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节:第43章 满屯镇的生活(下)

小说:生化之艰苦生存记作者:德涂更新时间:2019-03-20 10:22字数:119178

在满是丧尸的城市中挣扎着活下来,即使跳火车时也只是受了些轻伤的祥叔,没想到才在满屯镇安稳生活了几天就因一场感冒而引起的肺炎过世了。

除了明娟和吴姨,剩下的几人都入了伍,就连小禄都进了少年特训营。现在的满屯镇当兵的待遇是极好的,以前有个口号是”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现在则是“一人当兵,全家不饿”。而像赵文罡、赵松山他们这种没有底子、没有实力的外来户,除了当兵还真没有更好的出路了。

问及明娟缘何这么快就结婚了时,明娟也不扭捏,相当彪悍地道出了实情,原来她还是和她的二排长丈夫一见钟情的。当日他们以火车做踏板跳车进城时,每个人都受了些伤,但很快就得到当地部队的救助。当时她落地后撞到了头,看着受伤挺重的,抱她上救护车的就是她的二排长丈夫。两人因此结缘,在明娟封等人封闭查看的那两日明娟才知道不只是她动了心,对方也动了情。没过几天,俩人就登记结了婚。

苏同同也是此时才知道满屯镇的婚姻政策,没有繁琐的表格、检查,只要双方凭借居住证核实确是本人并且未婚就能够登记结婚了。所有程序,从头到尾一分钟就能搞定。明娟说的时候洋洋得意,还悄悄告诉苏同同,凡是有一方是军人的,还能分配到一套不错的住房,让苏同同赶紧找个合适的麻溜注册结婚,好房子可不等人。在得知苏同同打算离开满屯镇的计划时,明娟的食指直戳苏同同的脑门,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可真够缺的,怎么比我姐和王磊谈什么姐弟恋还傻呢?!”

寒风依旧飕飕地吹着,苏同同心里却是暖暖的,能够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同同?!是同同吗?”一道颤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同同身体一震,那是记忆里的声音啊,是她心心念念的声音啊!一瞬间,眼泪盈满了眼眶,随即就像是不知枯竭的泉眼汩汩地往外流着水。

不可置信地转头,泪眼模糊间看到了那个熟悉却比记忆中苍老太多的身影,哽咽地唤了一声,“爸!”

末世相逢,亲人团聚,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动的事了。

苏同同也忘了回部队的事了,跟着爸爸边走边聊,往满屯镇的家走去。

原来那一天,具体来说也就是2012年12月21号晚上,不只她所在的城市,就连家里这头也是,莫名的一些人就变成了丧尸,见谁咬谁。苏同同随着爸爸的讲述时而紧张时而颤抖,平淡粗略的言语让有过一次经历的苏同同身临其境。

不得不说,苏正华的运气超好。异变的当天,正好是他们打算举家前往满屯镇的时候,因为苏正华的现任妻子王佳玉的外甥前几天刚从美国回来,王佳玉决定去看看,正好问问她外甥回美国时能不能安排把她儿子送过去留学。苏正华听了觉得对儿子的前途很有好处,没有任何异议就答应了,就等着下午他收车回来直接载着他娘俩去满屯镇。

冬天的时候天黑的就早,才四点半天就黑了下来,因而当看到有两辆车相撞的时候他根本就没当回事。车祸又不是什么新鲜事,什么时候不来那么几场?不过当看到其中一辆车子有人冲出来像疯狗一样对着满大街看热闹的人一阵乱咬时,他就不淡定了,心里莫名的慌张起来。也不管还没到下班的时间,一边直接飞车往家飙,一边给老婆打电话,得知她和孩子都在收拾东西后松了口气,不忘交代锁好门,谁敲也别开门直到他回去。

突然来这么一出,王佳玉不干了,电话那头的“砰砰”声和尖叫声她听得极为清楚,忍不住逼问开来。苏正华心里正烦,直接说了现在街上突如其来的乱子,嘱咐了让她和儿子锁好门在家等着他,一脚油门踩到底,已是不管不顾了。

