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二

小说:谜路作者:水韩月更新时间:2019-03-19 06:46字数:175609

* * * *

“泽,你是怎么办事的,什么都查不到,小心我到泽妈妈那里告你一状。餐厅里泽和玉、静吃饭,却听到静在说话,声音很大。

“自从你们两个回来,我已经很没有地位了,就不要再落井下石了。”

“你不说在户籍会有线索吗?为什么还是没有?”

“可能外婆去世的时候户籍被销了所有没有。”

“接下来怎么办,你想办法,不然我告诉泽妈妈你不帮我们。”

“玉,静夜太霸道了吧!”

“静,算了,泽已经尽力了,这两天为了我的事他已经很辛苦了。”

“看在玉替你说话,饶了你。”

“两位美女,又见面了?”不期然他出现。

“你们认识?”

“我的大学校友,穆响,我的朋友,泽。”

“泽,这是”

“我知道,静,你和玉离开太久了,在咱们这里,没人不知道穆响。”

“玉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没什么结果,可能真的要放弃了。”

“静,你跟我说的话还算数吗?”

静沉思了一秒钟,想起那天喝醉酒。

“算数!”

“好,我帮你们!”

“静!”泽yu言又止的样子。

“你是不是想说这个家伙名声很不好,尤其是男女关系方面。这个,我知道。”

“静,我还是这么不如你法眼。”穆响摇头。

玉在向静使眼色!

“我们吃饱了,要先走了。”

玉和静站起来,却看见泽不动。

“你怎么补动弹,快走啊。”

“去哪?我下午还要上班。”不等泽把话说完,静和玉就一人一只胳膊,把泽架起来。

“泽,你的福气估计每个男人都会嫉妒了,两个美女陪你。”

“不许反抗。”泽还是被拖出来了。

在外面,玉坏坏的看着泽。

“你们又有什么坏点子?”

“你和穆响是不是在一个单位上班?”

“是。”

“你去把档案室的钥匙偷过来,我们晚上再去。”

“不可能!”泽喊起来,“虽然我们这是小地方,什么都管的马马虎虎的,但档案室的钥匙一直都是穆响随身携带的。”

“哼!”玉和泽无奈的沉默了。

几十秒以后,他们两个把目光聚焦到静的脸上。

“你们两个想什么!?”

“你猜的就是我们多想的。”玉说。

“是时候为朋友两肋插刀了。静。”尾音拖得很长。

“停,哪有你们这样做朋友的,把朋友往火坑里推,被窝家老公知道了,你们想不想活了。

“只有我们不说,没人知道。”

“给你半天时间纠结和挣扎,我们逛街去了。”

走出去很久,玉开始后悔了。

“泽,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相信玉,能欺负她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你放心吧!”

“真的吗?”

“绝对靠谱,静是那种智商和情商我们这种人都望尘莫及的人,她只是有心结,要不然早就做出一番成绩了。”

“我怎么不觉得?”

“因为你对她太熟悉,有一直想保护她,其实从小到大都是她在保护我们,只是她不说。”

“那你告诉我,你喜欢我还是她?”

“都喜欢,有一段时间,因为有你们两个这么优秀美丽的女孩在跟前,我对别的女人的看法都很苛刻,可是人成熟以后才明白,适合自己的才是自己最应该追求的,优秀不一定适合自己,而且和你们一起长大,直到不久前我才明白,我对你们的爱,是亲情,是家人的呵护,我会保护你们,为你们拼命,但我不是陪你们一辈子的人,你们也不是陪我一辈子的人。”

玉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拼命忍着。

“你还记得我们不流泪的约定,现在不用了,哭吧,我给你接着,让公主的眼泪变成,”泽停顿了一下,“土豆!”

玉突然笑了,“你能不能不在煽情的时候讲出这么没有水准的笑话,煞风景!”

泽用纸巾为玉粘掉挂在眼角的泪珠。

“泽!”一声狮子吼像凭空一声惊雷,吓得玉都快跳起来了。

一个清新可爱的女孩出现在面前,上来给泽一个脆响明快的耳光,掉头走人。

“好有个性,我喜欢,你女朋友真的比我和静不同,很能保护你。”

泽要追出去,被玉拉住,“不许去追,你现在的时间是我的,不然我到泽妈妈那里搅黄你们的事情。”

“玉,你怎么拿我的爱情开玩笑。”

玉看到泽真的生气了。

“好了,对不起,这件事情我帮你搞定,保证把她追回来。看来你真得很在乎她。”

“你怎么像吃醋?”

“我就是呀。你好你有护草使者了,我就不能随便欺负你了。”

“哎,你们公平一点好不好,为什么你和静可以找男朋友,我就不可以找女朋友。”

“可以呀,我只是说我心里有点别扭而已,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而已。”

“女人还真自私。”

“我这叫真实!”

“还有,晚上带我进去。”

“去哪?”

