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小说:学园都市的人参赢家作者:怕寂寞的恶魔更新时间:2019-03-19 07:19字数:396516

  一周后。

  “编号FFF302,恭喜你出狱!”

  「看吧!我说想什么时候出去就可以什么时候出去。」

  「骗人!竟然比我还要提前,人生英伽你这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狱友实验妹觉得眼前的现实打击如此之大,并不是不能够理解。

  不过现在还是收敛一些攀比心吧、反正你迟早会出狱的不是吗?

  于是带着MT的群嘲技能:

  「其实我是这个都市的理事长爱德华·亚历山大。」

  「理事长叫的亚雷斯塔吧?」所有狱友投过来一个白痴眼神。

  “编号FFF302,请务必收拾好你房里的一切尽快出狱!”

  不合群的广播声难道听到了与狱友间的对话?不过算了,反正所有监狱的狱室里跟《1984》里的工人房都差不多安装了监视器。

  「再见了。」

  「拜,要去见上次交流会的女朋友吗?你这个人参赢家~」

  ……

  出狱并不需要弄得和美国电影一样,马上换洗一身很酷的牛仔装哼着‘我虽然是个牛仔、在酒吧只喝牛奶’、必须有美女或FBI来接应。

  也可以穿着很久未穿都要发霉的T恤,用仅剩的硬币搭乘巴士回到第七学区。

  过程虽然可能还是与美国电影一样要观看很久未见的“家人”……

  但到底是不是家人呢?这个定义自己并不喜欢。

  下巴士来到了木山老师所在的教师公寓门口,可以的话尽可能还是不需要接触她,但因为那个有自己基因的小鬼在这里寄宿着,也没有办法。

  自从上次那场“圆桌下的勾引”,每每都会预感到一股柴刀气息。也不知道食蜂操祈那个肉多的下属最近跑哪里去了,不然抹掉自己那份记忆也不会有这样担惊受怕的举动。

  叩叩叩——

  静待十几秒后公寓的大门被打开,头发凌乱眼神阴郁的黑眼圈仿佛又恢复了很久以前要报复社会的木山老师。

  「你竟然出狱了,是来看那孩子的?进来说话吧。」木山老师似乎并不吃惊这突然的造访,撇过身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一周前你还蛮有精神的。」

  「没什么,昨天周六这群孩子玩的太晚了,收拾一些东西后发现又到早上了必须给他们准备早饭,再之后快到中午你就出现了……根本没空睡觉。」

  那可真抱歉。

  进门后朝客厅望去,就是一整屋子的豆丁与萝莉。其中也有此行的目标,那个不知道一周后有没有想到要给自己起什么昵称的幼女。

  「看谁来了?」

  客厅里吵吵闹闹的家庭影院正播放着‘我虽然是个牛仔,在酒吧只喝牛奶,为什么不喝啤酒……’

  播放被木山老师暂停。

  她走到冰箱前,阴郁的脸回头过来:「要喝什么?啤酒?」

  只见她在开瓶的啤酒里面,同时撒了一堆什么药粉。

  难道是迷药?也许我该前进一步,把遥控器的暂停给重新播放。

  「当然是不要了,原因嘛……你们说呢?」暂停关闭。

  「因为啤酒伤身体!」xN,豆丁萝莉的声音很好的与家庭影院重合了。

  ‘很多人不长眼睛,嚣张都靠武器。赤手空拳,就缩成蚂蚁……’

  歌曲在继续,最后还是选了一瓶胡椒博士、嗯,曾经怀念的味道——

  ……

  「那你这次来是干嘛的呢?」她若有若无的看了那群豆丁与萝莉群体里的金发幼女,示意小家伙过来参与大人的对话。

  「我打算把她接走和我一起生活。」

  「生活?」木山老师很明显递过来一个‘你拿什么来养活她’的眼神,之后也很诚实:「你拿什么来养活她?」

  只是养活?这也太小看我了。

  「我以后会在闲暇的时间打工,存下的钱也可以送她去上幼稚园。」在监狱里也幻想过养育一个小女孩然后送她上学放学,到大学后一起拍照留念的画面。

  这种生活很美好不是吗?

