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五子五女

小说:天下第一妖孽作者:红尘幻更新时间:2019-04-18 08:24字数:1388356

众人顿时哭丧着面容,连忙点头称是,不敢有半分违背之意,自从泷月帝姬大婚后,这天界彻底变了,变得让他们不能再无法无天。

就当众人磕头求饶恕时,苏墨缓缓向前走了两步,锐利的目光扫了众人一眼,低低道:“且慢磕头,把你们身上的好东西都交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骇然,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但没有放过他们,而且似乎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苏墨见众人表情迟疑,眸光一凛,冷冷地道:“私自谋取天家的财物矿物,其心可诛,你们藏着掖着,难道还想要接着下诏狱不成?”

闻言,他们表情惊惧,觉着浑身连动都不能动。

连忙在怀中摸了摸,每个人都拿出了一颗璀璨的圆滚滚的宝石。

苏墨目光一瞥,随意地瞧过了一块一块漂亮的宝石。

伸出手指一招,那宝石立刻飞起,飘飘然地落在了她的掌心中。

苏墨用指尖慢慢地捻了起来,对着月光,目光沉静地欣赏了片刻,真是色彩绚烂,宝石纯清,不由喃喃地赞叹道:“不错,确实是罕有之物,不过此地所有的矿产都应该属于天家,寻常的贵族与百姓都没有资格拿走这里的一丝一毫之物。”

看到苏墨拿走了宝石,众人的心痛如刀割,但也大气都不敢出。

没想到居然会被这个女人发现了,他们的心都碎了。

他们固然可以不做贵族,但是失去宝石,他们的心无比地痛苦。

他们当日看到此地出产矿石,后来经过了上千日的寻找,方才寻到了这些个最完美罕有的矿石,这些宝石与寻常的灵石不同,若是放在雪中月光下,则会反射出非常璀璨迷人的光芒,那色泽完美地令人几乎睁不开眼睛,当然也只有在月圆之夜才可以寻到踪迹,那些个宝石都是一整座山林中最大的珍藏,有价无市,极其罕见,而且还有趋吉避凶的好处,这种宝石也叫做月光石。

苏墨并不理会他们痛苦不堪的目光,这些宝石并不属于他们。

她忽然心中一动,觉着这些宝石可以留给孩子们,挂在脖子上倒也漂亮。

数了数一共有十块宝石,日后她也有会十个孩儿,且刚刚好。

于是,苏墨静静地立在雪地中,仿佛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道:“天界也是到处充满了贪婪,以后在这里还是安排一些神兽镇守,弄一些厉害的十阶猛兽,在方圆千里都可以自由的活动,若遇到不长眼的贵族,吃了便是,免得把此地的好东西都给丢了,这些东西还要留给陌哥的子嗣们呢!可以让整个天界的人都富裕。”

“你们可曾听到我的意思?”她忽然抬眸看向了暗处。

“嗯,是,属下听到了。”两个暗卫从林子里走出来。

“还有,记得在此地多设置一些禁制,还要布置阵法与机关。”

“是。”两个暗卫再次点头。

“这些师缨与姬白都可以做到,你们去寻他们,就说是我安排的。”

“是,属下这就去照办。”

“还有你们把这十颗月光宝石交给师缨,让他把孩子们的名字刻在上面。”苏墨悠悠然地说道。

“帝姬放心,我们一定做好。”

“记得,通告此地百姓,这里的林子有猛兽出没,不要进来,否则后果自负。”

“是。”两个暗卫接过了宝石,立刻身形隐藏入了林中。

众男子瑟瑟发抖,表情惊惧,他们发现方才出来的暗卫们居然隐匿术非常了得,而且实力也不凡,他们后知后觉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并不是真的一个人,毕竟这个女人就是泷月帝姬。

她的手下果然都是精兵强将,卧虎藏龙,而且这个女人也绝对不是心善手软之辈,居然把神兽安置在此地,显然就是给他们的家族带来威慑力,这个女人与七个男子契约后,果然将边远的地带都牢牢地控制在了手中。若是他们方才动手劫人,只怕根本就是在寻死。

