮可是我的孩子,她是我和乔御焰的孩子,你们谁也别想抢!”房间里传来叫骂声,苏丹娜当真是变成了一个彻底的疯子了。

没错,其实苏丹娜进入狱后的那几个月就疯了,只是她的疯是被医学界视为精神分裂症,时轻时重。她常常幻想着别人会害她,或者是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而当她见到妮可的第一眼的时候,她便在想妮可如果是她的孩子就好了,而这样的念头慢慢的占据了她的脑海,久而久之,在她的潜意识里妮可就是她和乔御焰所生的孩子了。

“她已经不能正常对话了,我们需要让她情绪稳定下来。以免伤到了孩子。”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说道,他是一名心理医生,被派来给苏丹娜做心理疏通的。

“让我来吧!”乔御焰走到了心理医生面前,并且给唯依一个鼓励的眼神。让她放心等待。

“你是?”

“我是孩子的父亲,而苏丹娜以为孩子是她和我生的,我来劝她再合适不过。”

“嗯,那就试试吧,千万不要激怒她,尽量顺着她的意思,将她诱出来。”心理医生看了一眼乔御焰说道。

“好的!”

乔御焰来到房门前,而唯依也退到了一旁,他轻轻的敲响了门,“丹娜,是我!乔御焰!”

里面没有了声音,“开开门好吗?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乔御焰用极温和的语气说道。

“你胡说,这不是你的孩子,她是我和杰森的孩子……”对方停了下来,“杰森那个混蛋……”又是骂了两三句。

“对不起,对不起,御焰,我对不起你,我竟然和杰森有了孩子,可是他却不让我把孩子生下来……”说这话的时候苏丹娜似乎是清醒的。

“不对,不对,妮可是我一个人的孩子,呵呵……呵呵……”房间里面又传来一阵怪笑,屋外的人都起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

尤其是唯依,她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上。

“你出来,我们谈谈好吗?”

“不,我不出去,唯依在外面,她会抢走我的孩子的!”

“她已经走了,你出来让我看看妮可长什么样子好吗?”乔御焰看了唯依一眼,用极温柔的声音诱哄道。

“她真的走了?”

“当然,她走了!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不,剩下我们一家三口!”

终于,房门打开了一个小缝,苏丹娜透过小缝看向外面,确定只看到了乔御焰一个人之后才把门打开。

可就在这时,守在房门两边的警察冲了进去,唯依和乔御焰也冲了进去……

一年后,乔家帝王小区公寓。

乔御焰下了班,顺路去接了女儿妮可放学回家,回到家里只见妮可正睡在客厅里,身上只披了一条薄薄的毯子。

乔御焰牵着女儿,用手指在嘴过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看着睡熟的依依,乔御焰让妮可到房间里再拿条毯子过来,然后轻轻的盖在小女人的身上。

转身就见妮可将摇篮里一个正睡的憨的两个月的宝宝抱了起来,乔御焰吓得够呛,急忙跑过去将两个宝贝都抱在怀里。

结果因为动作太大,惊动到了正在酣睡的宝宝,顿时哇哇的哭声从怀里传来。

也惊醒了睡在一旁的小女人。

“你们父女两,又在干什么?把弟弟都弄哭了!”

“不是我妈咪,是爹地他想要抱弟弟才把他弄醒的。”妮可举起双手以示自己的清白,然后两步远离了乔御焰的范围,造成他‘犯罪’的现场。

乔御焰真是哭笑不得了,明明是妮可想逗弟弟,最后竟然又赖到了他的头上来了。

“亲爱的,你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呢?”乔御焰知道带小孩子有多辛苦,本来想请保姆的,可是唯依偏要自己带,说这样才能让孩子和母亲之间的感情更深厚。

“那我可要回房间里睡咯?”唯依恶意的笑看着他,他怀里的小宝贝还在放肆的哭闹着呢,他确定自己搞得定吗?

“妈咪,我们回去睡觉吧,爹地说他一个人可以带好弟弟,还要做饭给我们吃哟!”妮可鬼马的说道。

“真的吗?那我先带你去洗澡吧!”

“是的,妈咪!”

说着,两人真的离开了,留下乔御焰和刚刚满两个月大的哭闹着的宝贝,一脸哭笑不得。

不过他却觉得这一刻无比的幸福,因为依依在他身边,他终于有了一个温暖的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