  幼女蹦蹦跳跳的来了,姿势很二。与上次那样的方式相同,一下子前倾扑了过来。

  这次翻的不再是木山老师的衬衫,也看不到对方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胸围了。

  是自己的T恤、在扁平的胸部,用稚嫩的小嘴巴吸允着。

  「可以请你不要咬我乳-头吗小鬼!你的身材最少也有两岁大了喔,这种兴趣也该禁止。」为什么这次咬的不是木山老师,连福利也没有了。

  「接走我之后会和他们分开吗人生英伽、我最近在家庭餐厅偶尔会看到姐姐,把她先找回来再来这里接我吧?我要和木山老师还有同伴好好道别。」幼女奶声奶气故意装作大人准备一场沉重的告别方式。

  「姐姐?」那个完全是自己克隆体基因的臭小鬼吗?

  「嗯!她最近跟一个叫芙蕾米娅的金发小学生厮混在一起。据说她们已经联手统治了第七学区基本所有的小学,她们打着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宇宙超级无敌第一大魔王凯撒·帝·别西卜·人生英伽Ⅰ世(暂定)”的妹妹,成立了一个【Tzt十字军】不良小组到处收保护费,而且就算看见我也很冷酷的敲诈了我50円……」

  这是《热血(高校)小学》的节奏吗?最近的小学生也越来越可怕了啊。前段时间还听说过什么网管不小心把网线拔了,被一堆玩德玛西亚的小学生群殴致死的恐怖事件。

  「道别?你在说什么傻话小鬼。又不是见不到,以后你也随时可以来这玩,只是换了个住的地方而已。所以不要露出沮丧的表情了,我们先去把你那个几个月就变成不良的姐姐找回来再说……走!」

  抱起这个2岁左右的幼女离开,她的身体格外的轻盈。

  ……

  家庭餐厅302。

  根据幼女的报告,那个较为大一点闹别扭的幼女会在这片地带里出没。

  事实也正如她所报告的,家庭餐厅斜对面的绿茵花坛变,坐着几个“特殊气场”的小学生。只是那个较为大一点的没有出现在那个位置,而是另一边。

  「最近邪王真眼组的首领小鸟游六花可是个非常出色的人才,如果不尽早扼杀这个萌芽,我们的地位说不定会不保的。」

  【闭嘴吧!再出色也没有那个人的才能与力量完美。毕竟那个人可是继承了传说中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宇宙超级无敌第一大魔王凯撒·帝……的基因。没错,就是我们的首领!】

  小男生故作高傲的一笑,推了推眼镜:『吾等前方,决无敌手!』

  只剩下无语了。

  ……

  家庭餐厅302餐厅内。

  「就算是打着那个家伙的名声,虽然打劫初中生有时候他们也会像个傻子一样干脆把全部家当都丢了过来。可是资金还是不够买一颗手雷啊!」

  「为什么必须要手雷呢蕾薇妮雅?其实只要我用色诱,然后你上我们就可以轻易干掉那个传说中的家伙名扬学园都市吧?」

  「不要大意!芙蕾米娅。那个人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好对付。」

  「什么不要大意~?」

  一声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两个小女生所谓的‘计划’,被称作是“蕾薇妮雅”的幼女看到眼前的来人瞳孔顿时收缩:

  「slowmotion——」

  空间漂浮的白色粒子从幼女身上展现,周围的世界冻结了,连带着本身存在也被冻结的餐厅客人,身体变成了灰色,而能够动的,还是存在着原本的色彩。

  「快逃,芙蕾米娅!这家伙是……那个人!」

  「那个人!?」

  此刻自己的脑袋上,如果可以看清应该是布满了一头黑线,谁来告诉我这这充满着中二元素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如今的小学生都是这样吗?