“没你带着,我们晚上怎么进你单位,走吧,先去上班,晚上见。”

“好,你自己小心,拜。”

不管能不能找到外婆的过去,自己的行程也快结束了,这几天玉一直都没接义天的电话,她还没有准备好和他分享自己的如此攸关的**。要走了,下次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有个地方自己要去吗?

高中三年自己只在学校读了不到一年半,外婆生病了,自己除了要照顾她,还得挣一点日用的零钱,那段日子很苦,但还是那么有希望,因为玉身边有一个梦想中的骑士,让她温暖,感受到鼓励和爱。

漆黑的夜里,大部分已经坏掉的路灯,三个人走进大院,门房的大爷伸出头看了一下。

虽然尽量放轻脚步,空荡走廊里四壁都在回响着有三个人存在的事实。互相都能感觉的出来,大家都很紧张,又都在尽量平复。短短的几十米的走廊,走了几十秒,却像过了几十年。

站在档案室门口,静翻开手袋,如此小的手袋,静翻了好几番,才找出来,却不小心!

“咣!”很清脆的响声!

三个人连掉在地上的钥匙不顾,立马躲进楼梯角落里。

“静,你吓死人了!”

“没被发现吧?”

“我来吧!”

在如此寂静得寂寞的半夜,任何微弱的声音都有如响雷,虽然从开门到进门都蹑手蹑脚,却还是让三个人听到了足以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

玉伸手到开关。

“不要开灯,玉,大晚上的你想让所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我一紧张就忘了!”

泽掏出手电筒,“用这个,不过尽量要放低,静,把窗帘拉上!”

时间在这几个人心惊肉跳的忐忑中和忙碌而慌乱的寻找中一分一秒过的都是煎熬。

但更煎熬人的是什么都找不到,难道一个人去世以后就在这个世界上留不下一点讯息了,为什么什么都没有。

“玉,还是没有!”

三个人在黑暗中站立,看不清什么,却能感觉到玉的失落和无奈。

突然,房间里的灯亮了!

三个人不约而同得吓得向后跳了一下,惊慌得呆立在当中。

“李明泽,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如果我现在报警,你们三个是什么下场?你应该最清楚吧?!”

“穆响,不要!”

“静,为什么每次你对我好的时候都是在骗我,你所谓的友情就这个价吗?”

“不是。”

“你要我怎么处理你们,如此优雅美丽的女士竟然干出这样的事。不让你们吸取教训你们是不知道做什么都要考虑后果的。”

“不要,穆响,不要!“

“我带她们进来的,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你让她们先走吧!”

“你承担的起吗?你可以不在乎你的工作和声誉,你爸爸那儿呢?做英雄要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

“不要,穆响!”

“玉,你带泽先走,”玉看着静和泽犹豫,“走呀,穆响她不会伤害我们的,你放心,赶快离开,一会来人就说不清了。”静听到脚步声响逼近。

玉拉着泽连拖带拽得离开了那里。

他们刚从旁边的楼梯下去,大楼保安从另一个楼梯口出现。

“穆科长,有什么事吗?”

穆响眼神冷冷得盯着静,几秒钟,没有说话。

“这个女人偷进档案室偷东西!”是个很是亮丽的女人。

穆响的眼神顺着声音来源可以杀死人。

“那要不要报警?”

“不用,你去忙吧!我只是来找点资料,明天要交出去!”

保安有片刻的迟疑,但看到穆响没什么。

“那科长你忙,我去值班巡检了。”

“你最好马上在我面前消失,不然明天我让你从办公室消失。”

那个突然出现的女孩消失了,是哭着跑开的,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必须承受的就是受伤害。

“穆响,你不要这样!”

“你也闭嘴!”

静没看见穆响这么生气过,他拖着静走出那个屋子,狠狠地把门摔上,那个声音震得整座楼都在摇晃。

大门口,大爷又伸出头看了一下!

你干嘛这么生气?这不是你一向的风格!

穆响愤怒的眼神在夜的漆黑中牢牢得盯住静!

什么事是的风格?你又知道什么?

我承认今天我有点过分,偷你的钥匙,对不起!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云淡风轻?所有事情就只有这样吗?

空旷的夜里穆响的吼叫显得那么悲怆。

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如果是我错,那对不起!

对不起?!

穆响的笑那么悲凉,好似有很多的痛要从笑容里溢出来。

七年前,你说对不起,我们只是朋友,四年前,你说对不起,我们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三年前,你说对不起,我们不要再联系,只做心里默念的好友就行了,能否再相遇要看缘分,从陌生到相识到朋友,再从朋友做回陌生人,你问过我的感受吗?到今天你回来,就只是为了这件事,你可曾问过我过得好吗?我在做什么?为什么在做?我在你的利用价值就只有这些吗?

对不起,穆,是我太自私了,对朋友不够好。

我不要你的道歉!每当你道歉的时候都是你已经做出不可更改的决断了,道歉什么都改变不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