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小说:傻子王爷的妖娆妃作者:紫魄烟云更新时间:2019-04-18 08:44字数:177790

“王妃,萧瑀连这两边的山,都绝对不会让我们进,又怎么会真让我们去清风寨,您就别为难奴才了!”小安挪了下身子,苦着娃娃脸揉了揉被墨紫冉撞到的胳膊。

其实被墨子冉那纤弱的肩膀撞着一点都不疼,可男女授受不亲,王妃的性格大大咧咧,做什么事情都不考虑后果,一点都不想着她这随意的一撞,要是被主子知道,他这个做属下的可就要遭殃了。

墨紫冉看着苦着张脸的小安,暗自笑得内伤,她就是故意逗弄小安的,墨子冉心里虽然在笑,脸上却依然一片落寞,委屈的凤眸一眨一眨的,让人看了万分心疼。

拿到了第一笔打劫来的银子,两个少年很开心,虽然他们今天的表现不是很好,但拿到了银子就表示他们通过了试炼,明天开始便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山贼,虽然之前被萧瑀骂,但没多久在没人理的情况下就陷入了兴奋状态。

此刻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的两个少年,看着墨紫冉那丰富的表演戳之以鼻,眼里全是鄙视之情,他们鄙视墨紫冉的原因很简单,只因为之前他们挡在马车前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明知道他们是山贼,作为主子的墨紫冉竟然没及时帮属下掏过路费,害他们那么尴尬的站在那里还被老大骂,所以两人现在讨厌她。

两个少年上前,瞅了眼墨紫冉和小安,轻哼一声,扭头看着一旁的萧瑀,忘记了之前被教训的事情恭敬行了一礼,这才不屑的看着眼墨紫冉道:“瑀哥,别和这女人废话了,我们快回寨子像长老交差吧。”

“臭小子,你们还有脸到我跟前来!”看着面前一脸不屑,对着墨子冉叫嚣的两个少年,萧瑀‘啪’的一声收起折扇,闪电般出手在二人头上各敲一记。

“哎呦!”其中一个机灵点的少年见萧瑀发飙,这才想起自己二人虽然算是完成任务了,但之前那糗到爆的表现老大可是很不满意的。

知道老大有着隐藏的暴力倾向,于是这少年抱着被敲的脑袋转身,很没义气的撇下伙伴,撒丫子朝着路边陪着几个小孩玩泥巴的两女子跑去,只希望躲在嫂子们身边,老大能看在嫂子们的面子上,放过他。

“瑀、、、瑀哥轻点,轻点!”反应比之前那少年慢了半拍的另一个少年,没逃脱萧瑀的魔爪,右手用力揉着被敲的脑袋,左手臂横在脑袋前,可怜兮兮的求饶,却不忘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丢下自己独自溜掉的伙伴。

“一天到晚不学无术,就会耍嘴皮子,打劫而已,多大点事,有什么好害臊的?你们可是在贼窝里长大的,这么点小世面就乱了脚步,以后我怎么靠你们养老?”说着说着,萧瑀便叹气摇起了脑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摸样。

之前因为墨紫冉他都忘了教训这两个臭小子,简直太丢他们山贼的脸了!想他当年历练可是独自一人出来的,第一趟就劫了一个为祸一方的朝廷命官,那场面可比今天大多了。

说到在贼窝长大,少年非常郁闷的撇了撇嘴,看着萧瑀那教育的摸样,立刻做出一副受教的样子,脑袋瓜子猛点,而嘴上却非常不满的嘟囔“家里明明有钱,而且还有铺面可以赚钱,为什么非得出来做山贼?这不是折腾人吗!”

听着少年的低声嘀咕,萧瑀又一扇子敲了过去,瞪着眼睛狠狠的训斥“没志气!好男儿应该志在四方,经营那点铺子能做什么?每天劳心劳力,见人就得阿谀奉承,累得跟头牛似的,哪有做山贼来的舒服自在?做山贼你只要随便那么亮亮手里的刀,就有人自动把大把大把的银子给你奉上!轻松自在,还被别人当大爷般供着,看多好啊!”