  像当初的我们,就算看多了动漫也只是学会了奥特曼打怪兽的必杀光线。

  这种出色的表演去拿童星奥斯卡都够了……

  「你想要玩什么臭小鬼?年纪小小就学会当什么首领,我现在如果把你提起来带到你的这些属下眼前,他们所敬仰的你是不是会觉得你根本没有想象中那样厉害呢?」

  「少啰嗦。就算你用了那种方法承认我的存在,我也不会承认的——」

  真是完全继承了我的基因,而且不再是隐性的了。太麻烦了——

  打上一个指响,解除眼前这个时间静止。

  算了……

  「回去吧!」中二病迟早都是会改变回来的,比如现在死在她面前,留下一个绝对不犯二然后好好照顾妹妹的遗嘱,她大概第二天就会转变。

  但是这种方法还是太不值得了,还是等慢慢随着时间自然而然的改变才对。

  「……」

  「对了,还有记得不要敲诈你的妹妹。」

  「妹妹?这个小不点?」二月不见的幼女成长的不良气息似乎非常浓郁,以看蟑螂般的眼神轻蔑盯着旁边与她一模一样年龄却还很小的小家伙:「吾辈才不会拘泥于一个组织、一个家族、还有血缘这种肤浅的东西……」

  「你长大会明白的。」真是一不留神就改变的面目全非了,教育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要从小抓起。

  摸了摸对方的头,把头发揉乱。对方不满的一只手拍过来,傲慢却又不离开的站在身边。

  算了,起码还有这个小的。

  不能够再让她变得跟眼前这个大的一样了。

  回去吧……只是该回哪里呢?

  刚刚出监狱,身上是一分钱都没有。也忘记了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公寓可以住,因为之前不是住医院就是住女生宿舍……

  难道,我会带着两个小女生流浪?

  这太糟糕了。

  前方,出了302家庭餐厅。斜对面的绿茵下,一堆所谓的“属下”小学生们被几个高中生制服。

  一方通行、土御门元春、结标淡希、还有“有翼者归来”艾扎力……

  这是什么组合?已经堕落到要收拾小学生的地步了?

  「说吧,你们那个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宇宙超级无敌第一大魔王凯撒·帝什么什么的人生英伽的家伙在哪里?说到底那个家伙也堕落了呢,不露面靠你们这群小学生来收保护费。切……」结标淡希高跟鞋踩在之前那个眼镜仔的背上藐视不屑撇了撇嘴,看起来似乎相当不爽。

  「够了,这种乌龙我受够了。回去睡觉了!」白毛瘦的跟竹竿一样的一方通行招了招手,留下一个背影。

  「同感喵~理事们也太小看我们了,就因为那个家伙控制了理事顺便干掉了,现在对他是又想掌控又畏惧。说到底他也没有什么恐怖的。」

  「我也差不多要到继续扮成理事孙子海原光贵的时间到了……」

  场上几个人相继离开同时离开。

  「惣右介……」刚刚那个说‘吾等前方、绝无敌手’的眼睛仔小学生的名字实在让人无语。蓝染吗?

  这个小鬼还蛮担心她的属下的。

  「放开那家伙。」

  一句大声的不满,想要结标淡希那个高跟脱离。从而也吸引到了她的视线,然后向着这边看过来:

  「你竟然真的是这种小孩组织的首领?出狱后你变得这么自甘堕落了吗?」

  这是何等的巧合。

  「你认为可能吗?是这个小鬼打着我的名字到处收保护费。」开什么玩笑,我可能这么无聊吗?

