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开局(四)

小说:望族贵女作者:穆玖歌更新时间:2019-04-18 08:32字数:292684

穆致远闻此有些无奈和心疼,他是知道自己夫人的性子,要不是她已经知道了什么,说话也不会是这口气的!

“夫人...”穆致远有些犹豫,完了还看向身边的穆晴,希望她能劝着几句。

可穆晴这回却是没听他的,“父亲,既然事情都到这里了,你也别再瞒着母亲了,不然指不定下次母亲不防着的话,她还要起什么歹毒的心思对付母亲呢!何况是母亲失了怀胎这么久的弟弟,她也有权利知道真相的。”

穆致远看着穆晴,见她又认真的点了两下头,目光复又落在自己的妻子身上,终是有些不忍的闭了下眼,道:“好吧!”

穆致远缓了缓心神便在王氏王氏旁边坐了下来,接着吩咐道:“把沈嬷嬷给我拖进来!”

穆致远话落,立马门口就进来了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随意抓起沈嬷嬷的脚,三两下便把她给拖了进去放在了穆致远和林氏的面前。

沈嬷嬷被拖在地上走,一挣扎下倒是把堵在口里的汗巾给弄掉了,本是想喊冤的,可到了里面见着正座上满脸怒气的三人,立马便被吓的有些心虚了起来,“老,老爷...不知老奴犯...犯了何事...老爷要让人绑了老奴。”

穆致远冷笑一声,从衣袖里面掏出之前的纸包便丢了过去,“睁大你的狗眼给我看看,可还是认得这些东西!”

那纸包之前便已经被磨破了边角,现在再被穆致远这么大力的丢过去,立马便散了开来,那几个风干的药材也随着惯性打到沈嬷嬷的脸上,接着落在了她的面前。

沈嬷嬷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忙睁眼低下头往那地上看去。

起先她倒是还没认出来,毕竟这药材都是被风干了的,还卷曲着一坨,哪里还认的出来。

可沈嬷嬷做为一个掌勺的老人,自然也有些刻意不掉的毛病,她见那东西有些像做饭时用的食材,便鬼使神差的把那东西拿到鼻尖处闻了闻。可就只这么一下便让让她立马脸色惨白。跌坐到了地上。

怎么会,老爷怎么会找到了这个!

三人一看她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东西她定是知道的无疑了!穆致远怒然而起。过去一脚便踹在了沈嬷嬷胸口,愤然道:“说,是谁指使你的,要是今天不给我说个明白。我便打死你这个恶毒的老货!”

那沈嬷嬷看到穆致远的样子才知道怕了,她哪里见此这么凶的二老爷。一时间便有些醒过了神来。

不,她不能这么便把罪给认了的!

那沈嬷嬷回过神来也是个精的,立时便哭的三行鼻子两行泪的,翻身过来便跪在了穆致远的脚下。哭嚎道:“冤枉啊老爷,老奴在厨房呆了这么多年,这东西老奴肯定是认识的。可这和老奴认识也没什么关系啊,老爷说的有人指使。却是冤枉了老奴啊!求老爷明察啊!老奴是老夫人送来的,段是不会做出有害二老爷一家之事的!”

沈嬷嬷嚎的起劲,跪在地上直呼着冤枉,穆致远气的青筋暴跳,穆晴也是紧攥着拳头,可唯独王氏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委屈流泪,安静的就像看客一般。

穆致远见此怒火更盛,他没想到证据都摆在眼前了,这沈嬷嬷还嘴硬,不但如此,还把自己的母亲绕了进来,这是说要是怀疑了她便是疑心自己的母亲了,实为不孝!

穆致远抖着手,当下便冷笑道:“还真以为我不敢治你是不是?以为你不开口我便拿不没办法了?我今天能把这药给找了出来,便是不怕你不会开这个口!我可是记得你家里两个儿媳妇都怀孕了,你这条贱命我便先留着,你儿媳妇肚子里那两个孙子,就让他们以同样的方式去陪我儿子吧,我便是让他们记住,这孽是怎么会落到他们身上的,都是因为你这恶毒的刁奴!”

