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了

小说:魔女风华作者:水珞珞更新时间:2019-05-23 00:51字数:162552

“尽欢,你混蛋!”希亚被风华用绳子吊着,悬在水池上方。

水池里是尽欢,他正笑容满面的看着希亚。

风华和末轻箫二人坐在一旁,悠哉悠哉的吃着东西。

“我不是混蛋。”尽欢笑得眉眼弯弯,心情甚好的看着希亚。

“隐是不是你们的人?”那么多的火药,除了隐没有人可以埋藏。若非那**,风华和末轻箫也无法杀死我的同伴。

尽欢的脸上表情不变,“那个老头子,被我威胁,叛变了。”既然他们都不愿意再出现在风华的面前,我便不再提了。

“怎么,你也要把我炼成药,给那个男人服用吗?”希亚冷冷的看着尽欢,“凡是与这个女子有瓜葛的男子,你都要让他陪着她长生不死吗?”

“这要看风华的意思。”尽欢看向风华。

“我不吃。”末轻箫率先说了一句,“对于我来说,人鱼肉和人肉一样,我忍受不了。”

风华的嘴角掀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尽欢你带着希亚回海里去吧。”

“你要赶我走?”尽欢不悦道。

“是你自己要走的,而且,你的鱼尾无法再变成腿了,不是吗?”风华不再多说,一个轻功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末轻箫,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慢慢老去,很难受的。”尽欢不怀好意的看着末轻箫。

“我不想畸形的活着,那样活着太辛苦了。”末轻箫也看透了,穆岚懿就算活了这么多年,也始终在和风华的过去中痛苦着。

尽欢笑了,“好吧,我最后说一句,你要是想忘记,可以去找季眠渊。”

可惜,最后去找季眠渊希望封掉关于风华记忆的人,并不是末轻箫,而是召泠啼。

召泠啼也亏得和风华有那么点关系,才找到了季眠渊。他到的时候,季眠渊的门外正跪着一个人。

“外头的是海市蜃楼楼主吗?”召泠啼被季眠渊亲自接待,受宠若惊的询问道。

“是我那不肖徒儿。”季眠渊摸了摸胡须。

召泠啼试探道:“我听说他操控了鸿国的皇帝。”

“你不也操控了昌隆的皇帝吗?”

“这是因为我怕季祯昀对风华不利。”召泠啼直言不讳。

“这倒不会,那孩子只不过想复国而已。他一心想要见到昭衍女帝。”季眠渊摸着下巴,他们季家一直都是女帝身边的人,传承了这么多代,这个徒儿想要复国并不是什么异想天开的事情。只不过,女帝她从不想当女帝。若是不是为了方便给凤后找药,女帝恐怕一点都不会在乎帝位。

“可昭衍女帝已经亡故了吧。”

“不提这些了,再扯该远了。”

进门前,风华是横亘在召泠啼心中一座不可攀登的高峰,出门后,风华这个人便在召泠啼的记忆里销声匿迹了。

有的人选择了忘记,有的人选择了执着一辈子。井纳炎原以为风华与人鱼斗个两败俱伤,他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却不曾想事情的最后是煮熟的鸭子飞了,他再也找不到风华的踪迹。终其一生,花费了无数的财力,都无法再找到风华的一丁点踪迹。

四十年后

缘迪给末轻箫梳头的时候看到他的头发里,夹杂了些许白发,他的手抖了抖,“轻萧哥,这些白头发怎么突然就出来了?”