“你们都可以走了。”此时苏墨转过眸子,鄙夷地瞧了一眼众人。

“是,是。”众男子颤颤巍巍地起身,虽然他们已被谢千夜剥夺了贵族的头衔,从此难以翻身,但至少他们还可以好好地活着,倘若与这个女人讨价还价当然不可能,他们只有默默忍受这个结局。这些男子甚至摸了摸脖颈,庆幸自己的项上人头还在。

“墨儿,先和我回去吧!”谢千夜轻叹一声。

“紫詹,我不过才出来一会儿而已,你居然就这么快寻来了。”苏墨唇边轻笑了一声。

“这些荒蛮的地方不是天都,所以还是有效意想不到的危险,我不放心。”谢千夜负手而立。

“紫詹真是多虑了,眼前这些不过都是些不知耻的贵族罢了,乌合之众。”苏墨鄙夷地看着众人离去的身影。

“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若娘子被人觊觎,为夫怎能不出手?怎能不担心?”谢千夜走上前来两步,伸手握住了苏墨的香肩。

“嗯,紫詹说的也有一些道理呢!”苏墨微微颔首,唇边一笑。

“还有,墨儿,今晚可是我侍寝,我可不想夜里过去,却发现娘子没有回来。”

“这个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紫詹?”苏墨回过眸子,唇边轻笑。

“嗯,我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何况他们都有了孩儿,整日里享受着天伦之乐,如今唯独我却没有,我又该如何是好?有的时候我真是很羡慕,非常羡慕他们,但是我不会让墨儿受苦,我们可以晚点生,只要你多陪陪我就好。”谢千夜长叹了一声。

“放心,迟早我都会给你生的。”苏墨口中虽然说着放心,但觉着自己生了那么多的儿女,就像猪一般生了一窝又一窝,心中未免有些郁闷。

“好。”谢千夜望着她的身影,眼中闪过了一抹柔情。

他相信这一定是自己曾经拥有她三年,让她错过了太多,所以上苍惩罚他一直没有孩子。

“对了,紫詹,你爹我好像大婚后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他呢。”苏墨忽然低柔地说道。

“我爹?别提他了。”谢千夜面容深沉。

“为何?”苏墨不解地问道。

“我爹这些日子根本不顾自己的身子,三日三夜都不睡。”谢千夜缓缓道。

“难道他日理万机?”

“不是,打麻将呢,这些日子输钱输的很厉害,而且牌品与脾气都不好,输了钱他会耍赖。”

“嗤,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

“我也没有想到,如果有了孙儿,大概心情就好了。”

“既如此,我们回去吧。”

“嗯,墨儿,春宵一刻值千金。”

“我要先沐浴,洗个热水澡。”

“好。”但见谢千夜立刻伸手握住了苏墨的玉手,两个人一同坐在了黑龙上,腾空而起。

谢千夜带着苏墨回到了空中宫殿内,一座羊脂玉铸造成的喷泉不断有水喷涌而出,但见几十根盘龙柱儿把整座浴室都支撑起来,陌哥送的这处宅子中有无数的浴室,其中谢千夜的浴室是最为华贵,堪称一代霸主所用,与皇家后宫的浴池完全可以媲美,但见温泉不断涌出,白雾氤氲,周围的气息暖洋洋的,浴室外面还铺着柔软的熊皮毯,白玉屏风上绘着当代名家的墨宝与丹青。

“墨儿,还要些什么?我给你拿来。”谢千夜站在屏风外面问道。

“不需要了。”苏墨伸手揉搓着发丝,用了一些精致的澡豆,“出了月子就想好好的洗个澡,只是其他的浴室都太小了,还是紫詹这里的浴室最大最舒服。”

“嗯,我知道,这个浴室是我刻意重新修整过的。”

“紫詹,我记得你就很喜欢水,周围的水塘格外的多。”

“嗯,我叫玉面小黑龙,曾经在水乡长大,当然我的儿子也要在水乡里出生,当然最好要在水里出生。”

“水里出生?你胡闹什么?”苏墨挽起发丝。

“没有胡闹,我先帮你揉揉身子骨。”谢千夜竟然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居然穿戴着衣物,来到浴池旁侧,也不怕弄湿了华贵的衣物,苏墨一时挑了挑眉。