沈嬷嬷闻此一惊,脸色刷的一下便白了,她就两个儿子好不容易才积了点家产,现在还成婚有孩子了,要是二老爷这么做了,她那两个儿子...

沈嬷嬷立马悲从中来,手忙脚乱的爬跪到穆致远近前使劲叩头道:“老爷你行行好,你不

能这么做啊,这不管老奴儿孙的事,求老爷放过她们吧,老奴招,老奴什么都招了,只求你放过老奴的家人吧!”

“哼!歹毒的东西,还不快给我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沈嬷嬷瘫坐在地上,“是...是孙嬷嬷指使奴婢这么做的!让老奴把这药放在夫人的吃食里,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不能让夫人把小少爷生下来,说是,是老夫人一直便偏心二房,要是...要是夫人再生下了小少爷,那穆府便再没大房的容身之地了!”

沈嬷嬷这后半段话也是她猜测的,毕竟这些事肯定不是孙嬷嬷会给她说的。

穆致远疑惑,“哪个孙嬷嬷?”

“可是碧春园的那位孙嬷嬷?”久没开口的穆晴倒是开口问了一句。

穆致远转头过去看了穆晴一眼,目光又落到王氏身上,见她还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表情也没因为穆晴这话起丝毫波澜,暗自叹了口气才又转向沈嬷嬷:“是不是她!”

沈嬷嬷不敢抬头,闻言瑟缩了下身子,狠点了两下头便不敢再有言语。

“混账!”穆致远一掌拍在了红木桌上,如今扯出了孙嬷嬷,还有什么不明了的,这么多年敬重的大哥大嫂,没想到却是背后起那歹毒心思谋害自己子嗣的凶手!

“好个手足情深,好个敬重有加啊!”

穆致远只觉喉咙一甜便踉跄着两步退坐到了座椅上,接着便见嘴角有血溢了出来。

“父亲!”穆晴惊呼一声,忙快步过去扶着穆致远,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父亲。你不要吓唬女儿啊!”

好久没动的王氏,倒也转了头,把手伸过去拍着穆致远的背,可却也没有开口说话。

“夫人,我...我对不起你!”穆致远抓着王氏的手愧疚道。

王氏勾了勾嘴角,轻轻的摇了两下头,“这不是老爷的错!”说完倒是把目光转到了沈嬷嬷身上。良久才开口道:“嬷嬷是母亲送过来的人吧。怎么会听碧春园一个嬷嬷的话来毒害我儿?”

王氏的话说的轻柔,甚至还有些软软的听不多真切,可就只那么几个清晰的字却听的沈嬷嬷遍体生寒。嘴唇更是抖的厉害,看着那般淡然的王氏不自觉的便往后边缩了缩,“是,是......”

嬷嬷不必说了。还是我来说吧,王氏低低的叹了口气。“你本便是大嫂派过来的人吧!或者是还在墨莲院的时候,你便已经是大嫂的眼线了,只是后来阴差阳错的被母亲派到了这落幽院来?”

那沈嬷嬷闻此一脸震惊,“夫人...您...您...”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夫人。她是怎么知道的!

穆致远见沈嬷嬷那表情更是气的不轻,这么些年,自己真是...真是愚蠢的可笑!

“去。把人先给我绑了关起来,再多派几个人好生看管着。先莫声张此事!”穆致远吩咐旁边的福泉,接着对门口一灰衣老仆道:“明伯,你去城外庄子上给大哥带个信,就说家里出事了,让他赶快回府!”

“是,老爷!”两人回完话便脚步匆匆的出去了,剩下两个婆子也过去拖着沈嬷嬷便出了里屋。

屋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穆致远转向王氏,想着开口解释道:“夫人……”

“老爷不用多说,你的顾及妾身知道!老夫人身子不好,现在便不要拿这些事去烦她了。”王氏安慰的笑了笑,接着扶着穆晴起身,“妾身有些累了,便先不陪老爷了,老爷刚刚怒急伤了身子,妾身一会让萧姨娘带了府医过来给老爷看看吧。”

“好,那夫人先下去休息吧,一会过去看母亲的时候我再来叫你!”穆致远温言道,看着王氏没有怪自己倒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嘱咐穆晴道:“晴儿,好好照顾你娘!”