“人老了,总会有白头发。”末轻箫说着笑了笑,习惯性的想摸摸毒蝎,可毒蝎已经不在了。许多东西,都不在了……

“那个女魔头毁了你的一生!你本来可以娶一个贤惠的妻子,生一个……”

“琴遥私下里和我说过,挑断我手筋脚筋的人是风华的替身。”末轻箫垂眸看着自己的发丝,黑中有触目惊心的白色,“风华在失忆后醒来,有一具尸体在她的床上,琴遥说那个便应该是替身。”

“就是女魔头的错,是她不负责人的走了!从最初就把你当作练功的工具!把人鱼赶走了,她再无性命威胁的时候就再也不管你死活了!她……”

“缘迪,你还是这么聒噪。”风华出现在窗前,吓得缘迪把梳子都跌落到地面了。

“女魔头一点都没有老……”缘迪想起末轻箫的白发,心里就在发酸。

“缘迪,去泡茶。”末轻箫自己利落梳好了头,坐到了风华的对面。

末轻箫看她飞扬的神采,感叹道:“还是那么逍遥啊。”

“前段日子,去海边的时候,看到尽欢了。”风华笑了笑,“季眠渊前些日子逝去,我去看了一眼。想着要是再不来看你,你哪天就……不在了。”

活了这么多年,生死都不在是忌讳的话题。末轻箫平静的问道:“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你还想去其他地方吗?”

“尽欢说海很大,另一边有其他的国度,听得我想去看一看。”

风华从来就不该被束缚,她适合在广阔的天地里遨游。我只是她生命中的一朵小小浪花,在她的波澜壮阔里,总有一日会消失无踪。

“想去就去吧,那里或许会有你爱吃的东西。”

也许就算是已经失去了记忆,风华的潜在意识里,对生死也是淡漠的。看到末轻箫老去,竟也没有多说什么,又开始了她的旅行。

缘迪不明白,“那条人鱼都说了,很多人为了她选择各种方法长生。或吃丹药,或吃毒药,或修行邪功,为什么轻萧哥愿意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你既然知道他们做了那么多都没有用,难不成我做这些就有用了吗?”末轻箫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你不知道风华有多么恨长生恨自己,当年的昭衍女帝为了凤后穆岚懿所作所为,使得人鱼再一次遭受到灭顶之灾。”

缘迪依旧不明白,这些有什么关系。但五十年都已经过去了,又如何能奢望?

一语成谶,那是风华见末轻箫的最后一面。从此,在这个世上,不会再有一个叫做末轻箫的人。那时的风华正在异国他乡,无端端的觉得心口闷了。

再去见末轻箫,已经是四十年后了。她见识到了别国的人种,习俗,学会了别的语言。也吃到了许多风味迥异的食物,她想和末轻箫说,然而立在眼前的是冷冰冰的石碑。

“长生是不适合融入人群,和同一拨人相处太久的,风华。”同样在墓前拜祭的穆岚懿如此说道。

“末轻箫,你真不坚强啊,我都还没有来见你最后一面,你就这么走了。怎么着也得忍着最后一口气,等我来了再咽气。”风华旁若无人的摸着墓碑轻笑,“我还以为我晚点回来,你能活得更久一点的。”

穆岚懿以为风华的心早已经像石头一样坚硬了,可她却看着末轻箫的墓碑,哽咽了。听着她嘲弄一般的语气,穆岚懿觉得自己的心口被凿子凿出了一个大口子,空洞洞的心脏,不断的有冷风侵入。

“风华,你爱他吗?”被我那样伤害过,你还有能力去爱吗?

“我舍不得他。”风华抚着粗糙的石碑,召泠啼已经儿孙满堂,末轻箫已经入土,尽欢只能长时间留在水中。等她下次再回到故地,便没有人再等她了。

“风华,不管世事如何变,我都在原地等你回来。”穆岚懿勉强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就像是很早之前,她还是女帝的时候,在她出征之时,他坚定的临别赠言。

“回不去了,穆岚懿。你等不到我了,有的路一旦走了,就再也回不了头了。”风华走时,不曾回头。即便身后的那个男子曾经让她痛彻心扉,现在也不过是有些旧念,那感觉甚至不如末轻箫的离别带来的疼痛更加鲜明。

【这个结局很坑爹,基本上算是这个故事的梗概式结局了……如果非要说我写出这么个坑爹的结局的原因,从客观上来说是因为天气冷、事多人忙这类不可控因素;从主观上来说,战线太长剧情太多人物太杂我hold不住了。最后,和读者朋友们道个歉,我只呈现了一个粗糙的故事,很抱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