再次被敲,少年俊美的脸蛋纠结了,见萧瑀说了一大篇突然停了下来,少年抬头就见萧瑀正看着自己,赶紧放下揉着脑袋的双手,站直身板脸上一派认真思考的摸样,下意识的点着脑袋“恩,瑀哥说的很有道理哦!”

“孺子可教也!”瞧着少年那认真受教的摸样,萧瑀展开折扇,一脸欣慰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噗——”本还在磨小安的墨子冉,听着身边二人搞笑的对话,再看着萧瑀那比她还恐怖的变脸能力,忍不住哧笑出声。

有道理?还真是有道理!墨紫冉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萧瑀,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很会胡搅蛮缠的人了,没想到在她有生之年竟然能遇到一个比她还有才的人!

再看着这人此刻斯斯文文,一身儒雅气息轻摇着折扇,谁能想到这家伙前一秒还跟个大老粗似的,开口之前先出手?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是一个有着隐藏暴力倾向的人!

这下她算是大开眼界了,再想起自己平时的胡搅蛮缠,虽然只是为了搞点气氛使出来的招,但此刻看着自己的翻版,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简直太欺负人了!

见墨子冉哧笑出声,萧瑀这才想起墨子冉他们还在,转过身来刚想对墨子冉温雅一笑,却扫到小安瞪向他那不悦的眼神。

看着小安看向墨子冉时眼里的无奈,萧瑀真的很想逗弄一下这个人人畏惧的天下第一杀手,可突然想起小安之前的主子,天影楼来无影去无踪,整个人诡秘莫测的楼主——天。

再联想到小安现在那个在世人面前,装疯卖傻的主子尘王爷月尘,便压下了逗弄小安据需和墨子冉调侃的心思。

据说天影楼的楼主武功高深莫测,曾打败武林盟主现江湖第二高手,稳坐江湖第一高手宝座,传说这人性格残暴不仁,手里一把嗜月刀有魔刀之称,凡是被此刀伤到之人,顷刻间便会失血而亡。

还有人说此人从不近女色,对女子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甚至有点过于冷酷无情,曾有人目睹一女子倾慕他面具下神秘的面容,仗着自己会点拳脚功夫,大胆上前出手便想要摘下他的面具一探究竟,却被他无情的一刀分尸。

而此刻看着守在墨子冉身边的天下第一杀手,萧瑀觉得那些传言还是有误的,不过能让一个天下第一杀手随身保护,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见‘天’或者说尘王爷月尘对墨子冉可谓相当重视。

萧瑀想了想便放弃了对墨子冉的那点兴趣,因为他不敢保证那个家伙会不会醋意滔天之下,直接把他那把嗜血如命的嗜月刀架在他脖子上,虽然萧瑀不觉的在武功上自己会输给那人,也很想会一会神秘莫测的江湖第一高手。

但他却没胆子在男人醋劲十足的时候,与那被嫉妒淹没了理智的男人切磋,如果真对上的话,那便不再是什么高手之间的切磋,而是那人对他单方面的屠杀,千万不要小瞧被嫉妒控制的男人,那才是真正的野兽!

诶,这个世界太危险,不是他一个普通百姓可以呆的,他还是老老实实做自己的山贼,坐炕头搂着美女数银子来的安稳!

------题外话------

在这里和大家说声抱歉!

烟云要结婚了,日期昨天已经定了,就定在十月一,时间上有点紧,未来一段时间烟云会很忙,是真的没时间码字更文了。

所以烟云在这里和一直以来支持烟云,还有现在喜欢这篇文的亲们说声对不起!

烟云要把文停更一个月,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如果给亲们带来不开心,烟云再次说声抱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