感觉到苏墨怔怔地瞧着他,谢千夜又抬手轻轻的试了试水,缓缓道:“据说在水里分娩会舒服一些。”

“紫詹,其实我已经习惯了,疼是疼一些,但是生孩子难免会疼。”苏墨不以为然。

“你是我的夫人,我当然要关心你,而且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甘之如饴。”说着谢千夜伸手拿过毛巾,替她擦拭脊背。

他的手轻轻地捏了捏苏墨的肩膀,仿佛按摩一般,捏了捏,揉了揉,接着顺着她美丽的曲线轻轻按下,指尖缓缓地留在了苏墨那刚刚恢复了弹性又如同柳枝般纤细的迷人的腰肢上,男子充满了磁性的声音低低道:“果然是美人出浴最美,果然是有此佳人在水一方,风景这边独好!”

他凑近了几分,男儿微沉的气息吹拂在她的颈部,低低说了一句戏弄的话语,“墨儿,你的肚子里想不想要一个小紫詹?”他一语双关。

苏墨立刻又气又恼,“紫詹……你也学坏了。”

谢千夜的嘴角立刻翘了起来,“墨儿,我只对你坏。”

有道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谢千夜的手就顺着苏墨的纤腰悄悄地滑洛下来。

苏墨立刻黛眉竖起,微微叹息了一声,接着呼出一口冷气。

然而他的手法很温柔,居然挠到了她的腰肢,“娘子,觉着为夫伺候的如何?”

“哈,别,痒痒。”苏墨撇了撇嘴,郁闷地瞪他。

“墨儿,做完月子是该好好地洗一洗了,嗯,是不是感觉到还是这儿也很痒?”他又换了一处地方,在她腋下轻挠了一下。

苏墨回过眸子瞪他一眼,她感觉到了男子唇边那似笑非笑的戏谑。想到这段时间他一直对自己极好,甚至刻意与她距离很远,都是为了让她舒舒服服地怀胎生子,甚至从来不会轻易上前询问她何时生下一胎,只为让她的心情放松下来,这个男人果然是憋坏了,苏墨立刻回过身子,趴在他身上,故意把他的衣衫弄的湿漉漉的。

谢千夜又挠了挠她,低声道:“墨儿,你还真是调皮。”

苏墨忍不住笑道:“紫詹,别再动我了,真是很痒!”

说着苏墨的身子向下一缩,不由得扭了扭。

她真是没想到紫詹居然在人界发现了她的弱点后,便故技重施。

她本来身子纤细,但生过孩子却变得珠圆玉润,丰盈处更丰盈,苗条处更苗条,而且更是体形完美,委实让人把持不住。

谢千夜几乎觉着鼻血都快要留下来,他连忙伸手揉了揉鼻子,保持住自己风度翩翩的形象,低低道:“墨儿,其他的男人们都是有了孩子忘了孩儿娘,所以我们这种浴室里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非常难得,为夫可是第二次伺候墨儿沐浴,一次是人界大婚之日,这一次又是在天界,你要觉着受宠若惊才可以啊。”

苏墨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着受痒若惊。

“别挠了,好了,我不洗了。”苏墨拍了拍他那双作怪的手,猫儿般求饶。

“那个还是好好地洗一洗。”谢千夜没想到来到浴室居然洗出了火气。

心头之火难以控制地朝着丹田流窜,男子竟然直接迈开长腿进入到了浴池内,伸出手臂来紧紧地抱住了苏墨,而男子的唇吻在她的脖颈上,呼吸也变得顿时急促起来。老夫老妻之间的温存与爱恋绝非寻花问柳的人能懂得,苏墨感受到了他的异样,身子像是被烫到似的,面容也蓦然间变得绯红。

谢千夜心情悸动,搂了苏墨在她耳边细语低喃地道:“那个不如我们就在浴池里一试,说不定会有一个小白龙给生出来……”

“紫詹,你又在胡闹。”

“没有胡闹,是说真的。”

