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如大胆

小说:炮灰女配修仙记作者:吚哇伊更新时间:2019-05-23 01:26字数:748916

不知是被她的心境感染,还是赤月刀早就想要大肆煊赫,当池桑落的元气注入赤月刀时,第一次,连刀身都禁不住激昂起来。

见到此,她也笑了笑,是啊,握住刀的人,心中除了杀念还参杂着其他的算计,岂不可笑?

没有计谋,没有计算,这一次,只有目的!

不要疑惑她为何突然变成了这样。

理智太久,她缺乏的反而正是这种大胆!

“铿”地一声震荡!

出乎剑修的预料,池桑落双手握刀,在面对他的攻击时居然没有躲避,反而冒险正面抵挡,当看到那浓厚的红色挥来时他第一反应是,凭刀的力量如何能与灵剑相提并论?

然而,就在他认定对方必然吃亏的一刹那,刀剑猛地相撞!

堪堪接触时还未觉得,强烈的撞击之后,感受到了对方的惊人力量,他心中这才大惊,连带手指、剑身都禁不住颤抖,指尖更是有一股热流激荡,仿佛腐蚀一般从他的手中蔓延开来,手掌剧痛!

剑修顷刻变脸。

明明他才是主动的一方,且刚刚已给予了池桑落一击,算是勉强占了上风,哪里想到竟然会不敌对方的刀势!

在他看来,池桑落的赤月刀虽利,但使用者修为一般,且控刀火候不足,再加上需要面对两名化液修士的对抗,也算是不足为惧,但他没有料到,事情变化就在几息之间。明明前一刻此女修还略有些出手保守。怎么现在却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顷刻间就爆发出了这么强劲的力量来!

他现在只能用左手使剑,灵剑虽然攻击力强悍,但灵剑择主而事,擅用剑者自然能将其发挥到出神入化,甚至人剑合一,而其余泛泛之辈只能勉强倚仗一部分功法的锐利和宝剑的锋利,这一点大多数剑修甚至无法与持刀者相比。控刀条件全不如使剑苛刻,若是有心,或是机缘造化突破了心境瓶颈。很可能发挥出宝刀本身超过八成的威力。而这一点对于用剑来说就几乎不可能了。

剑者需要天赋,异常强大而苛刻的天赋,天赋越大实力越是惊人,然而他的天赋不算厉害。如今又被逼得只能左手使剑。如此一来。在与灵剑的沟通上他就已经落了下乘,本以为凭借剑招可以压制此人,毕竟这个人虽然出手狠辣不留余地。但自身过招时却总是不够爽利,速度虽快,却少了一股持刀者应有的狂傲和老辣,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此人会改变得这么快。

骤然发力!骤然挥击!

让人防不胜防。

他心中已是惊异,然而接下来的瞬间,他瞳孔放大,看到池桑落的动作后更是心中一滞!

后方黑袍男子翕忽间释放出了大量银色飞虫,很快便冲到了她的身前,连他都不免有些紧张,担忧这些灵虫不好操控反而将他误伤,此人却竟然不躲不避,反倒运用手中血刀之力朝这些银色飞虫反手一挥而上!

她以为面前的灵虫是大白菜吗!

要知道这些飞虫虽然体积微小,但却并非初级灵虫,这一种颜色一看便知已具有了四阶实力,甚至有的还达到了五阶!

虽说对于化液修士四阶灵虫并不威胁,但上百只同时出现,那就不可小觑了。

这种虫名唤极翼虫,又叫噬人舞,是非常少见且难以寻觅的珍贵灵虫,它们除了自身尖刺锋利、速度极快外,最大的特征就是黏附性极强。一旦被它们沾惹上身,无论修士、灵兽、妖物都会被自动抽取精气,即便是当场将它们拍死,那些尸体也会继续吸取你的精气,直至它自身膨胀爆开为止,这也是这种噬人舞真正的恐怖之处。

此女面对这上百只灵虫居然毫不躲避,反而倚仗刀势攻击,这根本不是大胆,而是发疯!