一路上,苏正华胆战心惊,车辆相撞、行人尖叫撕咬越来越频繁出现在视野内。苏正华不由得担心在明大求学的女儿来,赶紧掏出手机,又颓然地扔到了一旁他竟然不知道女儿的电话号。

横冲直撞回到家,发现他家所在胡同状况还轻些,苏正华赶紧迅速地开锁进屋。正好发现王佳玉母子俩正收拾东西,那利索劲儿赶上要搬家了。

王佳玉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老公回来了,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嘱咐道,“你赶紧把钱和存折都装包里,我已经和我姐打好招呼了,满屯镇有驻兵,不论是发生了啥事那里都安全些。反正咱们本来就打算过去的,正好多待些时间。你愣着干啥,赶紧地啊。”

“都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把东西收起来,赶紧装几件衣服就走吧,外面乱糟糟的。”

“不行!就因为外面那么乱,万一有人趁咱们不在把咱东西都搬走了咋办,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苏正华无奈摆摆手,这婆娘爱干嘛干嘛吧。走到女儿的房间,果然就见里面一干东西还是原样摆着,要不是他时不时过来擦擦,就真荒了。找出笔和纸,苏正华略想了想,又将纸换成了一块儿白布,写道:同同,赶紧到满屯镇去找我们,期待一家团圆!

王佳玉收拾得差不多了,不由得犹豫,还是一跺脚决定也给那丫头的房间收拾一下。刚进房间,王佳玉就看到放在床上特显眼的白布,白布上面笔记的内容一目了然。一股邪火突然直冲脑门,王佳玉将之挥于床下狠跺了几脚,这才叫父子俩赶紧出发。

一家人是奔着满囤镇避难去的,谁想到满屯镇也不比家那里消停多少,一路上那是关紧了车窗,半秒钟也不敢停。

“同同,这就是咱们在这里的家。”苏正华停下脚步,指着几步远的一栋重重武装的平房说道。

“爸,知道你们好就行了。我还有训练呢,就不进去了,刚刚看到你太高兴差点都忘了,我得赶回去了。”苏同同故意看了看手表,有些为难地说道。

苏正华神情晦涩,苦涩地笑了笑,“还是进去看看吧,坐一会儿,正巧你弟弟也在呢,他呀,自从进了少年特训营一个月也难得回一趟家。你王阿姨,去她姐姐家了......”

最后一句才是关键,看着父亲殷切期盼的眼神,苏同同眼睛涨涨的发热,深吸了口气点点头答应了。

苏斌看到苏同同的时候就愣住了,等反应过来就扑到苏同同的怀里,不敢置信地大叫大嚷着,“姐,姐,真是你啊,姐......”虽然好几年都没回家了,但是她和弟弟苏斌却一直都没断了联系,上网的时候总会视频聊上一段时间。

强忍了半天的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苏同同却“噗”地一下笑了出来,突然间觉得一阵轻松,身体轻得好像能够飞起来一样。

苏正华看着姐弟俩高兴地又哭又笑又蹦又叫得,也跟着开心,哑着嗓子道,“你们姐弟俩好好聊,我给你们做饭去,同同好长时间没吃我做的饭指定想了吧,呵呵呵......”说着苏正华傻笑着去厨房准备了。

苏同同看着父亲的背影欲言又止,其实她想说不用了的。

苏斌当然知道老姐的顾虑,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老妈是怎么想的,对谁都挺好的,唯独对老姐......可到底是自己的亲妈,苏斌也说不出什么伤了母子感情的话,就想着只要他对老姐好点就行。