浴室内的夜明珠光泽极亮,真想纤毫毕露,不过这种滋味还真的不错,谢千夜咂了咂嘴,觉着意犹未尽,怀中的女子还真是个绝色的美人。欢愉过后,他抱着她回到了卧室,清晨怀抱中的佳人依然在安寝中,身披着薄薄的纱巾,仿佛一只慵懒美丽的猫儿,谢千夜低头望去,苏墨的睫毛长长的翘起,红唇惑人,恰是海棠春睡的妖娆之姿。

谢千夜垂下了头,伸手拉了拉她的被子,为她遮盖好身上露出的雪白肌肤。

他接着轻轻地吻了吻苏墨的青丝,又吻过她的额头。

“墨儿,我爱你。”谢千夜低语。

“紫詹,我也爱你。”慵懒的苏墨微微地睁开了一只眼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恰是满面的惬意之色。

一年后,苏墨果不其然地生下了一个小紫詹。

父亲谢千夜的图腾乃是小黑龙,儿子出生后却是小白龙。

谢千夜为孩儿起了一个小名,谢十郎,大名谢玉京。

只是谢十郎的皮肤有些黑,与谢千夜的天然白皙不同,却是属于健康的小麦色。

苏墨不禁戏谑地说道:“十郎,你的父亲乃是玉面小黑龙,你却是黑面小白龙。”

“黑面小白龙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是你生出来的就好。”谢千夜揽住了她的肩膀,目光里带着浅浅的笑意,“墨儿,真是辛苦你了。”

……

一道惊雷落下,天空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有人飞升了!有人飞升仙界了!

是的,从人界飞升到天界是罕见的事情。

很多人都是生前修行行善,死后投胎来到了天界。

但是活生生地从人界来到了天界的人,那可是罕见的人物。

当然这种人在天界也有,却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人物。

“无量那个天尊,贫道居然也当了一回天人,这里……这……这是什么地方?”一个穿戴整齐的猥琐老道士终于飞升到了天界,但是落入他眼中的不是繁华的天都,却是一处山坡,他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居然迷路了。

但见一片绿色草地上,两三头乳牛悠闲地啃食着青草。

老道士一看就知道这些草不是人界的,那是仙草,是价值不菲的仙草。

他连滚带爬地来到了草地上,连忙揪了一些草放到了乾坤袋里,他穷啊!

然而在而距牛不远的草场上,有两名七岁左右的“放牛”男童,居然兴致勃勃地比试剑术。

两名美男童,一个面容冰冷目秀,一个冷傲中带着妖娆,他们手中都有一柄价值不菲的木剑,老道士绝对识货,那木剑也是罕有的木材炼制成的,只见两个男童比试的是飞沙走石,发出噼噼啪啪的剑击声。

“姬枫,且看我一招天外飞来!”冰冷的美少年高高举剑从空中划过。

“闻人铎,我这一招是御剑术!”冷傲中带着妖娆的小男孩将剑竖起,那木剑旋转,变成了三把,绕着少年飞速地旋转,立刻挡在了对方的攻势。

“砰!”木剑砰在一起,接着弹开,老道士看的目瞪口呆。

“天涯剑法!”

“彼岸之剑!”

老道士看着那光芒四射,连忙退后了几步,这仙界真是了不得,就是两个娃娃都有这么厉害的实力啊!比起这两个娃娃,昆仑山的绝世剑修算什么啊?只是这两个孩子有些像几万年前的姬白与闻人奕,是的,真的很像。

“哎呀,老头子,你把我妹妹养的鸡踩伤了。”忽然一个六岁多的漂亮男孩子瞪着眼睛看着道长。

“鸡?我明明没有踩……”道长觉着自己委屈极了。

“你就是把我的鸡踩伤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抽噎着说话。

老道士看着这对儿漂亮的男孩女孩,总有些眼熟的感觉,当然两个孩子可爱极了,谁看到这样的孩子都觉着是个好孩子,若是欺负到了这样的孩子,上苍都不会容忍的,但是老道士觉着自己根本就没有踩到什么,他连忙从少年的手中拿起了这只鸡,发现这鸡根本不是什么踩伤了,而是死了,鸡脖子都能转几圈,死的不能再死了。

“无量那个天尊,不如这样,我重新给你们买一只鸡如何?”