剑修见此,自己却快速闪避躲开池桑落的刀势,飞剑划过一道欷歔的白色光芒从银色与红色的交杂之中倏然飞开,几乎就在他动作的同时间,身后刀势猛然扩散,哗地一下荡起一圈一圈巨大的颤抖光纹,迅速与那上百只飞虫猛烈撞击在一起!

轰——!

热浪滚滚蔓延,池桑落挥刀不断,元力一次次冲荡手中的赤月刀,不似以前总是单手持刀,另一只手随时准备着利用紫疾椎逃开。这一次,她完完全全地双手握住刀柄,毫无一丝退避之意,面对这四周纷乱的噬人舞,只有赤月刀握在手中。

刀,既是攻击,也是防护。

将所有的力量全部倾注于刀身之上,不需要担忧,不需要畏惧,不需要犹豫,握刀之人就该像大刀一样放肆而狂妄,抛去了束缚与隐忍,她池桑落也就该像现在这样大胆而无畏!

有刀在,谁还需要什么别的手段?

畏畏缩缩、躲躲藏藏又有什么用?

你迎面而上,主动出击,绝不手软,反而更容易将敌人踏在脚下!

面对着上百只极翼虫,桑落没有去寻觅这些灵虫的踪迹,凭她的眼力也根本捕捉不到它们的轨迹,但是,她并不需要理会。

这世上功夫唯快不破?

错!

只要有强大的力量,强大的倚仗,再快有什么用,照样让你近不了身,照样一击就能将你灭杀!

极翼虫的速度的确是很快,且上百只同时出现几乎让人防不胜防,可绝对的压迫之下,再多的偷袭都是无用,因为你根本接触不到对方。

咻咻咻——

刀锋擦过气流的声音不断,在刀势的激荡之中,池桑落灵敏地挥砍,刀身之上红光循环不迭地闪耀着,光华迅猛地扩张,她的身周几乎可以联秘起一圈巨大的环形刀威。

蛮而不莽,聚而不散。

控刀不是像傻大个一样手握刀柄就乱砍乱杀,而是有目的的挥射,有方位的出击,果然,在她连续不断的挥动之下,这上百只极翼虫竟然真的是难以近身。

除了偶有一两只刚刚将尖刺刺入池桑落的肩头就被强烈的刀势波及,当场死亡,虽然那尸体的确在贪婪地吸食她的精气,但这一点根本无碍,她也没有去理会,反而是其余的极翼虫,不是被强烈的刀势震开便是被直接砍于刀下,赤月刀骇人的气势直是让两个杀手都不禁愕然!

不止是他们,就连池桑落自己也很是意外。可这赤月刀的威力越足,她也就越高兴,她的信心越足,手上的动作就更加得心应手。

虽然她现在还是与赤月刀处于不断的磨合中,可是这是第一次感受到刀的情绪,也真正是第一次感受到挥刀的畅快与恣意,手指不是因为敌人的强大而颤抖,而是因为自身不断激发出来的力量而颤抖,十指之间,她更是分明能感受到,赤月刀在兴奋地鸣叫和呐喊,它真正需要的从来不是元力的补充,而是鲜血!

人的鲜血!

引动它强大实力的鲜血!

桑落眼眸极亮,相比过去的被动杀人,此刻她却第一次想要顺应赤月刀的渴望。

刀要发威,那么,就发威吧。

嗖地一声,手掌一脱,刀身顷刻间抛出,立于她身前一尺开外。池桑落迅速身体一跃,“当”地一声,脚踩刀身,迅疾地往前一蹬,身体在空中腾飞,同时间左手朝后伸出,手中元力一吸,连刀似乎都能感受到她的招引,迅速地落入了她的手中。

一人一刀,齐心协力,对视前方,手臂猛然旋转挥斩,轰地一下便朝远处垂直劈去!

赤红顷刻之间从刀锋之上喷薄而出!

不好——

黑袍男子见此脸色一寒,原本他一面操控着灵虫,另一面正待施展别的宝物,谁知心中突然一跳,而当他抬起头时,却骇然地看到那狂烈的刀势毫无遮拦毫无顾忌,那强悍的力量,朝他所处的方向一刀,便暴戾般挥砍而下……(未完待续。。)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