穆晴点点头,接着便扶着王氏出去了,穆致远在后面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一下子便沉重复杂了很多。

时间眨眼便过,没多大会功夫便到了掌灯的时候,柳芸坐在碧春园的主屋里,看着手中送来的城外庄子上的消息,脸上泛起冰冷的笑意,“他们倒是乐的自在!”

严嬷嬷哪里听不出柳芸话里的妒火,老爷带着水姨娘出去庄子上小住,日子过的简直像是蜜里调油一般,甚是得意!夫人每天看着这些传回的信,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

“夫人放宽心吧!那水姨娘成不了气候,老爷也是图个新鲜罢了,哪会这般长久下去,再说这次老爷带着水姨娘出去也是老夫人暗地里的安排,应该这不是老爷的本意才是。”严嬷嬷斟酌着开口安慰道。

“你也不用安慰我,老爷是怎么样的人我心里明白着!当年的雪姨娘,如今的水姨娘,他是铁了心要和我作对了。”柳芸把手上的信件放下淡漠道,随即起身走向书案那边,冷言道:“既然这么在意水姨娘,那就在外边多玩些时日吧,等他再回来,穆芷墨这边的事也能有个定数了。”

“夫人,您真要决定除去穆芷墨了?那老爷那里怕是……”严嬷嬷有些担忧的道。

“老爷这事倒不是我们应该操心的了,这次是他母亲算计动的手脚,我也是做了一个媳妇应尽的本分罢了,就算到时候老爷为了穆芷墨的事情动怒,也动不到我们身上来!穆芷墨如今遭了这么多人的记恨,总会有人想尽办法去把她除了的。”柳芸冷笑道,如今这局面她倒是不再怕穆致轩会拿她怎样了。

“那夫人现在要怎么做?穆芷墨如今被关在柴房里,最晚明日便要有个结果了,而且老夫人今日的计划确实太拙劣了些,要想以此拿捏了穆芷墨那丫头却是不行的!”

严嬷嬷本还为穆老夫人会想出什么好的招数来,没想到到头来一个毁清白的算计都没能成功,倒真是有些高看她了,难道是这些年顺风顺水的日子让穆氏越发的退步了不成?

柳芸阴恻恻的笑道:“要想毁了穆芷墨哪有那么难,不孝大于天,这么多人都看见她推了穆老夫人,难道我们还要包庇她不成?流言这东西,只要说的人多了,那便是真有其事了!再说,就算这事最后会出了什么纰漏,也没我们什么事,左右是老夫人和穆芷墨之间的斗争,我们只要适时在旁边加点柴火便好了,火又烧不到我们身上来,这样一举数得的事,我怎么会放过!”

“既然这样,那今夜柴房那边,要不要奴才再派两个人去守着点?”

“没事,她们几个都关起来了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今夜怕是有场大雪了,这么冷的天也别来回的派人费事了。眼看马上都要过年了,穆府也正是用人的时候,把人派往别处也比去哪里强的多。”

严嬷嬷闻此也只好点点头,“那老奴晚些时候便下去吩咐她们一声!”随即倒是又想起了什么,想了两下才又开口道:“夫人,那会二老爷气冲冲的回府了,后来听说还在落幽院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还有...还有沈嬷嬷被二老爷抓起来了!”

“你说什么?”柳芸本还想着穆芷墨的事,一听这话立马便坐直了身子。

“夫人别急,老奴已经派人去打听了,只说是沈嬷嬷在厨房手脚不检点,背着主子吃府外采买的回扣被人抓了个正着,现在二老爷一家正在气头上呢!”

“吃回扣,真的是这事?还是沈嬷嬷的事已经被发现了?”柳芸有些怀疑的言道,怎么会这么凑巧,抓的居然是沈嬷嬷,且她之前也不知道沈嬷嬷在厨房有不干净的手段,这事柳芸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你还是再派人去打听看看吧,依二弟那性子,只是吃个采买的回扣,应该不会便为此发那么大的火才是!要是真是被穆致远发现了什么,那沈嬷嬷也是留不得了!”

“夫人放心,老奴马上便派人去打听看看,真要是那样的话,老奴便让她下去陪那秋沁了!”严嬷嬷双眼凌厉,语带冷意的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