“不可,这只鸡可不是寻常的鸡。”男孩笑眯眯地说道。

“一只鸡而已。”道长觉着天界真是不可思议。

“这是天鸡,懂吗?是下金蛋的。”

“是啊!金蛋还会孵小鸡,这可是鸡生蛋蛋生鸡,子子孙孙无穷尽。”

“无量那个天尊,这个……我真的没钱。”道长觉着自己很苦逼。

“师晏哥哥,师诗姐姐。”一对儿漂亮的姐妹花走了过来,大概是四岁的模样,长得一模一样。

“沉鱼,落雁,你们两个过来作甚?”师晏挑眉。

“既然鸡受伤了,咱们去找姬爹爹,求他把天鸡治好不就可以了?”沉鱼偏着脑袋看着二人。

“这个不行。”师诗摇头。

“为何不行?”落雁不解地问道。

师晏立刻咳嗽了一声,把花沉鱼与花落雁带到了不远处,低低道:“两位妹妹,你们看这个道士,是不是有些奇怪?”

花沉鱼与花落雁点了点头,“嗯,是有点奇怪。”

师诗则笑道:“他一定是从人界飞升过来的。”

“嗯,那又怎么了?”沉鱼不解地问道。

“娘说了,飞升来的人都会做人界的膳食,很好吃,可惜我们调皮捣蛋惹恼了爹爹,爹爹这些日子不给我们做,所以让这个人做好了。”师晏立刻笑着回答。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如让他立下个卖身契好了。”花沉鱼也算计起来。

“好啊!好啊!”花落雁立刻拍手,两个女娃一旦牵扯到利益,都很精于算计。

“这位道长,既然看你破衣烂衫,那就留下来给我们当仆人好了。”花沉鱼上前说道。

“我……我……”

“如果不想当仆人,那就赔偿我们的损失,若是归还不上的,就打入大牢,别想出来。”花落雁妩媚的笑了笑。

“那个我可以暂时当仆人。”道长觉着自己为何一来到天界居然遇到了这些看似尊贵的孩子,当然他看到花沉鱼与花落雁后,也觉着有种熟悉的感觉,却不知道他们的大人究竟是谁。道长当然不是蠢人,觉着自己留在这里说不定也是一个转机。

他刚刚只消一眼,就看到两个姐妹花身上佩戴着月光石。

这对姐妹花的衣衫也是非常华贵的,根本就是罕见的料子。

“也好,就在这里签字画押,先当个三月,若是做的好,以后我们可以给你发银子。”师晏像小大人一样说着。

“好。”道长点头哈腰。

“我看看。”花落雁把契约拿过来看了一遍,四岁多的她识得的字不够多。

“原来你叫明镜道长。”师诗巧笑嫣然的抿唇一笑。

“是的,老朽叫明镜道长。”

“好了,这鸡既然已经死了,不如道长把这只鸡做成叫化鸡,缨爹爹做的叫化鸡可好吃了。”虞宏纵身从另一侧树枝上面跳了下来,他手中拿着纸笔,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写到了书中,他如今已经快要九岁,文采一流,就是天界第一才子,第一状元郎也没有他的文采好。

道长连忙道:“叫化鸡虽然可以,但是爆炒了也很好,你们到底想要吃叫化鸡,还是爆炒鸡?”

姬枫走过来道:“我喜欢叫化鸡。”

闻人铎上前道:“我喜欢爆炒的鸡肉。”

闻人芷优雅地向前两步,“听说红烧的也不错。”

沉鱼道:“但是我想吃宫保鸡丁。”

落雁道:“我却想吃烤鸡翅。”

虞宏立刻笑道:“好了,别争了,就一鸡五吃吧。”

明镜道长挠头道:“可是你们这么多人……”

师晏笑道:“没关系,这到处都是鸡,你随便猎取几只来,然后做熟即可。”

明镜道长不满道:“既然这么多鸡,也就是不值钱了,为何还要我赔偿?”