姐弟俩有默契地没有谈末世降临后怎样挣扎生存这个话题,笑着说起小时候的趣事,然后各自聊着现在的生活。

苏同同也才从苏斌的描述中对满屯镇的少年特训营多了些了解。说是少年特训营,其实只要是年龄十八周岁以下的都必须进去,比九年义务教育要具有强制性的多。要是有人违反,那就要做好承担堪比杀人放火这样的刑事责任。特训营里按照每个孩子已有的教育程度分班,所教的也不再是文化课和体育课这样简单。根据上级领导和仅幸存专家学者的讨论,最终做出决定,将所有的孩子集中军事化管理,参加以军事性质为主的教学。

“那你只定很辛苦吧,不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现在吃苦总比以后丢了小命强。”

苏斌摇头,“刚开始可能会有点不习惯,可能因为我是男生吧,倒比较喜欢现在的课程。”见识到那些丧尸的恐怖,他恨不得一天的二十四小时都用在锻炼身体机能上。不过教练说的对,拳头硬也有疲累的时候,机枪大炮的才更轻松些。“姐,你不知道,我们现在的课程可比原来的有意思多了。我的科技课在我们班可是第一呢,教练特意推荐我参与到新能源研究课题小组呢。”

苏同同一指头戳苏斌的脑门,“这尾巴翘的,可别骄傲了......”

“我知道,我知道,骄傲使人落后嘛。姐,我不是小孩子了。”苏斌郑重地说道,面对艰难的生存条件,当“小孩儿”也是一种奢侈的特权了。就像是特训营里的孩子,哪还有过去天真娇憨的样子,谁的手里没有沾上过血腥?

苏正华虽然做好了晚饭,不过最后苏同同还是没吃成,因为她的继母王佳玉回来了。苏同同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后,就跟苏正华和苏斌告别回部队了。

回到部队正好碰到这几天新交的朋友王娇娇,一个潇洒利落像风一样的女孩,苏同同很羡慕她。王娇娇告诉她,首长正在找她,让她回来就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

在满屯镇,称得上首长的只有三个人,李苍元,宋鸣成和温朗逵。苏同同对这三个站在满屯镇城楼尖上的人了解不多,只知道李苍元是李家钰的大伯,宋鸣成是三人中最聪明、最富有谋略的,这两人与苏同同来说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而温朗逵,也就是叫苏同同去办公室的首长,即将的见面会是第二次苏同同有幸得以亲见真人。

“听说你要离开满囤儿?”

真是开门见山,苏同同有些讪讪地关上门,不知道为什么,苏同同每次见这位首长都有种老鼠见了猫的感觉,关键却是她从来都没做过见不得人的事。

“首长好!我是有这个打算,既然首长问了,那我求首长个事呗?”声音越说越小,苏同同低着头不敢看他。

“你说,我听听。”

就是你不听我也要说的,苏同同闷头说自己的,不然过两天她离开的时候真就有可能“光脚”前进了。“首长,我的东西,就是来满囤的时候我开的车和车上的东西......我想带走。虽然这几天我吃住都在这里,可我也算没白待,领导要求我做的我都做了,兢兢业业,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而且我觉得......我完成的挺好的。首长,你看看,我什么时候把我的东西领回来。”

“哦?我听说还有一半是属于李家钰的,都给你不太好吧。”

苏同同猛然抬头,眼睛晶亮地看着温朗逵,这么说应该是同意了吧,赶紧道,“谢谢首长!首长放心,李家钰说了,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那些都归我了。”苏同同和李家钰提她要离开的时候,李家钰大方地就把包括车的所有的东西都归她了,她明白李家钰的想法。满屯镇可以说得上是她的老巢,不管是武力上,还是经济上都不用她操心,家里那么多人把她当宝似的护着。不像她,孤苦伶仃,身无恒产的。不过,不管李家钰是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还是可怜她,她都领李家钰的这份情,为有李家钰这个姐妹而感到温暖。