  提起出走两个月变不良的克隆体小鬼的身体,让她窘境的姿态暴露在她这堆属下面前。

  虽然很残酷,但也的确该和这群小学就不学好的不良小鬼说拜拜了。

  他们所崇拜的人,如此不堪一击。所谓的信仰也会崩坏,之后大概也不会和她往来。

  「正好你在这里,我有事对你说。」

  「嚯?」似笑非笑,一瞬间占领主导立场。

  ……

  一路同行,在第七学区熟悉的路段从左边逛到右边,从上面逛到地下街。

  「其实我觉得,我们该同居了。不要偷偷住在你那个宿舍……」

  这句话一下子就让赤发少女发现了少年所想的目的,疑问:「你想要主导立场?」

  「这是当然吧!」

  「那只有结婚了。当然了,现在是不可能的,我们还没有到法定年龄呢。可是提前同居,就算过几年后结婚了。这两个拖油瓶该怎么办?」

  少女很认真的盯着两个忐忑的小家伙。

  大的不怎么感冒,最小的那个对她展露着亲切的天真笑容。

  两个小家伙共感连接的对话。

  (你为何对这个女人这么亲切,你难道不知道让这个女人和人生英伽同居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吗?)

  (可是很亲切啊,跟人生英伽一样。)

  (纳尼?)

  回到现实。

  「让我当后妈吗?但偶尔我心情不好也说不定会对这两个小鬼发泄。并且如果有了自己的孩子,更加说不定我也会宠爱自己的孩子然后偏见对待这两个。最终家庭分裂……」

  「我和你站在统一战线。」

  这一句话一出现,稍微大一点的那个已经阴沉了脸,仿佛随时都要使出她的必杀技准备干掉结标淡希了。小的那个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直接诶偷跑回到对待她像妈妈一样的木山老师那里。

  「开玩笑的。我在母校留级的事情你知道吧?基本上就是等于说从之前的尖子生变成了不受注意的。出校住宿……似乎也不错。当然这两个小家伙既然继承了你的性格,我想我会‘好好疼爱’她们的。」

  下马威完毕之后,赤发少女本以为能够看到两个小鬼的感恩谢待,然而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画面。

  「你们是不能够同居的。」

  「哈?」

  「小不点,你来说……」

  幼小的家伙很傻很天真的:「大姐姐和人生英伽一样的亲切呢。」

  「谢谢你。」赤发少女很受用大姐姐,女王向的性格还没有开始调教就可以听到萝莉的声音喊出‘大姐姐’,感觉简直太美妙了。

  「谢的太早了。这个家伙有对自己血缘关系的家伙产生亲切感的能力。而且我看过人生英伽的妈妈,她也是红色的天然发。这个结果说明了,你们是……」

  「我~听~不~见~~~」赤发少女一瞬间感受到了危机,逃避现实捂住耳朵,视线朝着自己投了过来:「你听见了吗?」

  「我才不会拘泥于组织、家族、血缘这种肤浅的东西……」目前也只能够用这个家伙刚刚所说的话来叙述了。

  可如果……真是那种结果应该会很刺激?

  但事实上来讲——

  这小鬼所谓的亲切感,也只是基因里的好感而已。自己是没有亲生姐姐的,也没有亲生妹妹这很清楚。

  能够看到这个一直以来让自己处于被动女人吃瘪,感觉很好。

  所以这些事情是不会讲清楚的。

  就这样在朦朦胧胧里……

  「说的不错!」赤发少女放下两双手,俯视的盯着两个其中大的一个:「你这小鬼你想推翻我这个后妈的统治吗?抱歉了,你今后的人生可不会出现什么温柔妈妈之类的。太嫩了~记住以后上学科目没有满分要打屁股的哦~」

  「太没有用了人生英伽。」大的克隆体幼女不甘心骂咧一句。

  「这也不对。这家伙要打架的我可打不过他,可是一直会败在我手里你知道是什么吗?」

  「这是爱!」

  这是哪门子爱啊。

  「爱?」小的困惑的小脸萌到被赤发少女抱起,使劲的揉。大的满脸傲慢“吾辈才不会认同”把脸撇过一旁。

  路边的拍照活动吸引了她的注意。

  「不要说这个啦,去照一张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吧你……」

  四个身影冲入了拍照活动人群里。

  “四人一起吗?活动一张只需302円。”传来了拍照员的声音。

  「茄子!」

  咔!

  (全本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