师诗微笑道:“因为我们的身份很尊贵,我们吃起来当然不值钱,但是你赔偿起来就很值钱,至少这一只鸡要比你值钱。”

明镜道长泪流满面,这些天界的孩子真是太过分了。

只见明镜道长追着鸡到处跑了一圈之后,方才抓到了几只,接着褪毛,开膛破肚,最后辛辛苦苦地做了五种鸡肉给众孩童们送去了。

孩子们围着膳食品尝了一番,却是挑剔了很久,觉着根本没有缨爹爹的手艺好。

明镜道长很挫败,觉着自己贸然来到天界真是一个错误。

这时候明镜道长目光一转,忽然看到了一个长相如小天使般的可爱女童,三岁的模样。

在他心碎的时候蓦然看到这样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又是浑身充满了阳光,不知道是哪个贵族人家的,身上穿戴的都是值钱的,明镜道长心醉了,只是觉着这个女童有些像是某个人,虽然想不起来她像哪个人,但是这女孩子一定是个天使。

然而下一刻明镜道长便不这么觉着,只见小女孩绕着一个石头走了一圈儿,大约觉着石头碍事,立刻伸出手来,咔一声,把旁侧三人高的石头劈成两半。

他眼角抽了抽,“小妮子,你这可是太吓人了。”

真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力量。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个妇人动听的声音,“宝宝们,都过了吃饭了。”

众孩儿们立刻站起了身子,个个都变成了乖宝的模样,“娘,我们来了。”

听到这个妇人的声音,明镜道长不禁泪流满面,他回过头来,看到那个妖娆绝代的少女,不,已经是少妇。

“苏墨。”明镜道长欣然叫道,“妖姬姑娘。”

“是你,明镜道长。”苏墨乍然遇到了熟人,也是不禁大吃一惊。

“是我,是我,没想到妖姬姑娘居然还记得贫道。”明镜道长热泪盈眶。

“哈哈,居然是老熟人啊!”虞染从另一侧走了出来,摇了摇扇儿。

“道长,既然来了,就留在这里好了。”闻人奕在一旁热情地说道。

“无量那个天尊,虞世子,闻人公子,居然是你们,贫道真是想死你们了。”

“还有我。”花惜容笑眯眯地走了出来,“明镜道长,好久不见了。”

明镜道长目光望去,看到了师缨,看到了姬白,看到了谢千夜,还看到了容夙,这些故人果然都来到了天界,他真是太幸运了,飞升到了天界后就遇到了这些人,是的,他很幸运。

众人带着明镜道长一起去了宫殿的宴席中,得知这些孩子欺负了道长,苏墨破天荒地责备了众人,一群孩子连忙吐了吐舌头,没想到这个猥琐的老道居然是爹爹与妈妈的熟人,他们真是欺负错人了。

明镜道长看着一众孩童,心中轻叹,果然个个都是人中龙凤,非池中之物。

只有苏墨与众契约者们,才有如此福气,能生养出这些古灵精怪的孩子们。

苏墨问起了道长在人界的过往,明镜道长恰是一个一言难尽,泪水涟涟。

当年赛妖姬投奔了他,但是那个女人不久就夭折了,留下道长一个人苦苦修行,终于也达到了更高的境界。

道长这一日喝了很多酒,他的心情欢喜之极,也感慨万千。

人生就是如此奇怪,就是如此难行。

苏墨把明镜道长留了下来,既然他来到了天界,当然不会对这个朋友不闻不问,当然,明镜道长知道了苏墨真正的身份后,也是大吃一惊,半晌没有回过神来,泷月帝姬!原来她是一个帝姬啊!

尾声。

三个月后,虞染为明镜道长寻到了一个妇人,好好地伺候了明镜道长一番,成为了他的妾侍。

半年后,明镜道长成婚了。

苏墨与众契约者们参加了明镜道长的婚礼。

陌哥与双双的孩子也已经快要十岁了,与一众表弟表妹们的关系也极好。

天都内,有了这些孩子们,真是热闹了许多。

苏墨看了看周围的契约者们,她唇边带着淡淡的微笑。

从此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真的么?

人生难免磕磕绊绊,夫妻之间也当然会有一些拌嘴的事情,总之她的人生与很多妇人一样,是一个结束,也是另外一个开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