温朗逵不在意地挥挥手,“是你的东西谁都抢不走,听说你早就拿到你家里的地址了,怎么不回去看看?姑娘家家的,就单枪匹马地回杨易镇也不安全,”温朗逵示意苏同同稍安勿躁,接着道,“我知道,我也听家钰说过,走之前你们一顿狂轰乱炸。当初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你清楚,你看看,这才几天,城外面不还是为了一圈丧尸?你回去再考虑考虑,后悔药可没处买。”

苏同同习惯性地往门口走,走了几步顿住脚步,咬了咬唇,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又走回来,说道,“首长,刚刚回来之前,我见到我爸了。他们现在都挺好的,能够生活在这里我也很放心。首长的建议我也考虑过......感谢首长这么为我着想,真的!”苏同同说着就鞠了一躬,接着道,“虽然这里很安全,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有保障,还有那么多人,生活在这里有时会恍惚几个月前爆发灾难都是一场梦......”

温朗逵打断她,“即使满屯镇这么好你也想离开。”

苏同同低下头,“只有在家我的心才会感到安宁!”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忽然间,温朗逵低低笑了出来,让有些情绪紧张的苏同同一阵莫名其妙,茫然无措。那天晚上,两人谈了很久,除了极个别知道点内情的,谁都不知道两人具体说了些什么。

两天后,苏同同离开了满屯镇,同她和李家钰来的时候一样,走的时候也是一样的轰轰烈烈。

李苍元,宋鸣成和温朗逵也与九天前一样,在监控室里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两辆装甲车在漫天扬尘中顺利地碾压过众多丧尸的尸体一路朝着东南方向而去,三个纵队迅速利落地打扫战场,解决残余,以最快的速度堆出一座尸山来,又一把大火将其燃烧。

三人脸上不约而同地掠过兴奋的神采。

苏同同一身军绿色的作战服,身体紧绷地坐着,防备的视线扫过靠车门而坐的女人。心里的小人止不住地扯着嗓子尖叫,嘉音!是嘉音啊!那个看她极其不顺眼,以她喂丧尸为乐的变态女人啊!

陈子聪坐在苏同同的对面,正好捕捉到苏同同惊疑的视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一个长相颇为明艳的女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兀自出神,有些卷曲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头发栗色偏黄,一看就是曾经染过的,鼻子高挺,厚实性感的唇紧抿着。美女啊!

陈子聪不着痕迹地关注这两个女人的动静,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随即想到自己的任务,以及完成任务后的利益,也就没了一探究竟的心思。

苏同同戒备了半天,发现嘉音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了。苏同同悄然松了口气,放松了身体,环视车里的人。这才发现,原来不只嘉音,还有两个她认识的人呢。一个是陈子聪,这丫的就坐在她对面,也不说吱一声。另一个是......王磊?!

王磊怎么在这里,咦,那白羽洛呢?苏同同又逡巡了一圈,也没看到白羽洛的影子。不是说这俩人恋爱呢吗,怎么王磊会在这里。

“王磊”苏同同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王磊转过头,看到苏同同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就自顾自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苏同同无语凝咽,她早就发现了,这个王磊周身萦绕着阴沉的气息,一点也看不出来是那个明娟所说的阳光俊朗的大男孩。

“呵呵......”

苏同同听到陈子聪揶揄的笑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来干什么,怎么不过你大少爷的生活了?”

陈子聪当做没听到,从身旁的包里掏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苏同同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是怎么了,这么沉不住气。难道是对所肩负的任务感到恐慌吗?也许吧。虽然她不惧怕死亡,甚至觉得,就像罗琳在《哈利波特》系列著作中所写的,死亡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可是,虽然对自己的生死看得淡,但是却看不开家人、亲朋的。希望,他们这次的任务能够圆满完成,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那么不久的将来,一个黑暗的时代就会结束,新世界即将降临!那会是怎样一个灿烂的世界啊!只单单听到首长的描述就令她热血沸腾,就算不幸地,她没机会看到,但只要想到她的家人能够生活在那样一个精彩灿烂的世界,她就是死也无憾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